ABBA的比约恩·乌尔瓦厄斯将艺术家的利益置于中心

2020年12月

凯瑟琳·朱厄尔,产权组织出版物司

比约恩·乌尔瓦厄斯作为世界上最成功的流行乐队之一ABBA的歌手和词曲作家,拥有辉煌的职业生涯,现在他正致力于确保创作者为其作品得到合理的补偿和适当的权利归认。2020年5月,他接任世界上最大的作者协会网络——国际作家和作曲家协会联合会(CISAC)的主席。在这个职位上,他将代表全球四百多万名各种艺术类型的创作者。比约恩·乌尔瓦厄斯概述了他作为CISAC主席的雄心,并分享了他对技术在将创作者置于变革后的音乐产业生态系统的核心所发挥的作用的看法。

作为CISAC的主席,您希望实现什么目标?

我所了解到的一件事是,作者一般而言对版权的机制和他们拥有的其他权利知之甚少。作为CISAC的主席,我想分享我的知识和经验,以帮助确保词曲作者的作品得到适当的补偿。

“随着技术的发展,创作者将移至生态系统的中心,音乐出版商和厂牌中
间也会产生新的认识,即它们的角色是为创作者服务。”
比约恩·乌尔瓦厄斯说。(图:Courtesy of Björn Ulvaeus)

我还希望看到集体管理组织能够生存下去。这些小规模组织在支持本地文化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但是它们发现投资数字世界所需的技术很困难。我希望CISAC在(与第三方公司合作)开发所有集体管理组织都能使用的工具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这样集体管理组织就不必把词曲作者的钱投入到已有的技术上。

传统上,集体管理组织一直就像一个个孤岛。这对词曲作者来说不是好事。我希望看到更多的开放性和效率,少一些相互竞争。我希望它们的驱动力是服务于创作者,让其生活更轻松的雄心。这是集体管理组织应尽之职。

我也期待着与高级政策制定者会面,解释政府支持创作者的重要性。明年(2021年6月7日)是《欧盟关于数字单一市场中的版权及相关权指令》实施的最后期限,该指令除其他外,为在线内容分享提供商引入了新的规则(第17条)。为创作者的利益进行游说极为重要。各种类型的创作者一直是欧洲文化的核心。政治家们并不总是明白这一点,他们认为自己需要支持消费者的利益。但在音乐产业中,追逐听众是没有意义的,听众应该追逐创作者。

技术将有助于确保创作者因对其作品的使用得到合理和准确的报酬,并使词曲创作得以成为他们的职业。

2019冠状病毒病对创意部门造成了什么影响?

这一行业受到了很大冲击,相比去年下降了30%左右。这场疫情对词曲作者和艺术家的打击尤为严重。在冠状病毒病疫情之前,流媒体是艺术家推广其现场演出的一种方式,后者才是他们真正的收入来源。而现在,艺术家们的处境和词曲作者一样,发现很难谋生。冠状病毒病疫情真正将关注点聚集到了音乐产业生态系统的不可持续性。对艺术家和词曲作者来说,它是行不通的,而它必须对所有的参与者来说都行得通。词曲作者不能再处于边缘地位。技术将带来变化,创作者将移居中心。旧的集体管理组织和音乐产业界将不得不习惯技术带来的开放性和透明度。这就是未来。转型是渐进的,但它正在发生。作为CISAC的主席,我希望推动转型,我对想实现什么目标有一个清晰的愿景。我可以看到将要发生的事情,并希望在它发生的时候在场。

“像Session开发的此类技术将极大地改善所有为音频作品创作做出贡献的人的准确数据流。”比约恩·乌尔瓦厄斯指出。(图:Anders Hanser © Premium Rockshot)

技术让音乐的价格更可负担,也让歌迷更容易获得音乐,但是需要做些什么来确保创作者得到合理的补偿?

技术将有助于确保创作者因对其作品的使用得到合理和准确的报酬,并使词曲创作得以成为他们的职业。现在,只要有正确的信息,Spotify就可以直接向艺术家或词曲作者支付费用,至少每月支付一次,很快就可以实时支付。随着技术的发展,创作者将移至生态系统的中心,音乐出版商和厂牌中间也会产生新的认识,即它们的角色是为创作者服务。如果有人有写歌的天赋,并且有能力磨练这种天赋(因为他们能因其作品获得报酬),就能成为一名更好的词曲作者。我刚起步的时候,显而易见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在ABBA凭借《滑铁卢》获得欧洲歌唱大赛冠军后,就开始赚钱了,而我和班尼每天都能够创作歌曲,并且变得在这方面相当出色。

请告诉我们您与Session公司的合作情况。

我是公司的股东,并与Session的首席执行官麦克斯·马丁和尼克拉斯·莫林德有多年的合作。Session与主要的音乐行业参与者合作,正在创造技术,将通过让创作者易于登记其作品,使他们得到应有的报酬和权利归认,从而为他们提供支持。Session是创作者的数据枢纽,它可以追踪在创作之时谁做了什么、在哪里做的、何时做的。这些信息对于艺术家——从主唱到鼓手和打击乐手——来说都是必不可少的,他们可以为自己的作品获得报酬和权利归认。像Session开发的这些技术将极大地改善所有为音频作品创作做出贡献的人的准确数据流。缺乏准确的数据是当今音乐行业的一个大问题。这意味着很多本该回馈给艺术家的钱没有分发出去。Session的平台是与领先的音乐行业参与者合作开发的,包括集体管理组织、唱片公司和流媒体平台。其目的是将软件嵌入到Pro Tools这样的数字工作站中,它已得到各地词曲作者和制作者的使用。这无疑将有助于确保较不发达国家的创作者对其作品得到适当的权利归认和补偿。

开发平台和应用中的主要挑战是什么?

争取音乐产业和流媒体平台的支持花费了很长时间,但Session现在得到了它一直在等待的支持。另一个巨大挑战是创作者的知识产权意识不强,需要教育他们如何登记自己的作品,以便得到适当的权利归认和补偿。如果创作者不了解如何登记作品,像Session提供的这种平台就毫无价值。这就是尼克拉斯·莫林德、麦克斯·马丁和我成立音乐权利意识基金会(MRAF)的原因。

瑞典流行乐队ABBA成立于1972年,成员包括昂内塔·费尔科斯科格、比约恩·乌尔瓦厄斯、班尼·安德森和安妮-弗瑞德·林斯塔德。他们是有史以来最畅销的乐队之一,为我们带来了《赢家通吃》《舞后》《妈妈咪呀》和《钱钱钱》等名曲。(图:Torbjorn Calvero © Premium Rockshot)

那么MRAF是如何与Session相关联的呢?

Session是创作者可以通过基金会这一非营利性实体了解的一个工具。它的目的是教育创作者如何为其作品获得适当的权利归认和补偿。基金会为创作者免费提供各种教育计划。

它又是如何与“产权组织服务创作者”(WIPO for Creators)相关联的?

我们在马拉维、卢旺达和坦桑尼亚推出了MRAF的第一个项目“非洲的音乐权利”。这个项目非常棒,但我们很快就意识到,需要有一个面向创作者的规模化数字音乐版权教育平台。于是,我们开始与产权组织的团队商洽,他们非常喜欢这个想法——这与他们自己的想法非常吻合。成果就是成立了“产权组织服务创作者”,该联盟将会发起各项活动来提高全球创作者的知识产权意识。非洲的集体管理组织具有巨大的潜力,特别是在跨越过时的权利管理系统和利用创新的IT工具方面。看看“产权组织服务创作者”联盟能够为改善发展中国家创作者的状况做些什么,这将是非常令人感兴趣的。

关于Session

瑞典词曲作家、Session的创始人兼CEO尼克拉斯·
莫林德(上图)。Session的技术平台让音乐工作室里
发生的一切都完全透明化,这样就能让正确的人得到报
酬和权利归认,而不会有产生误解的空间。
(图:Courtesy of Niclas Molinder)

Session由瑞典词曲作家和制作人尼克拉斯·莫林德创立,并得到比约恩·乌尔瓦厄斯和词曲作家麦克斯·马丁的支持,是创作者的“数据枢纽”。Session的技术平台旨在让每个人的音乐版权管理变得非常简单。它让音乐工作室发生的一切都完全透明化,让正确的人得到报酬和权利归认,而不会有产生误解的空间。

“Session使音乐创作者能够更好地管理他们的权利,并收集歌曲数据,使他们能够正确地获得权利归认,并因对其创作的贡献而获得报酬,”尼克拉斯·莫林德说。

“作为一名词曲作家、制作人和出版商工作了20年,我发现缺乏标准化的数据参考点对创作者的影响有多大。创作者、出版商、唱片公司、经理人和集体管理组织经常花费大量的时间来解决信息缺失、权利归认、纠纷和不正确的付费问题。让创作者提供准确数据的最好方法是让他们在创作过程中尽早参与数据收集,”莫林德先生解释说。

Session的技术记录了创作者的元数据,在创作时将其嵌入到作品中,并将信息自动反馈给下游的经理人、唱片厂牌、集体管理组织、发行商和流媒体平台。“我们的技术与音乐协会系统对接,以验证创作者的身份,并将行业标识符与他们的账户相关联,”莫林德先生解释道。“这是确保创作者对作品创作的贡献得到补偿的关键一步。”

该技术是围绕标准的行业标识符建立的,当创作者加入集体管理组织时,这些标识符就被分配给他们。例如,一个IPI号码是一个独一无二的标识符,分配给作曲家和出版商,以确定他们是权利持有人。同样,表演艺术家也被分配了一个独一无二的IPN号码。其他重要的标识符包括国际标准录音制品编码(ISRC),它标识特定的音乐声音或视频录制,以及国际标准音乐作品编码(ISWC),它与图书的国际标准书号(ISBN)一样,是“识别音乐作品的唯一、永久和国际公认的参考编号。”

Session的平台预计将在18个月左右上线。它将被许可给集体管理组织,并将免费提供给创作者。

在当今快速发展的创意图景中,成为知识产权精通人士对创作者来说有多重要?

这是极其重要的,创作者的生计取决于此。如果他们精通知识产权,就将能让技术为他们服务,赚更多的钱,成为更好的词曲作者,并以此为职业。

流媒体服务通常被定性为音乐产业的救星,但是它们是否低估了音乐人的贡献?

流媒体平台的确是音乐产业的救星。这个行业曾有一度因为非法下载而奄奄一息。但如今,这些平台对行业和音乐人生计的影响是一个有趣而复杂的问题。目前,大多数互联网服务提供商(ISP)留存了订阅用户月付费的30%左右。在剩下的70%中,集体管理组织目前获得约16%,唱片厂牌获得约54%。这是不可持续的。需要一些新的思维。厂牌和音乐人还没有搞清楚出版和录制之间的分割在何处。这是一个热门话题。2019冠状病毒病很可能正好会帮助出版商扳平局面。

今天,创作者需要成为企业家,具有其作品怎样能够超越不同的娱乐形式的愿景。

但这只是词曲作者和艺术家所面临挑战的一部分。另一项挑战是数据,这些数据往往是不准确的。而当数据输入错误的时候,输出也是错误的。这意味着正确的人没有得到报酬。当数据是由人工采集时,有很大的不准确和错误空间。以我和班尼写的《赢家通吃》为例。它应该有一个独特的标识符或代码,但我们最近一次检查时,它有84个不同的代码,而且有许多无法识别的名字都被归为它的名下。随着技术的发展,我们可以删除这些不准确信息,并确保有正确的标识符。这意味着更多的钱将被支付给正确的人。这就是为什么在创作过程的早期分配这些代码和验证艺术家是如此关键,也是为什么Session一直在努力争取全行业对其技术的支持。再也不能说为每个月播放的数百万首歌曲分配报酬太复杂了。这只是一个拥有正确的技术并使用它的问题。

“缺乏准确的数据是当今音乐行业的一个大问题。这意味着很多本该回馈给艺术家的钱没有分发出去。”比约恩·乌尔瓦厄斯说。(图:Anders Hanser © Premium Rockshot)

您认为人工智能(AI)将对内容的创作、生产和消费方式产生什么影响?

毋庸置疑,人工智能系统将能创作歌曲,其中一些歌曲会和人类作曲的歌曲一样好听。如今很多音乐都是在背景中流淌的。它是一种实用品,就像电和水一样。人工智能将能创作出完美的实用音乐。但对于颠覆性作品,则需要有人类的元素,需要用人类心灵的勇气来打破界限——新的迪伦、新的猫王、新的披头士。我不认为任何机器有能力创造这样的转变。披头士乐队不是在追逐听众。这里面有值得学习的地方。

我认为,创作者和消费者未来的距离会越来越近,这是不可避免的。随着消费音乐和生产音乐的技术的发展,创作者和消费者之间的距离将会非常短。而这是积极的。

人工智能将能创作出完美的实用音乐。但对于颠覆性作品,则需要有人类的元素,需要用人类心灵的勇气来打破界限——新的迪伦、新的猫王、新的披头士。

您在利用你们的音乐曲目为歌迷创造新体验方面树立了一个标准。创作者是否需要更有创意地利用他们作品的价值?

今天,创作者需要成为企业家,具有其作品怎样能够超越不同的娱乐形式的愿景。对我来说,这不是一个让我们的音乐生命力更久的有意识的策略。我被各种想法和愿景所吸引,并想实现它们。这就是促使我和班尼创作出《国际象棋与克里斯蒂娜》(Chess and Kristina)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明年会推出ABBA的虚拟化身。这些计划是拓展和寻找有趣的新方式来表达自己的计划。但我总是会回归到歌曲。一首歌曲里有一个宇宙,这是如此有趣。用一首歌曲可以在几秒钟内感动人们。我唯一还没有做的事情是找到一些方法为孩子们创造一个世界。我有八个孙辈,所以我正在考虑这个问题。

谁是您最大的音乐灵感来源?

披头士乐队。

《WIPO杂志》旨在增进公众对知识产权和产权组织工作的理解,并非产权组织的官方文件。本出版物中所用的名称及材料的呈现方式,不意味着产权组织对于任何国家、领土或地区或其当局的法律地位,或者对于其边界或边界线的划分,表示任何意见。 本出版物不反映成员国或产权组织秘书处的观点。 提及具体公司或具体厂商的产品,不意味着它们得到产权组织的认可或推荐,认为其优于未被提及的其他类似性质的公司或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