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日至2020年9月30日,高锐作为总干事领导产权组织。

促进妇女创新

17-10-2017

在创新的世界里,使用专利制度的女性远少于男性。据产权组织统计,2016年《专利合作条约》(PCT)所有国际专利申请中女性只占不到1/3。

按照目前的情况,制度使用上的性别平等直到2076年才会实现。六十年以后!

最近,一个关于女性、创新和知识产权的小组讨论探讨了为促进实现更包容的创新生态系统、使男女两性都得到积极发展而需开展的工作。

Video: What needs to be done to foster more inclusive innovation ecosystems in which both women and men can thrive?

 

产权组织总干事弗朗西斯·高锐在启动活动时说,创新中的女性这一话题是个“极其重要”的问题,产权组织非常重视。但尽管有些积极的苗头,“仍然需要大量进展”才能实现两性平等。

高锐先生强调了产权组织对性别平等的承诺,他指出,这已经成为整个联合国系统的优先考虑。他说,产权组织在2014年提出了性别平等政策,并自此在整个组织内建立了一个由25名性别问题联络人组成的网络。产权组织还开展了多种为创新中的女性赋能的计划方案。例如,2016年有近2.5万名妇女参加了WIPO学院的培训计划,占学员总数的50%以上。

总干事还提到这个领域的实证工作,尤其是在报告中纳入性别指标,例如在衡量世界各国创新业绩的《全球创新指数》中纳入该指标。

讨论小组

小组成员包括:

  • Daniela Galindo,来自哥伦比亚,是Hablando con Julis(“与Julis倾谈”)的首席执行官(CEO),这家创业公司开发出了创新应用程序来帮助残疾人实现更好的沟通。
  • Ines Knäpper,来自德国,是THE Port的共同创建人,这是一家非营利协会,负责组织有策划的编程马拉松来针对人道主义组织实际面临的挑战开发技术解决方案。
  • 李怀安(Helen Lee),原本来自中国,现居英国。她在剑桥大学诊断开发部门担任负责人,并担任“为现实世界诊断”(Diagnostics for the Real World)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该公司专门从事有限资源环境下的护理点诊断开发。

产权组织的统计分析师Bruno Le Feuvre也加入了小组,讨论由产权组织新闻媒体负责人Samar Shamoon主持。

 Photo of panel discussion on women, innovation and intellectual property
(从左至右)Daniela Galindo、Ines Knäpper、Samar Shamoon、Helen Lee、Bruno Le Feuvre(产权组织照片)。

数据

自2016年以来,产权组织一直在收集妇女参与国际专利制度方面的数据。专利是创新活动的一项指标。数据显示,女性发明人只占产权组织《专利合作条约》(PCT)下所提交所有国际申请的30.5%。

但也不全是负面消息。数据还显示,2007至2016年间,有女性发明人的PCT申请数量几乎翻了一倍。同一时期,有女性发明人的PCT申请比例从2007年的23%上升到了2016年的30.5%。“我们也看到在那同时期,每个区域PCT申请中的女性发明人比例都在增加,这非常鼓舞人心,”Bruno Le Feuvre说。增幅最大的是大韩民国和中国,两国申请中的女性发明人分别占到46.6%和43.8%。

虽然现状令人鼓舞,但性别平等仍然是遥远的前景。Le Feuvre先生说:“假设这种趋势持续,我们预计将在2076年实现平衡。”

 Photo of WIPO publications
产权组织于2014年启动了性别平等政策,此后在整个组织内建立了一个由25名性别问题协调人组成的网络。它还开展各种计划方案,为创新中的女性赋能,并在报告中系统地捕捉该主题方面的数据。(照片:产权组织)。

讨论

那么,为什么女性在专利领域的参与不足,而在创新界更是广泛如此呢?

发言者普遍认为,妇女参与创新的水平很低是一个数字游戏:光是从教育体系中走出来或获得领导职位的女性人数本就不够。他们认为,这反映了女性在社会中的普遍立场。李博士说:“女性完全有能力与男性竞争,这个问题出在上游,而不在专利制度这一级。”她指出,从她的经历而言,专利制度本身是“无性别差异”的。

Galindo女士回应了这一观点,指出有必要破除仍然普遍存在的性别成见。她说,“我不觉得创新领域因为我是女性而有所不同,但我却是周围唯一的女性,”她这样回忆自己作为哥伦比亚获奖企业家的经历。

Knäpper女士提醒说,不要过于狭隘地只关注专利,以之作为唯一的创新活动。她说,有必要建立更广泛的视野,以便充分了解促使妇女参与(或不参与)创新的因素。她指出,发表科学论文是另一种创新手段,以物理学领域为例,有许多女性在发表论文,尽管各国的具体情况不同。她说,THE Port协会倾向于较不传统的开源式创新,在她主持协会工作期间,女性的参与度非常高——在某些编程马拉松中,女性人数超过男性,比例为60:40。

李博士指出,生理因素不可否认影响了妇女在创新中的参与。“这是天性和生理构造决定的”,她说,女人要生孩子,她们不得不从工作中拨出时间来产育婴儿并照料他们。“这使她们很难维持自己的职业发展道路。”

因此她指出,用人单位和同事共同支持女性非常重要,可以通过在生育期提供更灵活的工作安排和价格可承担的儿童保育设施来实现。她说,“这不是关乎女性自由。这是在抓住女性人才,如果不这么做,社会就会丧失这部分才能。”

发展妇女可以积极成长的创新生态系统

那么,可以开展哪些工作来确保更多的女孩和年轻女性参与创新生态系统呢?

打破性别成见。小组成员普遍同意有必要解决性别偏见。促进妇女参与创新要从儿时抓起。Galindo女士说:“要从家庭开始,”还有教育,她敦促父母即便在孩子们玩的玩具上也不要加以限制。她呼吁政府通过公共教育和联络活动向性别成见发起积极挑战。她说:“如果没有社会宣传来制止成见,我们将看不到变化。”

Knäpper女士指出,世界上许多地方的性别角色越来越灵活,家庭模式也正在发生变化。她说,机构需要适应这个现实,以确保工作与生活实现更好的平衡。

小组成员还强调了使用性别包容性的语言来帮助改变潜意识性别偏见的重要性。

数字游戏。李博士指出,性别平衡的关键是确保“女性在所有层面上都有同等比例的参与”。她指出,在她自己的团队中,有62%的专利授予是由女性发明人获得。“我没有特别做任何事。我的团队里就是没有女性在较低的行政级别。在决定要做哪些实验的问题上,女性的能力与男性不相上下,她们也可以是天生的发明人。”

 Photo of panel discussion on women, innovation and intellectual property
与会者呼吁世界各国政府实施支持妇女创新的政策,以确保社会同等受益于大量的男性和女性人才。(照片:产权组织)。

风险承受能力。但一般而言,女性更愿意规避风险吗?

产权组织的Olga Spasic指出:许多女性“绝不会离开有保障的学术生涯来冒险创业,让家庭承担风险”。她说,女性即便获得了专利,往往也不参与其发明的商业化过程。产权组织最近委派在菲律宾和斯里兰卡开展研究,以便更好地了解这其中的原因。

企业有风险。现实情况是,创新及其商业化对每个人都是有风险的投资。“衍生产品对每个人都非易事,”多米尼加共和国工业产权局局长Ruth Lockward指出,像所有发明人一样,女性也需要确保她们的发明具有商业价值。她谈到多米尼加的主管部门正在以多种方式促进创新和宣传STEM主题,并得到了年轻女孩的强烈反响。但她也指出,鉴于所面临的挑战,发展中国家需要平等对待男女两性,并呼吁国家知识产权局提高政府政策制定者对创新的经济重要性的认识。

更好地联络宣传。小组和与会者呼吁产权组织成员国的政府加倍努力支持妇女创新。

Galindo女士强调,有必要了解更多关于小公司如何利用知识产权保护和促进其商业利益的信息。

Knäpper女士建议,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改变女性对知识产权制度的看法。她还敦促政策制定者以更广泛的视角来看可用于促进创新及其使用的机制,并特别指出区块链技术和智能合同的潜力。

乌干达注册局知识产权部门主任Mercy Kyomugasho Kainobwisho女士指出,她的国家正在积极宣传女性发明人并推动她们利用知识产权。她呼吁产权组织成员国认真对待这个问题,确保各局推动女性在创新和商业中的作用。

更灵活的工作安排。但创新不仅仅是提出新技术,它也关乎开发新的合作、工作和从商方式。小组成员说,为女性设置更灵活的工作安排将使她们能在生育年间继续作出贡献。成员表示,提供非全职或灵活的工作时间、工作分担和价格可承担的托儿服务,将为整体劳动力带来更广泛的利益。非洲妇女农业研发局(AWARD)主任Wanjiru Kamau-Rutenberg认为,机构通过创造符合女性发明人需求的工作文化,也会自然符合其他发明人的需求。

帮助小公司维护知识产权的专项基金。李博士还建议设立基金来帮助小公司维护知识产权。她强调小公司需要打击侵权行为的能力,并解释说,她所在的公司进行知识产权执法是一项挑战。她说:“提交专利申请以获取操作自由是一码事,而保护它免受侵权则是另一码事。”

她说,小公司如果可以利用专项基金来保护自己免受知识产权侵权之害,会起到很大作用。可以通过许可收入或特许权使用费来偿还借款,从而保证自我维持。

编程马拉松。Knäpper女士敦促各国政府考虑组织编程马拉松的好处,可以由有效的商业加速器计划予以支持,以之作为促进男女两性创新的有效手段。

呼吁采取行动。李博士敦促所有与会者在自己的组织内开展一项调查,衡量在允许“女性升到高级职位”方面的灵活性。她表示,这将让管理层得以具体地进行思考,并产生积极的行动。

世界许多地方的女性参与度提高显然是个好消息。但要使政策制定者相信支持女性创新的广泛益处仍需时日。

Kamau-Rutenberg女士指出,如果“只有男性展现最好的成绩”,只是“与半个团队合作”是没有意义的。如果要解决现今世界面临的重大挑战,我们需要“整个团队一起合作”。

而这需要采取政策行动。阿拉伯国家联盟知识产权与竞争部主任Maha Bakhiet Zaki说:“如果政府没有政策支持女性创新,我们就不能创造出能使生活更美好的新一代女性”。这不是更倾向于哪个性别的问题,这只是为了确保社会受益于大量的男性和女性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