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朗西斯·高锐谈知识产权的未来:机遇与挑战

九月 2017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产权组织)总干事弗朗西斯·高锐最近接受《WIPO杂志》的专访,就信息技术和生命科学的革命性发展开始对知识产权制度的前提和做法提出的考验,发表了对于未来的看法。

照片: a-image / iStock / Getty Images

今后,国际架构的形态及其治理似乎不可避免地将越来越受到技术的主宰。

总干事弗朗西斯•高锐

您认为知识产权制度面临的主要挑战是什么?

今天,我们看到技术不断涌现,将对现有的知识产权格局产生重大影响。尽管我们尚未充分了解这些技术的方方面面,但是可以预测知识产权行政管理、政策和治理将要面对的主要挑战。也可以预见,由于技术能力在全球各地存在巨大差异,发展将因此面临重大挑战。但是机遇与挑战总是如影随形。导致这些挑战的发展本身并不是负面的。我们只是需要试着去理解这些发展将如何影响现有的知识产权制度及其未来演变。

总干事弗朗西斯•高锐 (照片: WIPO/Berrod)

"今天,我们看到技术不断涌现,
将对现有的知识产权格局产生重大影响。"

是什么在驱动行政管理方面的挑战?

这与全球对知识产权的需求相关。随着知识产权日益成为知识经济的核心,对于知识产权的需求持续上升,并有望继续上升。以2015年为例,提交的专利申请是290万件,商标申请约600万件,外观设计申请是87万件。这些数字很惊人。管理这些不断上升的需求对于知识产权局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但是,新信息技术解决方案的采用,对于更好地应对这些需求,以及广而言之,应对知识产权行政管理程序,提供了新的机遇。

现有的知识产权制度是否切合需要?

现有的知识产权制度在很多方面都切合所需,但对于许多领域,仍需作出调整。人工智能(AI)和生命科学是科技发展的两个主要领域,由于它们涉及多个方面,因此对知识产权以及其他政策领域提出重要挑战。举例来说,人工智能就导致了技术和经济方面的问题,这些问题从为制造有用的人工智能系统提供激励,到导致就业流失,不一而足。特别是在生命科学中应用信息技术,将不可避免地出现伦理和治理的问题。因此,我们必须谨慎地思考,这些快速发展的技术对于知识产权制度及其行政管理将意味什么。

政策方面有何挑战?

政策方面的挑战,是全球化和技术变化的步伐不断加快这种双重作用的结果。这些力量共同作用,在剧烈而持续的动荡过程中,推动全球新技术的快速发展、吸收和使用。快速部署为确保所有国家从这些技术的传播和利用中获益提供了机会。在政策层面,这些发展已经通过建立多利益攸关方平台和其他伙伴关系等,前所未有地为合作创造了切实的机会。这样的机会将只增不减。

然而,形成政策的过程可能会显得相当困难,因为现有国际体系的初衷,并不是为了应对我们面对的这类快速变化和撼动根本的问题。

如何能够克服这一政策制定方面的挑战?

一种方法可能是由国际社会创造一个无风险的联合商议的空间,各国可以在此自由参与无约束力的讨论。这将创造机遇,使世界各地可以更均衡地了解这些撼动根本的科技进步对知识产权制度的影响。要想对此有所了解,我们需要向那些技术制造方——企业和创新部门——开放这个空间,这样讨论才有意义,并能传递信息。多利益攸关方的参与至关重要,有助于厘清现有知识产权制度的作用,查明激励和保持这些技术发展所需的经济刺激。

这种方式为改善现有的国际体系架构、加强全球合作和为更有效地制定知识产权政策提供支持,都提供了巨大的空间。

您还提到了一项制度挑战,这涉及什么?

这是一项越来越大的挑战,涉及到现有知识产权制度赖以建立的根本透明度原则。我来解释一下。任何人只要满足一定条件,都可以寻求专利、商标、外观设计或其他知识产权权利。其中一个条件涉及公开披露关于新技术、新产品或新服务的一定信息,这样别人就能查清谁拥有一种技术、产品或服务,以及相应权利的范围。这种做法的目的是协助有效地交换和使用这些权利,为技术发展、企业壮大和社会进步提供支持。透明度一向是知识产权制度的基石。但是,传统上由公共部门执行的功能私有化的趋势,和诸如区块链(广义上讲,它提供了一种安全的记录方式)之类的新技术的兴起,很可能进一步模糊公共领域和私营领域之间的界限。

(照片: WIPO/Berrod)
“我们面临的很多问题本质上都有多个维度,
它们一起为治理提出了巨大的挑战,”高锐先生指出。

确切地说,这些趋势将会怎样考验现有知识产权制度的透明度?

知识产权局的一项传统功能是保留与知识、技术和文化作品有关的财产权利的公共记录。尽管区块链这样的技术可以提高系统的有效性和安全性,但它是通过私有技术而不是公共注册来实现的。在版权领域已经开展了很多与区块链相关的试验,不难预见它将在知识产权许可的所有领域得到应用。我们要注意,利用区块链技术,私营部门可以成为辅助记录保存方;同时也要考虑,这将对知识产品的市场透明度造成什么影响。这些技术的使用会提高知识产品的市场效率吗?它会改善知识产权权利管理体系吗?它确实有巨大的潜力来这样做。

您预测现有的知识产权权利会被重新定义吗?

今天,随着大数据大行其道,加之我们在走向物联网,海量的数据正在产生。其中大量数据是在知识产权制度传统类别之外的。这就是为什么研究人员越来越倾向于用商业秘密保护他们的竞争前实验室成果的原因之一。我们还看到像Facebook和YouTube这样的主要在线平台正在因其活动创造海量的宝贵数据。这给了它们,以及事实上所有持有这种数据储备的各方一个重要的经济机会。但是,围绕这些数据(传统意义上的)所有权,涌现出很多复杂的问题。这些问题还触及隐私和安全问题。举例来说,谁拥有个人的数据,或因个人的存在而产生的数据?我们是否需要重新定义与这些数据相关的所有权及其相伴的权利和义务?

新技术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被研发出来,并在全球传播。主要挑战是确保所有国家从这些技术的快速传播中获益……

虽然对于传统的知识产权类别之外的数据类别进行某种重新定义看起来不可避免,对于现有知识产权权利的任何重塑仍将取决于政策制定者想要取得的目标。例如,如果目标是促进数据收集和利用,以增进对人类健康的了解,那么政策制定者将需要考虑一系列问题。现有的知识产权安排是否为促进这一目标提供了正确的激励措施?是否需要额外的激励措施?抑或市场上是否有足够的激励措施?“数据收集者”的行为是否需要得到规制?管理商业秘密的法律涵盖了其中一些问题,但确有必要围绕这些不断变化的问题展开思路。

高锐先生设想应用诸如区块链等新兴技术,来确保知识产权许可的所有领域中的交易和记录保存安全。 (照片: a-image / iStock / Getty Images)

未来有什么发展方面的挑战?

世界存在着很大的不对称性。一方面,发达经济体正在投入数万亿美元用于研发;另一方面,中低收入国家和转型经济体正在以极少的资源面对无数的一线需求。与此同时,新技术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被研发出来,并在全球传播。主要挑战是要确保所有国家都从这些技术的快速传播中获益,并且技术能力方面存在的巨大差异不会加剧。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需要审慎关注。

这些挑战对于知识产权全球体系的治理有什么影响?

我们面临的很多问题本质上都有多个维度,它们一起为治理提出了巨大的挑战。创造这些巨变的技术是跨学科的,触及知识产权、伦理、隐私、安全、生物安全等,但是目前的国际组织架构并非旨在解决我们面临的这些多维度问题。目前,各个组织倾向于聚焦单个问题,例如卫生、知识产权、劳工或贸易。另外政策讨论往往仅受国家驱动。可以在国家层面上解决问题,但在双边或复边层面、或在利益趋同的地区集团内进行更为广泛的讨论常常有利无弊。再推而广之,还可以在国际层面上讨论这些问题。今后,国际架构的形态及其治理似乎不可避免地将越来越受到技术的主宰。可以预期,治理体系设计的任何改变都将充满普遍性、平衡性和机会等广泛持有的价值观,尽管如此,我们仍要仔细思考国际社会怎样才能有效地应对这些迅速并且有可能触及根本的发展态势。一个全新的世界正在形成,我们可以期待一场非常不同的游戏。

什么是处理这些问题最适当的论坛?

问得好。也许需要一个新的组织来解决这些问题,抑或我们现有的组织之间需要加强合作。只有当需求不能得到满足时,才应创立新的组织。所以必须考虑,应当在哪里就这些问题开展适当的讨论。

您如何看待围绕知识产权不断变化的公开辩论?

近年来,我们可以看到公众参与度得到了极大提升,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互联网,它为使用者和知识产权问题建立了直接联系。这一状态可能会持续。

但是,知识产权有成为其他问题的战场的趋势。以围绕1988年哈佛大学被授予肿瘤鼠专利的争议为例。人们不可避免地将关注点放在权利问题上,因为专利申请的公布通常是新技术的首次公开表现形式。但在现实中,更为根本的问题是,研究人员能够操纵高等生物,这是否可以接受或者是否可取。今天,我们看到在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应用方面也出现了类似的现象,这一技术应用提高了操纵所有生物的能力,对卫生、农业和工业生物技术具有重大影响。

您对未来乐观吗?

总体来说,是的。成败与否关系重大。我们需要磨练自己的风险管理技术。

关于“肿瘤鼠”专利

1988年,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授予了全球首个高等生命形式专利(专利号:4,736,866)。该专利是哈佛医学院的研究人员为所谓的“肿瘤鼠”研发的,权利要求是“一种非人类转基因哺乳动物,其生殖细胞和体细胞含有引入该哺乳动物的重组活性癌基因序列”。这一发明被视为了解癌症和研发更有效治疗方法的一个重要进展。但是,它也提出了深层伦理问题,在美国和其他很多司法管辖区就向高等生命形式授予专利的可取性引发了激烈辩论。

《WIPO杂志》旨在增进公众对知识产权和产权组织工作的理解,并非产权组织的官方文件。本出版物中所用的名称及材料的呈现方式,不意味着产权组织对于任何国家、领土或地区或其当局的法律地位,或者对于其边界或边界线的划分,表示任何意见。 本出版物不反映成员国或产权组织秘书处的观点。 提及具体公司或具体厂商的产品,不意味着它们得到产权组织的认可或推荐,认为其优于未被提及的其他类似性质的公司或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