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日至2020年9月30日,高锐作为总干事领导产权组织。

2020年全球创新指数:谁为创新出资?

2020年9月

凯瑟琳·朱厄尔,产权组织出版物司

2020年版全球创新指数(GII)于9月初在瑞士日内瓦发布,揭晓各国创新表现最新全球排名。全球创新指数现已是第13版,旨在帮助政策制定者了解如何鼓励创新,支持本国社会经济发展目标。在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引发经济动荡的背景下,2020年版全球创新指数探讨谁为创新出资的问题。产权组织高级经济学家、全球创新指数报告编辑之一萨沙·温施-樊尚先生,对部分主要研究结论进行了介绍。

2020年全球创新指数排名的启示?

瑞士、瑞典和美国继续领跑创新排名 pdf。大韩民国(排名第10)首次打入前十名。中国(排名第14)仍然是GII前30名经济体中唯一的中等收入国家,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排名第34)今年首次进入前35名。同样,印度(排名第48)和菲律宾(排名第50)也首次进入前50名。2014年以来,菲律宾的排名不断进步,提升50位,值得关注。

过去七年,中国、菲律宾、印度和越南的排名进步最为显著。

尽管区域创新鸿沟依然存在,但包含指标十分广泛的2020年全球创新指数显示,一些新兴经济体的创新表现相当出色。例如,泰国和马来西亚分别在商业研发和高科技(净)出口方面排名第一;博茨瓦纳和莫桑比克分别在教育支出和创新投资方面排名第一;以占贸易总额的比例计,墨西哥成为世界最大的创意产品出口国。

危机对创新的影响将取决于复苏的情况以及现有商业和创新做法及政策。

此外,25个创新表现优于当前发展水平预测的经济体中,有8个来自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有趣的是,印度、肯尼亚、摩尔多瓦和越南已经连续十年跻身于此类“创新成就者”之列。

GII 2020还显示,在科技集群方面,创新主要集中在一些高收入国家和中国。东京-横滨(日本)再次成为表现最好的集群,其次是深圳-香港-广州(中国)、首尔(大韩民国)、北京(中国)和圣何塞-旧金山(美国)。

今年的全球创新指数为何侧重于创新出资?

确保获得可持续资金来源的能力对世界各地的创新者来说是永恒的挑战,而且由于当前的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变得格外困难。从产品、服务或技术的概念化到其商业化及之后的发展,融资在创新周期的每一个阶段都发挥着作用。

大流行之前,一些新的行为体,如主权财富基金和非营利组织等,开始进入创新融资领域。虽然公共计划仍然是创新融资的重要手段,但也出现了各种新的融资机制,如知识产权市场、众筹和金融技术解决方案。这些新的趋势目前因危机而暂缓,不会就此收场,恰好可以深入研究。

按全球研发开支最高的机构占比衡量研发支出排名靠前的行业,2018-2019年

资料来源:GII 2020,第4页

2019冠状病毒病危机对于创新有何影响?

要理解对创新的影响,首先必须思考2019冠状病毒病危机爆发的背景。2019年全球创新指数对于全球创新的预测非常振奋人心。

过去十年中,全球平均创新支出的增长速度超过全球经济的增长速度,而全球经济尚未完全从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中恢复过来,风险投资处于历史最高水平,全球知识产权申请量每年都达到新的高度。除此之外,我们看到,全球范围内出现极其强烈的政治决心,为支持国家社会和经济发展目标促进创新。全球创新格局呈现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就在此时,全世界受到2019冠状病毒病的重击。

风险投资和其他创新融资来源确实可能供应减少,特别是对于研究视野较为长远的企业。这种下降有可能对今后重大突破性创新的发展产生负面影响。

经济学文献告诉我们,2019冠状病毒病危机预期会对创新产生严重负面影响。从历史上看,大流行之后的创新投资总是持续低迷。像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等经济衰退时期一样,研发和其他创新支出在2020年可能会下降。

然而,危机对创新的影响将取决于复苏的情况以及现有商业和创新做法及政策。过去的危机对各行业和各国的影响各有不同,某些行业某些国家的创新水平提高了。今天也有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实际上,冠状病毒病已经在催化创新,尤其是卫生部门争相研制疫苗和其他冠状病毒病相关疗法和诊断方法,投资数量之大前所未有。

目前企业的研发投资情况如何?

2020年全球创新指数显示,研发支出高度集中于全球数千家以研发为基础的企业——研发支出排名前2,500家企业承担的企业出资研发工作占到世界总量的90%以上。对于大多数这样的企业来说,创新是商业战略的核心。

哪些行业面对危机复原能力更强?

在数字化进程的支持下,ICT(信息和通信技术)和软件行业可能会恢复收入和研发的增长。制药和生物技术企业争相寻找冠状病毒病有效治疗方法,在目前的情况下也可能取得强劲业绩。替代能源行业也是如此。

乐观主义者认为,这些研发密集型行业有助于避免中长期出现研发快速衰退。虽然企业受到2019冠状病毒病相关经济封锁的打击最为严重,尤其是那些经营家庭用品(零售和批发)的企业、旅游休闲(包括餐馆)企业,以及创意领域专业人士(包括音乐会场地和艺术家),但在正规创新支出方面一般而言它们并非主力。

各行业研发支出最高的企业,2018-2019年

资料来源:GII 2020,第4页

对创新融资的预期影响是什么?

与2009年全球经济危机不同,好消息是目前的状况并非由金融或银行部门的危机造成。坏消息是,企业尤其是初创企业依赖的风险投资相关指标显示,创新投资的资金来源渐渐枯竭。

初步证据表明,风险厌恶程度的上升正在限制年轻企业获得资本的机会。风险投资和其他创新融资来源确实可能供应减少,特别是对于研究视野较为长远的企业。这种下降有可能对今后重大突破性创新的发展产生负面影响。

与此同时,受到风险投资青睐的主要高收入和快速增长的新兴经济体,如美国和中国,可能会迅速反弹。对创新的需求依旧强烈,资本也迫切追求回报。例如,今年早些时候,中国的风险投资交易因大流行减少了一半左右,但现在已经强劲反弹,催化了在线教育、大数据、软件和机器人领域的创新。

刺激投资、释放未来增长点以及鼓励追求长远目标的政策措施,对于未来发展至关重要。

政策制定者采取了什么措施来减轻当前危机对创新的影响?

大多数高收入和中等收入经济体的政府正在制定一揽子紧急救助计划,以缓解封锁和即将到来的经济衰退的影响,防止国民经济短期和中期的损失。迄今为止这方面的拨款估计已达9万亿美元。

然而,总的来说,这些措施还没有明确针对创新和初创企业的融资。事实上,许多初创企业不符合现有计划的要求,或者即使符合要求,也难以获得救助。但以欧洲为主的一些国家正在设立特别基金来支持初创企业。例如,法国已拨款8000万欧元用于弥补初创企业面临的创新融资缺口。同样,瑞士向面临大流行相关现金流问题的初创企业提供了1.54亿瑞郎贷款。

从长远来看,政府应该关注什么?

躲过封锁的最坏情况之后,即使面临更高的公共债务,政府也必须采取前瞻性的创新战略。如果不能扭转创新支出下降的趋势,长期增长的机会将会减少。

2009年全球经济危机之后,各国政府实施了鼓励增长的政策,其中包括刺激创新和创新融资的措施,结果实力变得更加强大。一些国家的关注点已经开始从控制转向复苏。例如,美国和中国正在考虑追投大量刺激资金,用于建设基础设施和促进创新。

躲过封锁的最坏情况之后,即使面临更高的公共债务,政府也必须采取前瞻性的创新战略。

刺激投资、释放未来增长点以及鼓励追求长远目标的政策措施,对于未来发展至关重要。由于大流行影响经济的程度在各行业和各国之间并不平衡,循证决策对于更好地理解这些影响将变得更加重要。

《WIPO杂志》旨在增进公众对知识产权和产权组织工作的理解,并非产权组织的官方文件。本出版物中所用的名称及材料的呈现方式,不意味着产权组织对于任何国家、领土或地区或其当局的法律地位,或者对于其边界或边界线的划分,表示任何意见。 本出版物不反映成员国或产权组织秘书处的观点。 提及具体公司或具体厂商的产品,不意味着它们得到产权组织的认可或推荐,认为其优于未被提及的其他类似性质的公司或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