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电影中的女性:与Hend Sabry的访谈

五月 2018

撰文:WIPO传播司 Catherine Jewell

阿拉伯地区女演员面临哪些挑战?她们可能享有哪些机遇?获奖演员Hend Sabry(左)是埃及和阿拉伯地区最著名的女演员之一,她分享了她对阿拉伯电影中女性的看法。

photo: © Hasan Amin

什么吸引您去表演?

这确属偶然。我在高中演出时,被一名导演看到。我当时只有14岁。然后我发现非常有趣的是,创造另一个世界并让人们相信。我喜欢表演,因为它给我探索和表达我个性的不同方面的自由。

阿拉伯电影业女演员面临哪些挑战?

我们面临许多挑战。我们的薪酬比男同行少很多,我们的演出机会也比他们少。为女性角色写的脚本也少得多。男性角色占主导地位,他们仍是阿拉伯电影的发动机。制片人和营销商通常仍然认为该地区的女演员不能提高票房收入。而且,衡量成为专业演员的女性标准与男性不同。她们经常受到羞辱,面临许多与男子不同的社会禁忌。

为什么像开罗国际妇女电影节这样的活动很重要?

这些活动是很好的事儿,因为他们庆祝妇女的成就。但总的来说,我并不是所谓的“女性电影”的忠实粉丝。电影是万能的,旨在引发情绪、想法或讨论问题。不存在男人电影或女人电影这样的情况;有好电影和糟糕电影。关于女人的很多电影有好有坏。我们需要庆祝我们的成功以及阿拉伯电影业存在的所有了不起的女天才。这是支持女性演电影的最佳方式。我们需要更多关于女性的美好故事,我们需要更多的男女作家为电影创作生动的女角色。

abry女士在Abra Salama导演的电影Asmaa中,该电影叙述一名年轻的艾滋病女患者的磨炼。“作为电影制作人,我们的作用是为观众提供能探索不同观点和体验的机会,从而帮助促进人们之间更多的宽容和理解,”Hend Sabry说。

您为什么学习法律?什么因素吸引你去学它?

大学毕业后,我梦想加入突尼斯外交部,法律似乎是这一职业的不错选择。但命运另有决定。在获得法律学位后,我搬到埃及并成为专业演员。那时我决定要补充我的法律知识,而知识产权、特别是版权法似乎与我的职业完全对口。它让我把对法律的兴趣和女演员的工作融合起来。

为什么演员的知识产权意识很重要?

一般来说,演员需要了解他们的知识产权,因为这是演员从工作中获得体面生活的手段。知识产权是他们的面包和黄油。但在一些国家,例如西方工业化国家,版权制度比其他国家更成熟,工作更有成效。令人遗憾的是,在阿拉伯地区缺乏知识产权意识,因此缺乏对知识产权的尊重。例如,在电视节目中,该地区的许多广播频道都会随意重新编辑电视节目,以提高广告收入。他们似乎认为,仅仅因为他们购买了一集电视剧,他们就能对它为所欲为,甚至让它在艺术上残缺不全。我很难过地说,人们根本没有意识到知识产权是演艺界从工作中谋生的重要手段。这种状况实在令人失望。情况正在改变,但进展缓慢。随着全球化的发展,世界变得越来越小,人们越来越有知识产权意识,但如果阿拉伯电影要发挥其全部潜力,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提高该地区的知识产权意识。

您希望看到近几年缔结的《视听表演北京条约》生效吗?

photo: Stills from the film Asmaa

我很想看到它生效,特别是在北非和中东地区。当它生效,就会确实增强该地区表演者的权利,并有助于确保他们在所有平台上使用其作品时都能获得公平报酬。但是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谈到知识产权时,演艺圈并没组织好。我们缺乏加强我们的立场所需的工会或知识产权知识。目前,知识产权法倾向于支持制片人和投资者的利益,而不是支持演员的艺术贡献。

人们越来越有知识产权意识,但如果阿拉伯电影要发挥其全部潜力,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提高该地区的知识产权意识,

Hend Sabry说。

因此,我们需要发展必要的基础设施,包括视听作品数据库,它们将使演员能够因其创作贡献而获得报酬。汇集和管理这些唱片是艰巨的任务,但如果我们要看到《北京条约》得到有效实施,此类基础设施的开发就是先决条件。

您为什么要成立制片公司?

Tayara是阿拉伯世界第一家数字制作公司。我们为更年轻、不太传统的观众创建了前卫在线视频内容。我们正在重塑阿拉伯世界的传统广告理念,并将在线广告和营销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

数字革命对阿拉伯电影有哪些影响?

现在讲还为时过早。目前向数字化过度对电视的影响要比电影更大。既然电影已将其确立为一种艺术形式,我相信它不会消亡。文学并没有因为电影而消亡,戏剧也是如此,它正在蓬勃发展。转向数字化无疑正在改变观众的习惯。今天,观众想要更多地控制他们观看的内容、怎么看(最好没广告)以及何时看。这就是为什么像Netflix这样的新平台正在蓬勃发展的原因。但是我相信它不会使阿拉伯电影消亡。现在讲还为时过早。目前向数字化过度对电视的影响要比电影更大。既然电影已将其确立为一种艺术形式,我相信它不会消亡。文学并没有因为电影而消亡,戏剧也是如此,它正在蓬勃发展。转向数字化无疑正在改变观众的习惯。今天,观众想要更多地控制他们观看的内容、怎么看(最好没广告)以及何时看。这就是为什么像Netflix这样的新平台正在蓬勃发展的原因。但是我相信它不会使阿拉伯电影消亡。

您想看到阿拉伯电影如何发展?

我对阿拉伯电影的未来非常乐观。幸运的是,有许多非常勇敢的男女电影制片人每天都在推动公众辩论的界限,并就新一代面临的议题提出新观点。阿拉伯世界面临许多挑战,幸好有越来越多的电影探索这些问题。因此我感到乐观。

我很想看到阿拉伯电影更多样化。当商业电影因其广泛传播而成为唯一的观看选择时,我们都失利了。我们需要不同类型的电影,因为观众非常多元化,我们需要满足不同的兴趣和喜好。更加多样化的电影意味着更多的选择和更丰富的电影景观。

您预见到哪些机会和挑战?

随着全球化的发展,世界每天都在变得更小,人们之间的联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密切。这里有真的机遇,因为人们可以查阅来自所有地区的内容。今天我们享有前所未有的观看可能。像Netflix和Icflix这样的新平台为中东观众提供了看哥伦比亚中篇小说、印度史诗和西班牙惊悚片的机会。同样,这些地区的观众可观看中东制片。所以这里有很大的机遇,可将阿拉伯电影带向全球舞台,并让越来越多的人喜欢阿拉伯电影。就挑战而言,阿拉伯世界的电影制片人倾向于避免我们应该谈论的问题。我们倾向于害怕公众舆论。所以我会说自我审查是我们最大的挑战。

为什么鼓励电影行业的多元化和包容性很重要?

多元化和包容性的文化非常丰富。它为探索不同的观点和视角创造了机会,并促进了文化间的了解。作为电影制作者,我们的作用是为观众提供探索不同观点和经验的机会,从而有助于促进人们之间有更多的宽容和理解。

“我们需要庆祝我们的成功以及阿拉伯电影业存在的所有了不起的女天才。这是支持女性演电影的最佳方式。” ——Hend Sabry (Photo: Claudia Wiens / Alamy Stock Photo)

您对有志从事阿拉伯电影事业的年轻女性有哪些建议?

不要为名或为钱、而是为了改变社会才进入电影领域。这样做是因为你相信某些你认为需要在大屏幕上表达并传达给数百万人的内容。令人遗憾的是,在我们的社交媒体驱动的世界中,许多人将对艺术及其表达的热爱与喜欢被拍照和出名混为一谈。

决策者和其他人能做哪些努力来鼓励更多妇女参与创新和创作?

他们可帮我们创造一个更有利的环境,使我们具备创新精神和创造力。

您如何选择您演的角色?你最喜欢您演的哪个角色?为什么?

我喜欢扮演与社会相关的角色。例如,我在喜剧I Want to Get Married中演的角色涉及20岁未婚女问题。在阿拉伯世界,有职业愿望并且不遵循母亲早婚脚步的女性承受着结婚的巨大社会压力。该连续剧获得了巨大成功。人们仍然在谈论它。它确实引起人们的共鸣。同样,在Asmaa,我扮演了一个妇女角色,她患有艾滋病/艾滋病病毒并与之抗争。

在电影界,谁是你的最大灵感来源?

很多演员给我灵感,其中男女演员都有。有些演员,比如著名的埃及女演员Yousra,她的长久职业生涯激励着我。其他人因扮演的角色而激励我。例如,我很喜欢阿拉伯电影的领头人Faten Hamama(演员Omar Sharif的前妻),因为她在1950年代和1960年代扮演的角色处理了社会和法律问题。她的作品及其引发的辩论有助于修改当时的离婚法。为此,我真的很尊重她。

下一步做什么?

六月份,我们将在突尼斯开始拍摄一部独立电影,我还要筹备明年在埃及发行的电视连续剧。

《WIPO杂志》旨在增进公众对知识产权和产权组织工作的理解,并非产权组织的官方文件。本出版物中所用的名称及材料的呈现方式,不意味着产权组织对于任何国家、领土或地区或其当局的法律地位,或者对于其边界或边界线的划分,表示任何意见。 本出版物不反映成员国或产权组织秘书处的观点。 提及具体公司或具体厂商的产品,不意味着它们得到产权组织的认可或推荐,认为其优于未被提及的其他类似性质的公司或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