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打印:创客运动、知识产权诉讼与法律改革

十月 2019

马修·里默*, 昆士兰理工大学(QUT)法学系知识产权与创新法教授,澳大利亚布里斯班

3D打印这一技术依赖增材制造(不同于传统的减材制造)。3D打印也与“创客运动”相关——这是一场致力于开发共享设计文件的社会运动

3D打印领域目前正处于过渡阶段。虽然个人3D打印技术发展不尽人意,但是3D打印技术的其他形式和模式正在兴起。 (图片: Courtesy of Queensland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3D打印领域目前正处于过渡阶段。消费者3D打印革命——目标是有朝一日家家拥有3D打印机——令人失望。创新家庭3D打印企业MakerBot因改变知识产权模式,陷入种种争议,开源创客社区感到幻想破灭,用户群流失。Makerbot前负责人布雷·佩蒂斯在一次采访中表示:“开源社区把我们赶出天堂。”最终,MakerBot被领先3D打印企业Stratasys收购,接受重组改造。

其他一些主要企业也陷入资不抵债的状况。经营开放使用、自己动手的工作坊和制造工作室的会员制连锁企业TechShop走向破产。在美国经营《创客杂志》和创客活动的创客媒体公司进入破产管理阶段。《创客杂志》创始人戴尔·多尔蒂成立创客社区有限责任公司,计划东山再起。

工业3D打印继续进步

虽然个人3D打印技术发展不尽人意,但是3D打印技术的其他形式和模式正在兴起。工业3D打印——携手机器人和大数据技术——已经融入先进制造产业。信息技术和设计企业一直努力改进3D打印应用。金属3D打印已引来大量投资,尤其是来自交通运输企业的投资。也有不少3D打印医疗应用的尝试——例如牙科3D打印、医学3D打印和生物打印。

随着技术的成熟和发展,开始出现一些诉讼案件,3D打印监管政策有所进步。我们的新书《超越3D打印》探讨了知识产权和3D打印的一些主要趋势。此书主要研究版权法、外观设计法、商标法、专利法、商业秘密等领域的3D打印问题(以及一些更宏观的3D打印监管问题)。书中还有关于3D打印应用开放许可模式的内容。

3D打印与版权法

几年前曾出现一场道德恐慌,人们认为3D打印的出现会带来大规模版权侵权问题,类似Napster现象。虽然这种情况尚未出现,涉及版权法和3D打印的各种冲突已经初见端倪。例如,美国奥古斯塔纳学院反对应用3D技术扫描米开朗基罗雕像,尽管这些雕像不受版权保护,而且显然属于公有领域。费尔南多·索萨使用3D打印技术制作的iPhone底座采用《权力的游戏》中铁王座的样式,美国有线电视网HBO对此提出异议。费尔南多·索萨的3D打印左鲨鱼玩偶(不过后来该作品改到Shapeways的3D打印系统名下)引来美国创作歌手凯蒂·佩里的抗议。法裔美国艺术家马塞尔·杜尚的遗产管理人对一套取材于其作品的3D打印国际象棋提出异议。

“也有不少3D打印医疗应用的尝试——例如牙科3D打印、医学3D打印和生物打印,”里默先生提到。 (图片: Courtesy of Stratasys).

《数字千年版权法》(美国)的通知删除制度已应用于3D打印。Shapeways等3D打印企业担心这一制度对3D打印平台和中间商的影响。

在版权法和3D打印方面使用技术保护措施的问题也存在争议。例如,美国版权局认可涉及3D打印原料的技术保护措施存在范围狭窄的例外。

3D打印与外观设计法

3D打印的发展催生物品维修权。

欧盟一直有推动维修权利的运动,支持消费者权益和循环经济的发展。在这个方面,欧洲生态设计指令(指令编号2009/125/EC)是改变企业和消费者行为的重要驱动因素。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于2019年7月举行主题为“拒绝修理:修理限制研讨”的听证会。在美国,知识产权持有者和提倡维修权的群体之间仍然存在巨大分歧。总统候选人伊丽莎白·沃伦呼吁通过维修权法案,造福美国农业社区的农民。

澳大利亚有一个重要判例案件涉及外观设计法规定的维修权(GM Global Technology Operations公司诉S.S.S. Auto Parts公司[2019] FCA 97)。澳大利亚财政部考虑推出政策,实现汽车行业维修信息共享。

澳大利亚首都直辖区消费者事务部长沙恩·拉滕伯里在消费者事务论坛上呼吁推广维修权,参加论坛的部长们来自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两国。联邦政府迈克尔·苏卡尔部长已经要求澳大利亚生产力委员会调查这个问题。

加拿大各州和联邦都在推动维修权立法。关于这个问题,Open Media公司执行董事劳拉·特赖布认为:“我们确实在努力保证人们有权拥有自己的设备。”

3D打印与商标法

3D打印也扰乱了商标法以及相关法律制度——例如假冒、人格权、角色销售权和商业外观。涉及凯蒂·佩里左鲨鱼商标申请的法律冲突凸显了这一领域的某些问题。

在生物打印领域,Advanced Solutions Life Sciences公司起诉Biobots公司侵犯商标权(Advanced Solutions Life Sciences诉BioBiots案,2017年5月15日,2017 WL2114969)。Advanced Solutions Life Sciences公司拥有并使用“Bioassemblybot”注册商标,从事三维生物打印和组织制作。

3D打印与专利法

产权组织2015年《世界知识产权报告》——“突破式创新与经济增长”显示,3D打印领域的专利申请数量稳步增加。一些专业工业3D打印企业,如3D系统公司和Stratasys公司,在3D打印方面已积累大量专利资产。通用电气和西门子等大型制造企业也在3D打印和增材制造领域拥有大量专利资产。像惠普和欧特克这样的信息技术企业同样是3D打印领域的佼佼者。

随着3D打印在制造领域商业价值的上升,金属3D打印引发大量专利诉讼。2018年7月,在Desktop Metal公司诉Markforged公司及Matiu Parangi(2018年)(案件编号1:18-CV-10524)一案中,联邦陪审团认定Markforged公司没有侵犯其竞争对手Desktop Metal公司拥有的两项专利(参见Desktop Metal公司诉Markforged公司及Matiu Parangi(2018年)2018 WL 4007724(马萨诸塞州)(陪审团裁决))。Markforged公司首席执行官格雷格·马克对此作出评论:“陪审团认定我们没有侵权,并确认我公司Markforged打印平台最新扩展产品Metal X基于本公司专有的Markforged技术开发,我们感到欣慰。”Desktop Metal公司方面则称:“很高兴陪审团认定Desktop Metal公司指控Markforged公司侵权所涉及两项专利的所有权利要求有效。”

2018年,Desktop Metal公司与Markforged公司秘密达成经济赔偿和解协议,解决双方之间所有未决诉讼。但2019年,Markforged公司又起诉Desktop Metal公司,称其竞争对手违反和解协议中的非贬低条款。

3D打印与商业秘密

商业秘密法和3D打印领域也开始出现一些诉讼。2016年,佛罗里达州初创3D打印企业Magic Leap公司在加利福尼亚州北区联邦法院根据《保护商业秘密法》起诉两名前雇员盗用商业秘密(Magic Leap公司诉Bradski等(2017年)案,案件编号5:16-cvb-02852)。2017年初,法官批准被告删除有关陈述的请求,裁定Magic Leap披露所称商业机密时不具备“合理的明确性”。法官允许Magic Leap修改其披露信息。2017年8月的一份“保密协议”即以这一事项为主题。2019年,Magic Leap公司提起法律诉讼,指控太若公司创始人违约、欺诈和不正当竞争(Magic Leap公司诉Xu案,19-cv-03445,加利福尼亚州北区(旧金山)美国地方法院)。

3D打印在制造领域商业价值的上升引发大量专利诉讼,尤以金属3D打印方面的诉讼居多。 (图片: Courtesy of Stratasys).

3D打印与开源许可

除了专有模式的知识产权保护,开源许可已广泛应用于3D打印。一些企业——例如捷克公司Prusa Research、荷兰-美国公司Shapeways和荷兰公司Ultimaker——信奉开源哲学。创客运动依靠开源许可促进3D打印文档的分享和传播。2017年共享领域情况报告。《2017年共享领域情况报告》指出,Thingiverse是使用知识共享组织许可最多的平台之一。

3D打印带来的其他问题

除了知识产权,3D打印还引发其他一系列法律、道德和监管问题。在医疗保健领域,监管机构一直努力应对个性化医学的问题。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与澳大利亚药品管理局举行磋商,研究制定适用于医疗3D打印和生物打印的管理条例。欧洲议会通过决议,呼吁3D打印监管要采取全面方法。

在美国也有涉及枪支3D打印的诉讼案件正在进行。一些州总检察官起诉当局,要求阻止联邦政府与分布式防御组织达成和解。澳大利亚、日本、英国和美国已出现数起涉及3D打印枪支的刑事案件。立法者正在讨论是否应当推出新规,将拥有制造3D打印枪支的数字设计图定为犯罪行为。

脚注:

*

马修·里默博士是QUT知识产权和创新法研究项目负责人,也是QUT数字媒体研究中心、QUT澳大利亚卫生法研究中心和QUT国际法和全球治理研究项目的成员。他是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发现项目——知识产权与3D打印首席研究员。里默博士在版权法和信息技术、专利法和生物技术、药物可及性、烟草产品平装、知识产权和气候变化以及原住民知识产权等问题上著述颇丰。他目前的研究领域包括知识产权、创意产业与3D打印;知识产权与公共卫生;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跨大西洋贸易及投资伙伴协议》以及《服务贸易协定》看知识产权与贸易。他的研究成果参见SSRN摘要》Bepress精选》,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资助

相关链接

《WIPO杂志》旨在增进公众对知识产权和产权组织工作的理解,并非产权组织的官方文件。本出版物中所用的名称及材料的呈现方式,不意味着产权组织对于任何国家、领土或地区或其当局的法律地位,或者对于其边界或边界线的划分,表示任何意见。 本出版物不反映成员国或产权组织秘书处的观点。 提及具体公司或具体厂商的产品,不意味着它们得到产权组织的认可或推荐,认为其优于未被提及的其他类似性质的公司或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