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llgro Africa:帮助卫生行业初创企业的创意走向市场

2022年6月

保罗·欧蒙迪,自由撰稿人

“我们希望在初创企业投资领域实现模式上的转变,
推动支持初创企业的立法,并建立更多的创新中心和孵化器,
”Villgro Africa联合创始人兼首席创新官罗伯特·卡兰贾说。
(图:Courtesy of Villgro Africa)

Villgro Africa是一家位于内罗毕的企业孵化器和早期投资机构,专注于卫生和生命科学领域。这家孵化器的首席创新官兼联合创始人罗伯特·卡兰贾博士解释了Villgro Africa如何努力改变非洲的创新格局,帮助初创企业将其创意推向市场。

请介绍一下创办Villgro Africa的起因?

我们的灵感来自世界首批社会型企业孵化器之一Villgro India。2015年我们作为该模式下的特许经营机构成立,根据非洲情况对这一模式进行了内化和调整。从那时起我们孵化了40多家公司,并以赠款和股权或准股权工具的形式投资约120万美元。由此促成了约1800万美元的外国直接投资,支持肯尼亚和东非经济,创造了就业机会和本地价值链。我们成立时名为Villgro Kenya,但2020年重塑品牌,定名Villgro Africa。

请介绍一下你们的项目。

我们的旗舰孵化项目主要在肯尼亚和东非运行,持续时间最多三年。我们还邀请非洲其他地区的初创企业参与为期3至12个月的短期项目。例如,我们的人工智能促进发展项目专注于社会型企业导向的数字创新,面向西部和南部非洲的企业家。我们还与BioInnovate等使命一致的组织合作开展了一个生物经济项目,面向侧重于公益创业的科学家。我们帮助这些创新者为其解决方案创建合适的商业模式,以便实现商业化。

为何选择卫生和生物科技产业?

非洲占全球人口的17%,疾病负担却占到全球的25%左右。而从市场的角度,我们的服务绝对不足,约占全球医药市场的4%。像非洲这样对价格敏感、购买力低下的市场,对制药和生物制药领域的大型投资机构没有吸引力。他们认为在非洲市场投资发展卫生创新和解决方案并不可行。COVID疫苗体现出的不平等现象就是证明。

我们的市场研究表明,尽管非洲的卫生产业[就社会和经济影响而言]潜力巨大,但与信息通信技术和农业产业相比,孵化器和加速器服务提供不足。例如,2014年我们开业之前,这一产业没有孵化器。到2015年底时,包括我们在内也仅有三家。

“在非洲,我们必须开始认识本土创新对于解决我们独有的卫生问题所具有的重要意义。”

Villgro能提供什么样的帮助?

在非洲,我们必须开始认识本土创新对于解决我们独有的卫生问题所具有的重要意义。内罗毕大学、肯尼亚医学研究所和肯尼亚农业和畜牧业研究组织等机构在研究和开发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多年来他们发展了生物技术基础设施,在该领域积累了足够的专业知识。但是,肯尼亚仍然苦于粮食不安全的问题,卫生统计数据一片惨淡,因为我们未能将科研知识转化为影响力。这种转化需要商业流程和知识,实现新知识的商用,创造新的价值链和市场。正是在这个环节Villgro公司通过提供技术和资金支持可以发挥作用。

Villgro Africa是一家位于内罗毕的企业孵化器和早期投资机构,专注于卫生和生命科学领域,正在努力改变非洲的创新格局,帮助初创企业将其创意推向市场。(图:Jonathan Erasmus / iStock / Getty Images Plus)

你们是否鼓励旗下的初创企业专注于特定领域?

我们所属的价值链由资金流向研发和创新的方式塑造。部分领域吸引的资金更多,例如重视孕产妇和新生儿死亡率、母婴和生殖健康、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的千年发展目标。这就形成了保证有长期买入的研发和创新通道。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情况也是这样。我们的职责是与其他利益攸关方合作,帮助他们建设基础设施,向非洲人民提供卫生技术。

我们的初创企业组合主要为数字创新型企业,涉及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等领域。这些创新代表着未来的趋势。支持创新意味着我们不必奋力追赶世界其他地区。

与初创企业合作有哪些风险?

风险极高,因为我们是早期投资者。其中包括所有新技术开发的固有风险,以及与创新商业化相关的商业风险。通常我们只接触完成技术概念验证的初创企业。之后要做大量工作让产品成型,并在最终推向市场之前获得监管部门批准。卫生部门的创新风险更高,因为许多(技术)创新即便相当先进也会失败。我们甚至可能在产品上市后发现效率低下,需要召回。

技术风险由创业者和投资者承担。商业风险纯属商业问题。开发产品是一回事,而创造产品需求并大规模推广产品应用则又是另一回事。此外还有创新者必须面对的行政管理和财务挑战。

Villgro如何定义成功?

我们对成功的衡量止于早期阶段,因为当这些公司的规模扩展到整个非洲或者全球时可能就不再与我们相关。如果能够筹集到一般约为100万美元的A轮融资——此刻西服革履的风险资本家将入主董事会,稳舵前行并推动加速增长——我们通常就会退出,专注于下一批初创企业。

改善非洲创新表现需要做哪些工作?

与其他发展指数相比,肯尼亚的创新表现往往排名靠前。但是,从创新本身到应用创新解决本国发展问题之间尚有一段距离。例如,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肯尼亚的生物技术发展仅次于南非,我们在食品和卫生技术方面却仍然依赖进口。所以要扪心自问:为利用研究成果创造财富,我们建设了哪些基础设施?

问题在于,投入更多研发资金能让我们在自己研究的领域创造更大的影响,这种假定与事实不符,因为我们实际的回报越来越少。学者们在知名科学期刊上发表研究成果,但鲜有利用这些知识在市场上提供解决方案、有效改变人民生活的案例。我们投资的方向应该是转化研究成果、创造财富,并为企业的繁荣发展建设基础设施。Villgro就属于这样的生态系统。

人们对于年轻人及其推动创新创业的能力抱有诸多期望。您对此有什么意见?

要本科毕业生去创新和创业对他们而言是一种压力。这属于期望过高,不切实际。即使这些年轻毕业生要创业,他们的企业很可能是手停口停,勉强维持。这些年轻人缺乏各领域专业知识,没有行业经验,这意味着他们无法理解需要解决哪些问题才能尽量扩大企业影响,扩大范围和规模,作为创业者做出优秀的商业论证,确保获得风险资本家和其他金融机构的投资。

把创新和创业看得过于简单会削弱其影响力,特别是在我们决定将创新几乎完全与青年挂钩的情况下。即使在西方创业也并不容易。当埃隆·马斯克(PayPal)和比尔·盖茨(微软)这样的年轻创新者开始创业时,他们有经验丰富的联合创始人和/或天使投资人与之合作。

创新从根本上说取决于创造力。事实上,全球成功创业的平均年龄是42岁;有很多数据可以证明。我们不能指望22岁的年轻人一夜之间创业成功。年轻人应当在毕业后走上可以学到东西的工作岗位。鼓励他们创业糊口,充其量只是权宜之计;对于任何一个国家这都不能作为稳健发展战略的基础。

大多数非洲经济体依赖资源开发产业。像Villgro这样的企业加速器在这一背景下如何发挥作用?

全球经济现在属于知识驱动型,有利于那些能够生成知识并从中盈利,利用知识密集型初创企业创造价值链的国家,这些初创企业有能力利用所生成的知识输出解决方案。

在知识密集型的全球经济中,知识产权对创新者和创业者非常重要。知识带来竞争优势。因此它需要受到保护。初创企业显然可以通过专利和/或商业秘密保护知识。无论以何种方式涉足知识经济,关键问题在于了解自身拥有的知识和市场情报的重要意义,以及如何利用这些知识和情报更好地服务客户。

专注于卫生和生物技术领域的初创企业为何应当认真对待知识产权?

生物技术领域的研发、产品开发和商业化的资本支出极高。因此这些初创企业需要保护他们的发明,特别是通过专利予以保护。但是,为了让这些专利具有经济效益,需要有足够大的市场,使初创企业能够收回研发和产品开发成本,抵消监管等方面的附加费用。如果专注于肯尼亚这种人口不足5000万的市场,企业就不可能收回成本。即使人口约达1.2亿的东非市场也只是勉强可以。生物技术初创企业需要关注的市场至少要达到东南非共同市场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的规模。

创业者需要了解专利制度如何运作。他们有必要知道,提交专利申请的那一刻就必须赶在窗口永远关闭之前在多国为自己的发明申请专利。举个例子,这意味着他们不能仅在肯尼亚为其发明申请专利,因为这相当于走漏消息,让世界各地都来竞争。这就好比秘方昭然若揭,会被竞争对手利用,阻挡创业者进入非洲其他市场。如果某个构思有可能在其他市场被盗用,没有投资者会予以支持。因此,涉及到专利时初创企业确实需要认真厘清自己的策略。

这是否意味着申请专利可能对生物技术初创企业不利?

不。问题在于过于简单地看待知识产权,特别是专利。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所需业务模式应当把这些创新者在本地的工作融入全国乃至全球更广泛的知识经济体系。如果我们忽视了资本流动的方式,所有的努力都将付诸东流。

我们的初创企业需要关于知识产权的培训,这样他们就不会因为专注于小市场而失去知识产权。Villgro帮助他们理解这个问题。同时,我们主动与政策制定者沟通,促进对本国创新的保护。

非洲国家政府如何才能更好地支持初创企业?

政府干预往往通过小额信贷的形式,而非资助创新。你不能指望一家初创企业只用500美元就能解决涉及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大型挑战;依赖创新的初创企业需要的资金额度相当于学术研究资助,介于2万至50万美元之间。

第二,银行等传统出资方不会支持初创企业这种没有抵押品也没有收入的小公司发展。即使你向银行缴纳担保金用于降低收入风险,现实中初创企业需要五年左右的时间开发其产品并实现商用,在此之前都不大可能拥有任何资本或收入。债务并非创新融资应选择的方式。初创企业需要利用股权而不是贷款。

在知识密集型的全球经济中,知识产权对创新者和创业者非常重要。知识带来竞争优势。因此它需要受到保护。

风险投资是否为更佳选择?

是的,但风险投资人认为低于100万美元的投资没有意义。这样的投资不可持续,因为完成此类交易和开展尽职调查的成本与1,000万美元的交易相当。因此政府需要制定政策,鼓励天使投资人填补100万美元以下的融资缺口,并与孵化器开展合作。

非洲风险投资潜力巨大。2021年,非洲对初创企业的风险资本投资提升至41亿美元,创下记录,而2020年为20亿美元。预计到2025年,这一数字将上升到100亿美元。肯尼亚作为创新中心和风险资本投资目的地,在非洲位居前列。我们需要研究本经济体应如何定位才能争取到这笔预期的投资。今年,肯尼亚只吸收了41亿美元中的3.5亿美元左右。这意味着我们没有竞争力,尽管初创企业的机会不可限量。

Villgro未来有何计划?

我们正在向肯尼亚境外拓展业务,覆盖整个大陆。我们要发挥自己的作用,增加全球风险资本对初创企业的投资,并建立强健的知识经济。这意味着知识产权等问题必须得到妥善解决。我们希望在初创企业投资领域实现模式上的转变,推动支持初创企业的立法,并建立更多的创新中心和孵化器。

《WIPO杂志》旨在增进公众对知识产权和产权组织工作的理解,并非产权组织的官方文件。本出版物中所用的名称及材料的呈现方式,不意味着产权组织对于任何国家、领土或地区或其当局的法律地位,或者对于其边界或边界线的划分,表示任何意见。 本出版物不反映成员国或产权组织秘书处的观点。 提及具体公司或具体厂商的产品,不意味着它们得到产权组织的认可或推荐,认为其优于未被提及的其他类似性质的公司或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