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全球创新指数(GII)获得性别视角

12-01-2016

自创办以来,《全球创新指数》2015年版首次纳入了一项与性别相关的指数。我们对WIPO经济学与统计司高级经济学干事萨沙·温施-樊尚进行了访谈,以了解更多信息。

这是首次在“全球创新指数”中纳入一项与性别相关的指数,请问如何、为何在《2015年全球创新指数》中纳入这一指数?

Launch of the GII 2015
2015年GII发布(图片:WIPO,Jim Winslet)

人们很有兴趣更好地了解女性——尤其是女性研究人员和企业家——的创新作用和所做贡献。经济学家和创新研究学者正在致力于改进这一主题的证据基础。决策者反之热衷于最大限度地利用女性驱动的创新并解决潜在的性别失衡问题。

为反映这一关注,全球创新指数(GII)团队多年来都在考虑是否将一项与性别相关的变量纳入GII。对此面临三个障碍。

首先,衡量女性对创新贡献的大量度量标准仍在形成初期。女性在不同领域所占比例的数据可见于:

  • 教育统计数据,例如女性在理工科毕业生中所占的百分比;
  • 劳动力统计数据,例如女性在劳动力中所占的比例;或者见于
  • 更多传统的研发统计数据,例如女性研究人员的比例。

然而,相比之下,关于女性创新者的数据更难以获得。即使是女性专利申请人或女性企业家的比例通常也难以从官方来源获得。此外,就其本身而言,上述所有指标都不能充分体现女性在国家层面创新中的作用和贡献。

其次,由于GII涵盖140多个国家,用于估算女性创新贡献的数据需要具有相当广泛的国家覆盖面。这基本是上述现有的与性别相关的指数都无法做到的。

第三,当在GII中纳入一个新的变量时,需要清楚地认识到纳入这项变量将对国家排名带来什么影响。很多人似乎都赞同,目前女性在理工科毕业生、专利权人或企业家中所占的比例太低。尽管如此,女性在以上任一指标中占有的最佳比例几乎不为人知。默认值是假设性别平等(50%),由此得到的均等机会和更多元化是理想选择。然而,这种假设并没有足够的证据作为支撑。

尽管存在这些局限性,但现在是时候开始在GII中关注性别与创新主题了。以我们的经验来看,在GII中纳入创新主题和变量有助于吸引更多对于重要创新专题的关注。这样一来,就能开展更细致的分析工作和辩论,将手头的研究专题推向深入。这也会鼓励统计界更快速地制定适当的度量标准。最后,这一全球排名还显示了各国在新变量方面的表现如何。

新指数的名称是“高学历就业女性”,能否进一步说明一下它究竟显示了什么?

GII团队决定纳入一项度量标准,用于体现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在劳动力总数中的占比。为此,我们考虑了高学历就业女性在劳动力总数中的占比。在GII中,此数据项作为评估国内整体商业成熟度的度量标准组合的一部分,补充了其他涉及知识劳动者的数据项。我们对数据进行分析,并与国际劳工组织的同事合作,以纳入这个数据项。

这个数据项确实产生了一些很有意思的结果。在一些国家中,大约有三分之一或者四分之一的劳动力由高学历女性构成。这一结果不仅出现在诸如立陶宛这样的很多东欧国家,以及诸如俄罗斯这种历史上女性劳动力参与比例很高的其他一些国家,在诸如北欧国家(芬兰、瑞典和挪威)等其他高收入国家也是如此。

 

(图片:WIPO)

遗憾的是,即使是这样一项基础指数,在141个GII国家中也有50多个国家无法提供,其中包括一些高收入国家。我希望这种情况将很快有所改变!

在《2016年全球创新指数》中,预计在性别相关方面有什么进一步发展?

在2016年版GII中,我们将继续试用上述指数,并进一步提高其覆盖面。重要的是,我们在向各种国际论坛、统计界提供全球创新指数,以及去各国出差时,将继续强调需要更好、更容易获得的性别与创新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