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知识产权发挥重要作用

2020年12月

马鲁莫·恩科莫,开普敦大学 贾布拉尼·姆通贝尼和特罗德·勒翁,AfriqInnov8(Pty)公司,南非比勒陀利亚

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对全球经济造成了严重破坏。虽然非洲的感染高峰期晚于北半球,但非洲也未能幸免于这一大流行的经济后果。世界银行2020年6月期《全球经济展望》预测,全球经济将出现数十年来最严重的衰退。研究报告预测,2020年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将至少收缩5.2%,下行收缩幅度接近8%。

在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之后,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的实施将成为非洲经济的刺激方案,并将推动整个非洲大陆的经济发展。(图:Serbek / iStock / Getty Images Plus)

2020年撒哈拉以南非洲的GDP预计将下降2.8%,其中非洲大陆最大的经济体尼日利亚预计将缩水3.2%。非洲工业化程度最高的经济体南非预计将收缩7.1%。

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经合组织)成员国不同的是,非洲经济体可能没有财政资源来提供数十亿美元的一揽子刺激方案和停工计划。这一现实促使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秘书长韦姆凯莱·梅内先生表示,“对非洲来说,刺激方案就是切实的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也就是这一协定的实施。非洲内部贸易的增长,将推动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后的经济发展。”

世界银行赞同这一观点。在2020年7月关于《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协定》的经济和分配影响的研究报告中,它强调了《协定》的变革潜力,指出全面实施《协定》可使约1亿人摆脱贫困。那么《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协定》是如何产生的?其关键要素是什么,知识产权在实现其目标方面将发挥什么作用?

《知识产权议定书》可以成为技术转让、技术传播和非洲经济从以初级资源为基础的经济向以知识、信息和思想为动力的经济转变的催化剂。

历史背景

自1960年代非洲各国获得独立以来,非洲统一组织(非统组织)及其后续机构非洲联盟(非盟)一直在努力推进泛非主义的理想及其中所包含的相互依存和经济一体化。

然而,非洲经济一体化的实现一直受到各种持续挑战的阻碍。这些挑战包括市场规模小、工业化程度不够、基础设施落后和非洲内部贸易水平低。例如,2019年,区域内贸易占非洲出口的17%,而相较之下,亚洲为59%,欧洲为69%。

为了应对这些挑战,非统组织呼吁到2028年建立非洲经济共同体。为此,非洲国家已将区域经济共同体置于非洲大陆经济一体化倡议的中心。

尽管有这些值得称道的意图,但到二十一世纪初,建立非洲经济共同体的进展却停滞不前。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成员重叠的区域经济共同体激增,造成义务冲突的“意大利面碗”效应。

《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协定》旨在消除非洲内部的贸易壁垒。(图:Tom Fisk / Pexels)

为了重振建立非洲经济共同体的进展,2012年1月在埃塞俄比亚亚的斯亚贝巴举行的第十八届非盟首脑会议重点讨论了促进非洲内部贸易的问题。首脑会议核可了《促进非洲大陆内部贸易行动计划》(《BIAT行动计划》),该计划提出了迅速建立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的路线图。

第二年,非盟庆祝了《非统组织宪章》五十周年,并推出了《2063年议程》,该议程概述了非盟未来五十年的发展目标。值得注意的是,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在《2063年议程》的里程碑中占有重要地位,该议程呼吁非盟成员国加快建立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以使非洲内部贸易量翻一番。

非盟成员听取了《2063议程》的呼吁。2015年6月启动了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谈判。不到三年后的2018年3月,谈判最终达成了《建立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协定》(简称《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协定》),非盟55个成员国中的44个国家签署了该协定。仅仅一年多后,《协定》正式生效。

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的要素

《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协定》旨在通过解决区域经济共同体成员重叠的问题,逐步消除非洲内部贸易壁垒,从而促进贸易自由化,实现结构转型。

《协定》有三个层面。第一层是《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协定》本身,它是一个框架协定。第二层是《货物贸易议定书》、《服务贸易议定书》、《争端解决规则和程序》(《争端解决》)、《投资议定书》、《竞争政策议定书》和《知识产权议定书》。第三层包括上述议定书的附件、准则和附表。

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的实施有巨大潜力可以成为非洲在大流行疫情后复苏的催化剂。

《货物贸易议定书》《服务贸易议定书》和《争端解决议定书》与《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协定》同时生效。这些文书是《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协定》第一阶段谈判的成果。

第二阶段谈判将涉及投资、知识产权和竞争政策各议定书。最初希望第二阶段谈判能在2021年1月之前完成,但由于2019冠状病毒大流行,这一时间表被推迟。

将投资、知识产权和竞争政策纳入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架构是恰当的,因为知识产权和投资制度调整不当以及反竞争做法可能会破坏贸易自由化的好处。

《知识产权议定书》

正如驻日内瓦的非洲国家代表(“非洲集团”)在关于制定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产权组织)发展议程的提案中发表的意见:

“知识产权只是实现发展的众多机制中的一种。这一机制应被用来支持和加强包括最不发达国家在内的所有发展中国家实现其合法的经济愿望的能力,尤其是在发展其由人力资源和自然资源构成的生产力方面的能力。因此,知识产权应当补充而不是损害各国在发展方面所作出的国家努力,成为真正能促进经济增长的手段。”

由于非洲完全由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组成,《知识产权议定书》为非盟成员国提供了一个制定知识产权框架的机会,以满足非洲的具体发展需求和利益。

发展中国家和经合组织各成员国在世界贸易组织(世贸组织)中对生物多样性、传统知识和对生命形式授予专利,即所谓的“三大问题”长期以来存在着不同的看法。这是多边知识产权谈判未能解决非洲国家关切的一个例子。

世界银行2020年的一份研究报告强调了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的变革潜力,指出它可以使约一亿人摆脱贫困。 (图:RZAF_Images / Alamy Stock Photo)

产权组织知识产权与遗传资源、传统知识和民间文学艺术政府间委员会(IGC)和其他类似平台的谈判中,非洲集团一贯主张承认知识产权与传统知识、土著文化表现形式和遗传资源之间相互作用的核心重要性。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一些经合组织国家并不赞同这一观点。因此,尽管产权组织秘书处一直在努力工作,试图促进取得积极的成果,但IGC内的国际谈判至今未能就保护相关主题事项不被盗用的国际文书达成一致意见。

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的《知识产权议定书》使非盟成员国有机会在国际知识产权文书中优先考虑非洲国家具有比较优势的领域。此外,它还可以用来促进与非洲大陆工业化水平相适应并符合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目标的知识产权规则和标准。

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突出了技术在全球经济中,包括在非洲经济中的重要性。在这种情况下,知识产权将变得更加重要。《知识产权议定书》可以成为技术转让、技术传播和非洲经济从以初级资源为基础的经济向以知识、信息和思想为动力的经济转变的催化剂。

这种情况发生的背景是,经济学家们正在形成一种共识,即知识产权政策“一刀切”的做法是无效或不合适的。正如南非前贸易部长罗布·戴维斯在2016年产权组织首届知识产权与发展会议开幕致辞上所述:“各国在追求经济发展的过程中走过了不同的道路,它们在不同的时间以不同的方式利用知识产权保护来支持自己的发展努力。”

最后,为处理非洲地区和次区域的知识产权问题已经做出了各种尝试,其中包括拟议的泛非知识产权局、非洲地区知识产权组织(ARIPO)、非洲知识产权组织(OAPI)、《东非共同体关于公共卫生相关的WTO-TRIPS灵活性使用及国家知识产权立法协调方面的区域知识产权政策》以及东部和南部非洲共同市场(东南非共同市场)知识产权政策。

这些非洲大陆安排中有一些具有不同的方法和重叠的成员。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知识产权议定书》为非盟成员国提供了一个机会,让它们思考如何在这些倡议内部和之间实现最佳的政策协调。这一进程还可用于制定机制,以促进多边论坛的更好协调。

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的实施有巨大潜力可以成为非洲在大流行疫情后复苏的催化剂。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是实现区域经济一体化和非洲经济结构转型的泛非愿景的重要工具。《知识产权议定书》可以帮助非盟成员国确保以支持非洲发展目标的方式实施知识产权政策。

《WIPO杂志》旨在增进公众对知识产权和产权组织工作的理解,并非产权组织的官方文件。本出版物中所用的名称及材料的呈现方式,不意味着产权组织对于任何国家、领土或地区或其当局的法律地位,或者对于其边界或边界线的划分,表示任何意见。 本出版物不反映成员国或产权组织秘书处的观点。 提及具体公司或具体厂商的产品,不意味着它们得到产权组织的认可或推荐,认为其优于未被提及的其他类似性质的公司或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