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日至2020年9月30日,高锐作为总干事领导产权组织。

产权组织成员国大会关于“创意产业增强妇女权能”的会外活动吸引了大量参与者

28-09-2018

产权组织成员国大会 间隙,产权组织人力资源开发司和版权与创意产业部门举办一次会外活动“创意产业增强妇女权能”,突出了创意产业中存在的性别不平等现象,并就补救措施提出了想法,现场座无虚席。

视频:亮点 Video (在YouTube上观看)

f_wipo_44061626705_9eacd58ff2_k_845
(图片:WIPO/Berrod)

产权组织对性别平等的承诺

产权组织总干事弗朗西斯·高锐 在开幕词中强调了产权组织对性别平等的承诺。这是产权组织在成员国大会期间组织的第四次性别平等与知识产权问题小组讨论,却是第一次集中讨论创意产业问题的小组讨论。总干事指出了衡量妇女参与创意产业情况的难题,特别是在版权源于创造却没有任何注册的情况下。

高锐先生说,不过很明显,由于性别偏见,妇女在创意产业中面临着长期困难。他举了一个历史上的例子,英国小说家,也是维多利亚时代的一位大作家玛丽·安妮·埃文斯,笔名乔治·艾略特(George Eliot)。

小组的观点

主持人,美国版权局代理注册员Karyn Temple女士说,女性做出一些世界上最不可思议、最持久的创造性贡献,但遗憾的是,数字表明,女性在创意产业中仍然面临许多障碍。例如,Temple女士说,世界上只有7%的电影导演和20%的编剧是女性。她还提到,我们今天很幸运,小组里就有一位女性电影导演,埃及的Sandra Nashaat女士。

f_wipo_44254534754_0ed8d3209e_k_845
埃及电影导演Sandra Nashaat在小组讨论会上发言(图片:WIPO/Berrod) 更多Flickr照片

埃及著名电影导演桑Sandra Nashaat女士,尽管得到父亲的支持,却仍然追求自己的梦想,要成为电影导演。请她为年轻女性指点人生时,她建议她们专心自己的工作,追求自己的爱好。她还强调,妇女必须清楚地了解自己的权利,并相信自己。因此,教育至关重要。

另一名小组成员,智利版权局(Departamento de Derechos Intelectuales)负责人Claudio Ossa先生最近对智利妇女在1886年至1925年期间登记的作品进行了分析,结果发现,尽管男女差距很大,但增长趋势仍然明显。智利版权局还利用智利三个卡通女孩人物和三位著名女性——诗人米斯特拉尔(Gabriela Mistral)、作家马尔萨拉·帕斯(Marcela Paz)和歌手诗人比奥莱塔·帕拉(Violeta Parra),在创意产业开展了一场运动。策略就是激发公众开展讨论,问他们,如果这三位女性当时面临重重障碍,都能够注册她们的作品,为什么大家不能?

Ossa先生表示,自上述运动开始以来,注册作品的女性的比例有所增加,而男性的比例则保持稳定,甚至略有下降,从而大幅缩小了男女之间的差距。这场运动不是缩小上述差距的唯一因素,但确实有所贡献。

产权组织副总干事西尔维·福尔班女士演讲,专门谈论创意产业中历史上著名的女性,从10世纪的日本到现代的美国,从文学到音乐再到绘画。例子包括不得不用男性名字出版文学作品的女性,还有隐身男性家庭成员背后下从事创造的女性作曲家和画家。她强调了今天仍然存在的性别偏见,但举出种种实例,说明在创意产业中,有才华的女性尽管遇到了重重困难,却仍然取得了成功。

受众分享看法

小组成员发言过后开展了热烈的讨论会。印度尼西亚代表分享了创意产业增强妇女权能的例子。印度尼西亚政府对创意产业进行了一项调查,结果表明,从业人员中有55%是女性。政府的目标是在家中努力学习计算机编程,要成为“编码妈妈”的母亲。秘鲁知识产权局(Indecopi)表示,他们成为第一个签署名为“Somos Pares(人人平等)”的《性别均等协定》的公共实体,并在2018年获得公共部门类性别均等奖。

总之,很明显,虽然纸上的政策和文字很重要,但要变革就需要采取具体行动。小组成员鼓励开展更多持续工作以确保创意产业的平等,与年轻一代合作,支持妇女克服恐惧。主持人提出了一种双管齐下的方法——艺术家和政府共同努力,例如美国的“时间已到”运动。变革的责任在于我们所有人,无论我们是政府官员、父母、男人还是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