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日至2020年9月30日,高锐作为总干事领导产权组织。

全球数字内容市场会议

2016年4月20日至22日

开幕致辞
弗朗西斯·高锐
WIPO总干事

video (YouTube)

各位贵宾:

欢迎大家参加这次全球数字内容市场会议,我很高兴,也很荣幸。

谢谢各位今天早上的出席。我们很高兴看到会议激起的热烈响应。注册参会的有144个国家的1,500多名与会者。这种强有力的响应,非常好地表明了就全球数字内容市场的发展问题开展国际讨论的及时性,还表明发言人、专家和主持人的素质受到众口一词的赞赏,他们非常慷慨地同意分享他们的经验和见解。

我认为,我们正有幸生活在一次不同寻常的转型当中,我们的文化,以及界定这种文化的创意作品所得以表达和交流的方式,都在转型。技术,特别是数字技术和互联网,是这一转型的基础。技术使创意作品便于存储,便于复制,便于发行。这些特点继而又使获得史无前例的大量作品成为可能,使全球受众成为可能,并大大降低了获取创意作品的价格。所有这一切都在一段从历史角度看非常短的时间内发生。不到20年之前,1995年,互联网上首次允许进行商业活动。当时,消费者获得音乐录制品的主要办法是购买CD。一张CD约有15首歌曲,约要30美元。20年后,消费者每月花10到15美元,就可以访问全球音乐中成百万首歌曲。不妨把这种不同寻常的变化与观看足球赛的费用作个比较。1995年,观看阿森纳队比赛的票价是12.50英镑。在本赛季,观看阿森纳队比赛的票价是45.69英镑1

 这种深刻的转型正在我们的眼前和我们的耳边展开,它造成了大范围的颠覆,不仅颠覆了创意作品储存和发行的方式,还颠覆了创意作品生产、发行和消费所依赖或者与之相伴的商业架构。比如,我们都见证了模拟世界的零售商——唱片商店、录像商店、书店——的逐步消失,或者至少说是越来越少,见证了它们被网上零售商取代,而许多网上零售商服务的消费者位于全世界,而非本地,并不作区分。数字作品生产、发行和消费的价值链与模拟作品有着根本性的不同。

创意作品在我们的生活中占据了一个非常特别的多维空间。从社会和文化上看,它们丰富了我们的生活质量。它们使人类的体验得以传播。它们教给我们文化和知识,使之代代相传。从经济上看,创意产业是一个重要的就业来源,根据一项最近的调查,在全世界占了约三千万个职位2。创意作品还为经济增长作出贡献,根据同一项调查,它们在全球创造了2.25万亿美元的收入,超过世界第七大经济体印度的GDP3

版权是创意作品市场开发的核心机制,可以说是创意界和经济之间占支配地位的联系点。它是创意作品发生市场交换的手段。这样,它还是为创意作品的生产提供资金的主要手段,让创作者能够控制自己作品的商业利用,从而向创作者返还经济价值,保证创作者个人的生计,保证创意产业的可持续性。

那些给消费者带来巨大实惠的技术特点,同样也给创作者和他们的商业伙伴提出了多重挑战。这次会议力求探讨数字转型对创意世界造成的两方面的影响:一方面是巨大的实惠和机遇,另一方面是根本性的挑战,甚至是威胁。新价值链对创作者和表演者产生了哪些影响?版权制度中内建的制衡,在新环境下是否得到保存?地域性的版权制度对技术创造的全球市场这一现实应对如何?问题众多,而变革的速度如此之快,并不总是能够轻易地透视技术发展的影响和市场的反应,因为新的进展接踵而来,步伐之快,让人无暇理解其中的变化。

但至少可以说,这是令人兴奋、让人着迷的变化,对二十一世纪的文化生产有着根本性的影响。我们探索这些问题,首先要展望未来,因为,正如查尔斯·凯特林所说,那是我们要渡过余生的地方。我非常荣幸地向大家介绍杰伦·拉尼尔。杰伦·拉尼尔才华出众。他是计算机科学家、作曲家、艺术家,许多人尤其记得他的书《谁拥有未来》。今天早上我们有幸和杰伦在一起,他将谈一谈全球数字价值链和可持续创作。

  1. Andy Kelly, “History of Arsenal Ticket Prices since 1980
  2. EY and CISAC, Cultural Times - The First Global Map of Cultural and Creative Industries, December 2015.
  3. IMF,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