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日至2020年9月30日,高锐作为总干事领导产权组织。

总干事的报告2020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成员国大会 – 2020 年 9 月 21 日至 25 日

[以会场发言为准]

视频 Video (产权组织总部)

产权组织大会主席奥马尔·兹尼贝尔大使阁下,

候任总干事邓鸿森先生,

各位常驻代表和大使阁下,

尊敬的各位代表:

我非常荣幸能与产权组织大会主席一道,向参加2020年成员国大会的所有代表团表示热烈欢迎。这次成员国大会在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造成的充满挑战、非同寻常的情况下举行。

我要感谢所有能够亲临现场的代表团,也要感谢世界各地连接到会议的人们对会议的关注。

我很高兴候任总干事邓鸿森先生能与我们一起出席开幕会议。大家知道,邓鸿森先生自下周开始接任总干事一职,他自5月被任命以来,一直在专心准备。我祝愿他在任期内取得圆满成功,我相信他将会在任期内有出色的表现,引领本组织在各个方面向前发展。

我要向大会主席奥马尔·兹尼贝尔大使致谢,他在过去12个月中对本组织密切关注并辛勤地引领了许多会议和磋商工作,以确保本届成员国大会能够在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造成的限制和困难条件下举行,并且取得一切可能的成果。

同样,我要借此机会,感谢即将离任的产权组织协调委员会主席、法国的弗朗索瓦·里瓦索大使,并祝贺他成功地引导了新总干事的提名进程。我还要感谢本组织其他机构、委员会和工作组的各位主席,感谢他(她)们为推动本组织的工作而作出的巨大努力和奉献。

下面我想谈谈本届成员国大会的工作。由于我将于十天后卸任,请允许我首先就本组织在过去12年中所取得的进展讲几句话。然后,我将简要谈谈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对本组织业务的影响,最后,请允许我发表一两点较为笼统的看法。

先来谈一下过去的12年。我必须说,我一生中一贯的经验是,我在即将完成一份工作时,才感到能够胜任这份工作。当然,这对我的雇主来说,并不是什么好消息。尽管有这样的不足,但本组织仍能够在过去的12年里蓬勃发展。我已经就本组织的所有发展情况编写了一份非常详细的书面报告,可在会议厅外拿取。我在此不想赘述,但我认为,所有利益攸关方和本组织业务的许多贡献者,首先是成员国,有理由对本组织通过集体努力所取得的进展感到欣慰。

过去的12年是一个增长和扩张期,可以用若干不同的指标来衡量。本组织各全球知识产权体系扩大了各自的地理覆盖面,并在全世界大大增加了用户群。本组织管理的条约得到了创纪录的支持,收到400多项新加入,其中大多数来自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两部新条约,即《北京条约》和《马拉喀什条约》已经缔结并生效。对第三部条约,即《里斯本协定》作出了重大修订,反映修订内容的新文本——《日内瓦文本》——也已生效。

本组织的财务状况非常健康,持续的盈余使本组织没有负债,并积累了净资产,目前约为3.64亿瑞郎,超过了成员国设定的目标水平。同时,作为本组织收入来源的各全球知识产权体系下的收费保持不变。

发展维度已被纳入主流,发展议程已从一系列建议推进到在许多领域具体实施。我们建立了一些成功的公私伙伴关系,它们以各种方式促进了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落实。

我们增加了一些新计划和新服务,比如在世界各地广受欢迎的信息技术平台、数据库和服务,还有经济分析、全球创新指数以及统计和数据分析。

我们对园区进行了翻修,并在预算内按时建成两座主要的建筑‍物。

本组织还开展了数字化转型工作,所有对外服务都在电子平台上运行,所有行政和管理程序都实现了数字化。

众所周知,2020年对全世界来说都是充满挑战的一年,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造成大范围的痛苦,并扰乱了经济和社会秩序。对产权组织来说,到目前为止的负面影响相对有限。由于开展了数字化转型工作,各项全球知识产权服务在封锁期间通过远程办公,得以继续以接近最高载荷的水平运作。受到不利影响的两个领域是总体的准则制定委员会和会议,还有发展合作,这两个领域明显受到旅行限制和社交距离措施的影响。我的同事们付出了巨大努力,以便维持与世界各地成员国的沟通,减少负面影响。然而,这些领域的满负荷运行能力还是不可避免地遭到削弱。

相比之下,本组织迄今为止的财务状况没有受到不利影响。我们在2020年的头8个月中取得了强劲的盈余。这得益于我们各全球知识产权体系的支撑,这些体系继续保持着强大的复原力,对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的PCT的需求增加,而我们其他的体系尚未受到严重影响。虽然我们知道,经济下行对PCT的影响通常有所滞后,因为PCT下的国际申请通常反映的是上一年国家层面的活动,但这样相对积极的结果和复原力还是有些令人惊讶。

虽然了解未来数月和数年内我们各全球知识产权体系的需求变化对规划、预算和管理显然具有重大意义,但在现阶段试图解释正在发生的事情只能是一种推测。我们与主要申请来源国保持着密切联系。这些国家现阶段的情况与我们的情况并无二致。我们一直在考虑几个可能的解释因素,尽管,正如我刚才所说,这些因素在现阶段只是推测。

要考虑的一个因素是,在过去十年中,知识产权申请的增长率一直高于世界经济的增长率。那么,知识产权申请因衰退而下降的比率低于世界经济的下滑率,也就不足为奇,这反映了在经济和政策上普遍强调技术是竞争优势和增长的源泉。国际知识产权申请需求来源不断变化的地理格局可能也发挥了作用。亚洲在申请量中所占的相对份额一直在上升,目前占PCT申请总量的50%以上。2020年中国PCT申请的初步数据显示,中国2020年前6个月的PCT申请量急剧增长,而在此之前其已经是PCT申请的最大的单一总量或来源。

尽管2020年绩效相对较好,但我们仍不能放松警惕。很难想象本组织将能安然无恙地渡过2021年,不过我们的财务状况稳健,能够经受住这场风暴。

在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疫情影响的管理和政策方面,我们可以看到,远程办公已经发挥了作用,并且有可能成为未来人力资源管理格局的一个常态化特征。在已经重返办公场所的近千名工作人员中,有八成选择了远程办公选项作为其重回工作场所的一部分,即五天中有三天可以是远程工作。如果这确实变成新常态的一部分,那么在管理和政策方面将要作许多调整。

在计划方面,我认为,这场危机的持久性要求成员国对会议进行重新设想。这可能需要对更好的虚拟平台进行投资,举行会议前更加重视准备和讨论,并最终对一些程序进行调整。这方面的工作遇到了阻力,但是我们需要审慎考虑,旅行和国家层面的卫生措施还要多久才可能放宽,以使世界各地都能不受限制地前往日内瓦参加会议。答案看起来是很长时间。在此之前,准则制定议程在许多方面处于停滞状态,而技术继续以越来越快的速度发展,不可避免地提出可能需要注意的问题和议题。

现在,请允许我转而谈一两点更为笼统的意见。显然,技术,特别是互联网以及依托互联网的平台、商业模式和企业,已经将世界连接起来,连接的方式与我们以前见过的一切有着质的不同。2020年,全球约有35亿智能手机用户,约有40亿电子邮件用户,全球每天约有3,060亿封电子邮件被发送,顺便提一下,其中约55%是垃圾邮件。全球的手机讯息应用程序也有很大的用量。WhatsApp约有20亿活跃用户,微信有12亿用户。Facebook的月活跃用户约27亿。我还可以举更多例子,把指标扩大到其他领域,表明世界上的经济、社会以及文化生活的互联程度。很显然,这个世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有着更加紧密的连接,而且可能更加开放和透明。

但是,与这种连通性的发展相悖的是一股逆流。世界上有越来越多的封闭迹象。外国直接投资锐减,保护主义抬头,全球价值链被拆除或重组,外国投资筛选条件收紧。这些都不是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造成的趋势。这些趋势在大流行疫情之前就已出现,但是,卫生管理所必须采取的限制措施显然加速了这些趋势。

因此,我们现在的处境是,技术发展的逻辑要与地缘政治方面的政策运动相抗衡。以史为鉴,如果今后技术不占上风,我会感到惊讶。颠覆已在经济、社会和文化生活方方面面植根的基础技术,这样的例子即便有,也很少见。

这两种潮流的碰撞有许多风险,从人民与政府相分离,到经济和社会生活受到破坏,不一而足。鉴于这两种潮流具有全球性,似乎只有一种方式可以引领它们和平交汇。这种方式就是通过同样具有全球性的国际合作,换句话说,就是多边主义。

我们都知道,采取这种多边行动的意愿或能力此刻正在下降,令人遗憾。这种意愿或能力的重建,以及可能随之产生的不可避免的架构变化,是全世界未来数年甚至数十年将要面临的主要挑战之一。我就不详述这种重建所涉及的异常复杂的任务了。只消说,这项任务漫长而艰巨,失败的风险将带我们进入未知的危险之地。它涉及政策的几乎所有维度,包括安全、人身和政治自由、市场和竞争监督、税务部门、信息和数据的完整性以及社会和文化生活的开‍展。

知识产权是这些政策挑战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从历史上看,它一直是国际联系的媒介,是进行智力和文化资产交易和消费的手段。在过去的二十年中,我们见证了音乐、视听和文学作品、科学出版物和技术的全球市场或受众兴起,这些不同行业依托不同的商业模式,其中大多数要依赖数字连通。调整适应新世界的过程一直并且现在也是跟随着技术的方向,这一过程极其复杂而艰难,需要所有成员国的善意。我希望,在知识产权这一方小小的天地中,产权组织将能继续为这种调整做出贡献。

我现在想感谢许多人在过去十二年中给予的帮助和支持。首先,我感谢成员国,谢谢它们对本组织工作的参与和支持,尤其感谢它们包容一些无法避免的不足之处。我特别感谢澳大利亚政府提名我担任总干事一职,谢谢它多年来一直支持我。

我感谢所有工作人员。我们很幸运,产权组织有一支极富才干和极为专业的工作人员队伍,他们对于改革和数字化转型带来的许多挑战和变化,做出了十分出色的回应。我尤其要感谢高层管理团队:四位副总干事——西尔维·福尔班、马里奥·马图斯、约翰·桑德奇和王彬颖;四位助理总干事——米内利克·格塔洪、纳瑞什·普拉萨德、安比·孙达拉姆和高木善幸;法律顾问弗里茨·邦特库和人力资源管理部主任科尔内利娅·穆萨。所有人都做出了杰出贡献,尽心尽力、沉着冷静地带领各自的部门,并成功地朝着非常积极的方向推动本部门前进。我必须特别一提其中与我并肩走过这十二年完整旅程的人:王彬颖、纳瑞什·普拉萨德、安比·孙达拉姆和高木善幸。其中,纳瑞什·普拉萨德,作为我的办公室主任,与我工作联系紧密,可能受苦最多。要忍受一个人长达十二年之久,对于他(她)们的坚持、容忍和包涵,我深表谢意。他(她)们和高层管理团队的其他成员一样,都给予了我极大的支‍持。

请允许我提及四个人,她们可能不得不比其他人更加包容和支持我,那就是我的助手们:克里斯蒂娜·科拉尔、塞西尔·米勒、塔蒂亚娜·纳西斯和玛丽-安托万·里多。其中有两位已经与我共事25年。没有她们认真和专业的支持,我无法履行自己的职责。

产权组织如今是家不小的组织,我们要依靠许多外部服务提供方,特别是在安保、清洁、语言、信息技术和餐饮方面。这些服务提供方是本组织及其成就的一部分。他们的工作负有重要贡献,我感谢他们所有人。

我还要感谢关注、支持和指导本组织工作的产业界、专业界和民间社会的非政府组织。它们的贡献对于本组织的成功变得越来越重要。

我很荣幸有机会担任总干事。这其中最大的荣幸是,有机会结识来自各行各业的各类人士,借此得以接触丰富多元的世界,认识到我们都拥有共同的人类遗产、经历和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