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时代的全球出版业:博杜尔·卡西米访谈

2021年6月

凯瑟琳·朱厄尔,产权组织信息和数字外联司

2021年1月,谢哈博杜尔·宾特·苏丹·卡西米出任国际出版商协会(IPA)主席,任期两年。卡西米女士有四名子女,她创建的Kalimat集团是一家具有开创性意义的阿联酋出版公司,她积极倡导多样性和包容性,向我们介绍了国际出版商协会的工作以及出版商在后疫情时代面临的挑战。

成为国际出版商协会首位中东女性领导人、有史以来第二位女性领导人,对您而言意味着什么?

“国际出版商协会如今处于目标最为明确的时期。2019冠状病毒病爆发时,
国际出版商协会主导开展了集体应对和复苏计划,收集和分享各出版商的
经验和创新对策,”国际出版商协会主席博杜尔·卡西米说。
(图:Ivana Maglione)

深感荣幸的同时我也意识到担任这一职务需要承担重大责任。我感到有必要提高出版业的多样性和包容性,所以我的目标是以身作则。注入不同的声音、经验和文化至关重要,能让国际出版商协会的工作更有意义、取得成功。这意味着用倾听、合作和回应的态度面对我们在世界各地的成员和合作伙伴。在目标上团结一致时,我们的声音就会更加有力,目标也更有可能实现。在后疫情时代,这一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确凿无疑。

国际出版商协会在出版界发挥什么作用?

我认为国际出版商协会如今处于目标最为明确的时期。2019冠状病毒病爆发时,国际出版商协会主导开展了集体应对和复苏计划,收集和分享各出版商的经验和创新对策。现在,我们正在通过国际可持续出版和行业复原力(InSPIRe)计划和正在开发中的在线学习门户网站IPA学院,实现出版生态系统意见和愿景的统一。通过这些举措,出版商能够掌握新的技能,更好地掌控数字化转型。这种积极的集体式工作方法因国际出版商协会的统一伞状结构而得以推行。

新常态对许多出版商来说是一项挑战。虽然许多人已经开始响应在线学习和阅读的趋势,但充分了解出版业的新潮流需要有优质数据。我们正在与产权组织密切合作,收集优质全球出版统计数据,而加强研究合作以及从所有市场收集数据,能让我们能够更好地掌握新动向。

转向数字格式需要出版商大量投入,具有一定风险,因为网上盗版在全世界都很严重。为此我们支持成员向本国政府请愿,要求加强版权保护和执法。我们还代表所有出版商参加产权组织活动和其他相关国际论坛。

大流行病对出版业有何影响?

国际出版商协会2020年的报告《从应对到复苏》清楚地表明,已拥有电子商务基础设施和成熟阅读文化的市场远比不具备这两种条件的市场更能经受风浪考验。这场大流行病暴露出巨大缺口,如果我们要确保行业未来得到发展,就必须弥补这个缺口。整个全球出版生态系统已有明确共识,我们团结一致工作时更加强大。大流行病期间,在作者、出版商、书商和政府能齐心协力稳定和巩固出版生态系统的市场有复苏更快的迹象。支持逆境中建立的联盟,这对于行业持续复苏和未来的复原力至关重要。

国际出版商协会如何帮助加强出版部门的创新能力和可持续性?

大流行病期间,许多国家的政府将出版业视为“非必要”部门,拒绝向出版商提供紧急国家援助。这给行业敲响了警钟,突出表明迫切需要加倍努力,让政策制定者了解出版商对教育、研究和文化发展的深远贡献。本行业的可持续性有赖于此。

我们还需要以公平的方式管理行业的复苏。这场大流行病暴露出部分地区的市场弱点以及其他地区的市场优势。通过我们的InSPIRe计划向损失最大的国家提供有针对性的支持,所有人都能受益。

明确长期消费趋势将是本行业长久生存的关键。为此我们正在开发可靠的数据收集系统,以便更好地了解市场趋势。出版商能够藉此确立更有效的战略,为企业的未来保驾护航。应对这项挑战的同时迫切需要支持出版商实现业务数字化,特别是占本行业大多数的中小型出版商。

国际出版商协会还为制定《可持续发展目标出版商契约》而感到自豪,出版商可以借此机会表明对可持续发展的承诺。

“我在2019年创办PublisHer,原因是我看到这方面的明确需求,应当有组织地努力解决女性在出版业面临的不平等问题,”卡西米女士这样解释。(图:Ivana Maglione)

您对出版业未来几年的发展有何预期?

数字化显然是未来的方向。我们的报告《从应对到复苏》表明,工作流程和发行的数字化十分关键,能帮助出版商挺过大流行病带来的风风雨雨。数字化转型对于支持出版商出品无障碍格式图书也具有重要意义。然而,许多地区缺乏实现数字化飞跃的知识诀窍。通过IPA学院和产权组织的出版商伙伴圈等倡议,我们正在分享最佳实践,帮助世界各地的出版商实现数字化转型。

数字化显然是未来的方向。

然而,数字化的崛起并不一定意味着印刷品的末日。有确凿证据表明,人们利用数字资源和纸质资源学习的方式各有不同,因此教育出版商为了支持各种类型的学习者制作混合型资源,这种做法已持续一段时间。我们2020年的报告《纸质和数字:当前对学习资料有效性的研究》对这一情况进行了周密调查。

保护版权是国际出版商协会的重要工作之一。在您看来,最亟待解决的版权问题有哪些?

版权及有效版权执法对出版业的可持续性至关重要。例如,阻碍非洲出版商实现数字化的因素之一是,他们担心如果转为数字化出版,本已十分严重的印刷盗版问题会愈发恶化。这一行业不断转变和调整,出版商需要明确的法律框架,才能对转型抱有信心。产权组织条约规定的适当专有权至关重要,让出版商可以采用各种格式出版和发行图书,而有效执法则证明这些权利不可剥夺。

版权及有效版权执法对出版业的可持续性至关重要。

请介绍一下国际出版商协会在扫盲方面的工作。

扫盲对国际出版商协会而言一直都具有重要意义。我们有一个扫盲任务组,由格鲁吉亚的格万察·约巴瓦负责。我们的《阅读有意义》报告介绍了国际出版商协会成员在世界各地开展的扫盲活动。扫盲涉及的范围很广。它远远不止于学习读写。若要了解世界和做出明智的决定,扫盲至关重要。扫盲赋予人们力量。

促成您创办PublisHer的契机是什么?

我在2019年创办PublisHer,原因是我看到这方面的明确需求,应当有组织地努力解决女性在出版业面临的不平等问题。出版业雇用的女性远远多于男性——西方国家出版业员工中女性约占三分之二——但在级别最高、薪水较高的职位中,男性所占的比例过大。

2018年英国的一项调查显示,部分企业性别薪酬差距高达30%。鉴于可供选拔的女性人才人数众多,这些差距就更加令人气愤。

图书行业中有许多聪明能干的女性,成立PublisHer的目的是为了集体的利益而凝聚众人的意志力和创新精神。我希望PublisHer站在全球网络的中心,在这里妇女可以获得支持,也能提供帮助,提出好的想法,由同行检验和完善。

产权组织在2019年举办主题为“在出版业增强妇女权能”的活动,具有非常积极的意义。国际出版商协会以及我本人希望协会能继续发扬这一活动的精神。

您是怎样进入出版业的?

我一直对文学非常感兴趣,部分原因是我在沙迦长大,那里是阿联酋公认的文化之都。沙迦读书和学习的气氛浓厚,我想这对我的人生选择有很大影响。

我初次涉足出版业并创办Kalimat集团出版社的起因是一次与小女儿的交流,当时她抱怨阿拉伯文的儿童读物守旧过时。从很多方面来看她所言不虚。受那次谈话的启发,我开始出版插图精美的阿拉伯语儿童书籍。之后我们又进入面向青少年和老年读者的文学领域。

令我欣慰的是,本集团继续发展,在15个国家出版了400多部书籍。其中不少也已有译本发行,意义非凡,因为这表明我们正在分享自己的创意和文化——这对我非常重要。我们现在还出版儿童早教图书、漫画和烹饪书籍。展望未来,Kalimat将更加专注于数字内容、电子商务和在线营销。同时,我们将继续在现有成就的基础上发展,扩展到新的市场,并继续支持和促进本地区人才成长。

迄今为止您最大的成就是什么?

我既是一位母亲又是一名出版商,最近还出任国际出版商协会主席,这些工作对我都有启发和鼓舞。当然,不同身份的成就互不相关,但在我看来都是一段以读写能力和学习为核心的旅程。书籍和阅读是知识、理解、教育和想象力的基石。身兼数职让我有机会强调书籍、阅读和出版的重要性,不仅影响自己的子女,我希望还能影响更广泛的全球受众。这方面的工作对我而言意义重大,因为它意味着我有能力帮助他人,并确保读写能力、阅读和教育继续在出版业占据核心地位。

2018年,Kalimat基金会与无障碍图书联合会(ABC)签署协议出版自始无障碍书籍。您这样做的原因是?

这一举措与Kalimat基金会的根本职能相符,也就是让书籍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成为一项基本权利,无论当地条件如何。所有儿童都应该有机会读书,从而获得知识和教育。盲文、大字版和音频格式的阿拉伯语书籍稀缺,进一步促使我们签署这一协议。Kalimat与无障碍图书联合会的合作让我们有机会发现哪些讲阿拉伯语的儿童需要我们帮助,特别是在整个中东和北非地区,也包括那些背井离乡去往世界其他地区的儿童。到目前为止,Kalimat基金会已出版30,000本无障碍书籍,其中5,000本已在本地、本区域和世界各地发行。也许更有意义的是,通过与无障碍图书联合会的合作,我们成为本地区第一个面向阿拉伯出版商协助举办培训和技术研讨会的组织。分享技术诀窍和专长功德无量,也促使本地区出版商思考如何实现所出版书籍面向所有人无障碍。我们的工作是维护这项普遍权利,帮助人们为自己创造前途,成为本社群中有所成就的一员。

2020年,卡西米女士代表Kalimat基金会与产权组织无障碍图书联合会签署协议。这项合作有助于解决无障碍格式阿拉伯语书籍稀缺的问题。迄今为止,Kalimat基金会已出版30,000部无障碍书籍。(图:Maica / E+ / Getty Images Plus)

对于出版商这项事业,您最喜欢哪一点?

书籍是我的激情所在,所以我感到非常幸运能在这个行业工作。书籍的重要性怎么强调都不为过,出版业在教育中发挥作用,让沉默者有发声的渠道,让成千上万人有能力编织梦想,其意义也万不可低估。书籍有能力让不同文化之间达到相互理解与和谐的状态,而这只有通过对话和彼此尊重才能实现。从这个意义上说,出版业有助于和平与稳定。对于出版业如何在多样性和包容性方面发挥领导作用,我同样满怀热情。尽管仍有改进的余地,但与其他行业相比,本行业是多样性和包容性的正面典型,为创造更好、更公正的世界贡献了力量。

您最喜欢的作家是谁,您目前正在读什么书?

我目前正在读弗朗茨·法农的《全世界受苦的人》(The Wretched of the Earth)。作为一名国际出版商,我能接触到各类作者和主题,阅读爱好广泛。我喜欢所有类型的作品,尽力了解最新上市的书籍。一些非洲作家著作的英文版我很喜欢,最近出版了其中一些书的阿拉伯语译本。我还读了很多关于神秘主义和灵性的文学作品。我特别喜欢读女作家的小说,因为往往能够藉此了解其他类型的文化和生活,令我着迷。

《WIPO杂志》旨在增进公众对知识产权和产权组织工作的理解,并非产权组织的官方文件。本出版物中所用的名称及材料的呈现方式,不意味着产权组织对于任何国家、领土或地区或其当局的法律地位,或者对于其边界或边界线的划分,表示任何意见。 本出版物不反映成员国或产权组织秘书处的观点。 提及具体公司或具体厂商的产品,不意味着它们得到产权组织的认可或推荐,认为其优于未被提及的其他类似性质的公司或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