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解决全球挑战:一个土耳其发明家的追求

2017年4月

撰稿:WIPO传播司Catherine Jewell

Özge Akbulut博士是一位材料科学家,是一名决心利用自己的才华对世界面临的一些重大挑战产生积极影响的女性,她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一个发明。她的发明范围从外科手术训练用身体部位合成模型到3D印刷油墨和水泥,涉猎广泛。她拥有五项专利——四项在美国,一项在欧洲,还有一件申请正在受理中

Akbulut博士是一位材料科学家,是一名决心利用自己的才华对世界面
临的一些重大挑战产生积极影响的女性,她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一个发明。
她的发明范围从外科手术训练用身体部位合成模型到
3D印刷油墨和水泥,
涉猎广泛。她拥有五项专利,还有一件申请正在受理中
 (照片: Surgitate)

Akbulut博士在麻省理工学院完成了博士学位,随后加入了美国哈佛大学的博士后研究。2012年,她回到了母校土耳其萨班吉大学担任助理教授。

她对《WIPO杂志》谈起了她的工作,谈到了新兴经济体的创新挑战。

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明的呢?

成为发明家真是身为一名工程师的自然结果。我从小就一直是一个非常好奇的孩子,而且我的父母也非常支持我。不过,真正给我启发的,是可以怎样运用科学技术找出解决方案来解决人类面临的一些主要问题。只有采用创新的解决方案,才能解决这些问题。

作为一名科学家,我认为致力于找出解决社会面临的技术挑战之解决方案至关重要。毕竟,我的研究得到了纳税人的资助支持。人们资助研究,是因为他们相信科学家会创造出一些可以改变生活的东西。社会驱动型研究对我来说的确非常重要。

我开始制作手术模型,这纯粹出于偶然。在哈佛大学的博士后工作中,我专注于材料科学的医学应用,为资源有限的环境开发工具和技术。几年后,我遇到了一位胸外科医生,问我是否可以制作乳房模型用来训练外科医生进行体外手术(肿瘤切除术后重建手术)。乳腺癌是一个全球性问题,影响八分之一的女性,所以这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有了新的诊断工具,许多年轻女性已开始接受乳腺癌治疗,因此使她们可以适应并继续生活下去,非常重要。我实在很喜欢能够对全球健康教育产生影响的想法。

长话短说,我很幸运能够遇到一位才华横溢的视觉艺术家,她就是Ece Budak,她与当地的女性团队一起帮助我创作了模具。她向我展示一整套乳房模型的时刻,成为了我一生中最棒的工作时刻之一。这就是我们的开始。我们与外科医生密切合作,根据他们的具体需求开发模型。第一个模型的Beta测试涉及多次反复,耗时六个月。

2014年,我与医学博士Barkin Eldem共同创立了Surgitate公司,专门制作组织和器官的逼真模型,让受训医生可以用来练习其外科技术。我们的产品组合包括一系列皮肤垫、血管和乳房模型,它们严格模仿切割、解剖和缝合人体组织的情形。我们还正在研究乳房模型,以为超声波训练,以及支气管镜、气管切开术和前哨淋巴结清扫术所用。目前,我们正在为外科医生开发一种独特的微创手术模型,以使他们能够提高其错综复杂的缝合技术。

我们已经从与我们合作的外科医生那里得到了非常好的反馈,我们的模型现正在澳大利亚和英国使用。我们的皮肤模型可从亚马逊英国获得,现已在20多个国家使用!

您是怎样保护您的模型的呢?

Özge Akbulut博士2014年与医学博士Barkin Eldem共同创立了
Surgitate公司 (照片: Surgitate)

我们已经为它们注册了商标。我们也提交了专利申请,但未获得通过。我们走错了路,从这个过程中学到了很多。我们是世界上唯一一家制作独立乳房模型的公司,与我们合作的外科医生在模型开发过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他们大力倡导将模型用于外科手术训练中。作为初创公司,我们对用户的需求响应积极,并致力于通过成本控制的设计和制作来提供价格实惠且易于使用的模型。这给我们了一个优势。但最终,需求是如此之大,以致开发像这样的设备的人越多,对每个人就越好。我们虽然没有成功获得这些模型的专利,但仍在开发各种配方,并在我们的产品中使用了近50种硅胶配方。我们还围绕这些模型制定了知识产权(IP)战略。知识产权是我们业务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您有没有得到您的大学的支持?

有的,没有萨班吉大学技术转让办公室的支持,我就无法作为研究人员生存下去。他们在为我所从事的各种技术制定业务计划和知识产权战略方面提供了大量宝贵的建议和支持。

作为一名研究人员,您为什么认为大学必须要有知识产权政策呢?

社会福祉和进步取决于科学技术,但我们如何确保它们产生具体的成果呢?知识产权制度为大学和研究人员提供了投资开发解决方案的动力,使社会能够在解决全球问题方面取得进展。知识产权和知识产权许可为他们创造财富、创造就业机会,并通过科学真正发挥作用提供了具体的机会。所以,知识产权非常重要。

技术许可在土耳其仍然属于新事物。我们非常需要加强大学与工业的联系,只有这样才能腾飞。我们需要我们的工业家更加接纳与科学家的合作,反之亦然。研发投入正在增长,但与其他国家相比增速仍然很低。科学家们还需要至少把部分研究集中在解决社会问题上。如果我们要向前迈进,只需卷起袖子开始行动,在开发出比现有产品更好的产品并获得知识产权保护的工作上取得进展。如果这些产品满足市场需求,财务收益就会随之而来。萨班吉大学与工业联系非常密切,大力鼓励开办公司。我的大约一半的同事都有自己的公司。事实上,萨班吉大学近年来已经在土耳其的创新和创造力指数上名列前茅。我们为此深感自豪。

乳腺癌影响八分之一的女性,是一个全球性问题。Akbulut博士制作的模型让外科医生在治疗患有疾病的女性病人方面可以完善其手术技术,使她们能够适应并继续生活下去 (照片: Stock.com/kali9)。

您在建立贵公司时遇到了什么挑战?

我很幸运能够找到两个尚未取得收入的投资者,这一点至关重要。第一个是Arya女性投资平台,它是土耳其首个此类平台,由土耳其领先的汽车塑料零部件制造商Farplas总裁创立。Farplas热衷于支持土耳其的女性企业家。在土耳其,女性企业家还不到9%。我们依靠Farplas在工艺开发、成型和涂装方面的专业知识,大量制作我们的模型。另一个投资者Inovent,它是土耳其第一个技术商业化加速器和种子融资公司。Inovent帮助我们与潜在的投资者和客户联系,并处理我们的业务和营销计划。

在我的大学和投资者的支持下,我们终于取得了成功。但我的许多研究人员在处理与成立和经营业务有关的所有繁文缛节上都吃了不少苦头。官僚主义只会扼杀创造力。但感到欣慰的是,我能够从他们的经验中汲取到教训。

另一个重大挑战与我的大多数客户都不在土耳其这一事实有关。与出口我们的产品相关的职责给企业带来了沉重的负担。我希望土耳其今后将变得更加开放,与全球市场更好地联系在一起。这将有助于土耳其的小企业茁壮成长。

您还在做什么其他项目吗?

Surgitate的产品系列包括皮肤垫(左图)、血管和乳房模型,
它们严格模仿切割、解剖和缝合人体组织的情形。与该公司合作开发产
品的外科医生们大力倡导将产品用于外科手术训练中
(照片: Surgitate)。

作为材料工程师,我的工作范围很广。我的目标是无论做什么都要集思广益。因此,除了外科手术模型,我正在开发用于添加剂制造或3D打印的油墨。大多数3D印刷油墨包括三种或四种不同的化学品,只能在受控环境中使用。我的技术是在完全水溶液的环境中使用。任何人不管在哪里都可以使用它,非常安全。我认为这将彻底改变3D打印,因为如果你给人们某种他们可以在他们的家庭或公共场所使用的东西,那么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使用它。这就是为什么确保技术可以离开实验室并进入公共场所如此重要。我们于2016年9月通过WIPO《专利合作条约》提交了这项技术的专利申请。《专利合作条约》简化了在多个国家获得专利保护的程序。

我还拥有控制水泥流动性的专利!当使用铝酸钙水泥等特殊用途的水泥时,待其混合后,在其开始硬化之前,进行浇筑的时间极其有限。我们的技术延长了这一时间,从而扩大了其使用机会,也大大节省了成本。这些类型的水泥具有很高的抗性,能承受极端温度和海水等。我们的技术有很多商业利益,我们正在与该领域的全球领先者进行谈判。

您对政策制定者要说些什么吗?

如果政策制定者想要留下一笔遗产,就必须在科学数据的支持下从长远角度看问题。这是人类进步的唯一途径。他们必须考虑子孙后代,因为他们今天的决定将对后世产生巨大的影响。

您对有发明梦想的年轻女孩们要说些什么吗?

发明是件好事。女性有着不屈不挠、发愤图强的特点,如果我们想要什么,我们通常都会得到。这种心态是发明过程的关键。科学与技术,伴之以一个良好的知识产权,为人们提供了带来改变的机会。开发具有改变人们生活之潜力的创新解决方案确实能够实现个人抱负。发明是一种生活方式,我希望女性有选择这种生活方式的平等机会。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成为发明家之路都是艰辛的。如果一开始没有成功,那就重新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继续前进。

作为女性发明家,您是否面临过任何特殊难题?为什么女性发明家那么少呢?

没有面临过。我首先是个发明家。我真的很喜欢当科学家。那是我能发挥作用之处。我是女人这一点不重要。我的老板们,无论男女,一直都非常支持我,和我的家人一样。

男性发明家要更多一些,因为从事科学、工程和技术的男性人数从一开始就比较多。如果只有15%或20%的研究人员是女性,那么女性只负责15%或20%的发明就可以了。这是一个数字问题,而不是质量问题。女性只是刚刚起步。我感谢那些持之以恒、不得到答案就不会甘休,并且成为了第一批女性科学家、工程师、医生的女性。例如,Mildred Dresselhaus,她被称为“碳科学女王”,是麻省理工学院第一位获得教授职位的女性,最近刚刚逝世,令人难过。我们之所以有今天的地位就是因为她们。

《WIPO杂志》旨在增进公众对知识产权和产权组织工作的理解,并非产权组织的官方文件。本出版物中所用的名称及材料的呈现方式,不意味着产权组织对于任何国家、领土或地区或其当局的法律地位,或者对于其边界或边界线的划分,表示任何意见。 本出版物不反映成员国或产权组织秘书处的观点。 提及具体公司或具体厂商的产品,不意味着它们得到产权组织的认可或推荐,认为其优于未被提及的其他类似性质的公司或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