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快速变化的环境中应对恶意注册域名的问题

2019年12月

约翰·麦克尔韦恩,合伙人和克里斯托弗·卡萨瓦尔,律师,美国南卡罗来纳州查尔斯顿 Nelson Mullins

20世纪90年代末的“.com”热潮带来了互联网的商业化,并推动了域名系统的扩展。然而,这些积极的发展也引发了域名抢注问题——恶意注册域名,尤其是知名商标,以期通过转售获利。

统一域名争议解决政策(UDRP)非常成功地解决了域名抢注问题,在这项政策实施20周年之际,我们探究了它的缘起和有效性,及其在今后一段时间中可能出现的发展演变。

在过去20年中,产权组织设计的统一域名争议解决政策被证明是保护品牌所有人权利和建立消费者对全球电子商务信心的非常成功和有效的在线工具。

UDRP的缘起

由于认识到域名抢注对消费者信任以及对互联网安全、安保和稳定构成的威胁,美国政府在20世纪90年代末要求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产权组织)就域名和商标问题进行一项咨询研究,并制定打击相关网络滥用的建议。 pdf 产权组织的建议最终落地成为UDRP,该政策已被证明是保护品牌所有人权利和建立消费者对全球电子商务信心的非常成功和有效的在线工具。

1999年4月,产权组织向当时新成立的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 (ICANN) 提交了一份报告,建议采用快捷、有效、合算和统一的程序来解决域名抢注问题。产权组织的报告还提供了关于注册人联系信息的前瞻性建议,这是ICANN在欧洲联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实施后才着手解决的一个问题。在产权组织报告发布后的六个月里,ICANN社群通过其多利益攸关方政策制定过程对产权组织的拟议政策做了一些细微的修改。

解析UDRP

UDRP要求申诉人具备三个要素:

  • 域名与申诉人的商标混淆相似;
  • 注册人对域名没有权利或合法利益;及
  • 域名已注册并被“恶意”使用。

申诉成功的UDRP申诉人可以选择将争议域名转移到其控制下,或者撤销该域名。1999年10月,ICANN董事会批准UDRP成为一项具有约束力的“共识政策”(这意味着注册管理机构和注册服务商必须对所有由ICANN管理的域名实施UDRP,如“.com”)。一个月后,产权组织仲裁与调解中心成为第一个获得认可的UDRP争议解决服务提供商。1999年12月,首个域名案件被提交给产权组织仲裁与调解中心。

前20年:趋势和挑战

首个域名案件是由世界摔跤联合会针对worldwrestlingfederation.com提出的。在接下来的12个月中,产权组织仲裁与调解中心处理了1,857个域名案件。十年后的2010年,它管理了2,696个UDRP案件。除了2013年案件数量略有下降之外,向产权组织仲裁与调解中心提交的域名案件数量逐年增加。2019年,产权组织仲裁与调解中心预计处理约3,600个案件,这是自1999年UDRP启动以来最大的年度案件处理量。

UDRP的成功及其在全球范围内的认可度毋庸置疑。到目前为止,它已为世界各地的品牌所有人所使用,他们向产权组织仲裁与调解中心提交了45,000多个案件。从一开始,使用UDRP的大多数申诉人居住在美国、法国、英国、瑞士和德国,这五个国家位居前五位。

2019年,美国占向产权组织仲裁与调解中心提起申诉的品牌所有人(“申诉人”)的32%。同样,这些案件的大多数被申诉人(即对作为案件标的的域名进行注册的个人或实体)居住在美国,其后是中国、联合王国、西班牙、法国和澳大利亚。在2019年产权组织UDRP相关案件中,26%的被申诉人来自美国。

事实证明,对于品牌所有人来说,UDRP在打击不良分子以各种不同的新型方式在网络中滥用商标权方面是灵活而有价值的工具。事实上,当UDRP在20世纪90年代末被采用时,品牌所有人在过去二十年中必须努力解决的一些特定问题并不存在。二十年后,UDRP继续为域名所有人提供公平的程序来处理这类滥用行为。

重要的是,UDRP宽泛、全面的内容足以制定一套判例法来处理新出现且不断演变的滥用情形。例如,在具有重大影响的Oki Data案(产权组织案卷号D2001-0903)中处理了分销商涉嫌采用“上钩调包”诱售法的问题,其中规定了一项测试,以确定经销商在域名中使用商标是否可以认定为善意的合理使用。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越来越多的人试图货币化和转售域名,这些域名因品牌特有的商誉而具有价值,但注册人对所涉及的品牌并不拥有权利,他们只是“持有”这些域名,而并不存在活跃的网站。在具有重大影响的Telstra诉Nuclear Marshmallows案(产权组织卷宗号2000-0003)中处理了这一“被动持有”问题,在判断恶意时考虑了总体情况(即商标所有人显然是被瞄准的对象)。

UDRP还提供强有力的言论自由保护,并显然与涉及声称言论自由的案件互为平衡,在此类案件中,言论自由实际上是赚取商业利益的借口,例如涉及<walmartcanadasucks.com>的案件(产权组织卷宗号D2000-0477)。

新出现的域名问题

品牌所有人和互联网用户当前要应对滥用域名以进一步销售假冒产品、网络钓鱼和欺诈等问题。2019年,向产权组织仲裁与调解中心提交的域名案件中,16%涉及网络钓鱼,8%涉及涉嫌欺诈,近6%涉及销售假冒商品或服务。在与假冒产品有关的案件中,三分之二涉及时尚、零售和奢侈品行业。银行业是欺诈和网络钓鱼的主要目标,分别占2019年产权组织仲裁与调解中心所处理案件的21%和34%。

此外,开发和实行域名注册隐私和代理服务(允许域名注册人将其联系信息保密的服务)尽管具有明显的优点,但也助长了不良分子能够在互联网上轻松实施其滥用行为。2004年,在产权组织仲裁与调解中心处理的域名案件中,不到5%的案件涉及隐私代理服务。到了2011年,在提交给产权组织仲裁与调解中心的域名案件中,近30%涉及隐私代理服务。接下来在2018年,随着欧洲联盟《全球数据隐私条例》(GDPR)相关的隐私规定的实施,产权组织仲裁与调解中心涉及此类服务的案例增加了近45%。

在瞬息万变的网络环境中,UDRP已经证明了其在应对品牌所有人所面临的新出现网络问题时所展现的复原力、适应力和能力。它仍然是维护消费者信任、保护消费者免受不良分子网络侵害以及维护互联网安全、安保和稳定的宝贵工具。

未来

展望未来,第一个重要的里程碑是ICANN即将对UDRP进行审查。2020年,一个ICANN工作组将开始研究UDRP以及ICANN创建的其他权利保护机制(RPM)是否“皆达到了创建这些机制的目的,或者是否需要[改进],包括澄清和统一政策目标”。

在品牌保护方面,ICANN的UDRP审查可能会应要求对一些变化进行考虑,包括是否:

(i) 将恶意注册“和”使用要素改为恶意注册“或”使用——解决已有域名公开侵犯新品牌的情形;

(ii) 实行“败诉方付费”政策(类似于欧洲联盟在商标异议和撤销程序中的做法);

(iii) 建立由产权组织管理的UDRP上诉程序。现行制度要求向有管辖权的法院提起上诉,这需要大量时间和金钱;及

(iv) 禁止屡犯者在此后注册域名。

其他建议考虑的议题包括增设诉讼时效的规定,包括仲裁前的调解期(例如,通过这种做法可以在不收回域名本身的情况下删除偶尔出现的侵权链接),以及允许更长的期限来回应对方的判定侵权的主张。

无论个人对UDRP有着怎样的看法,关键的一点是负责对UDRP进行审查的ICANN工作组必须意识到对有着20年判例法的法律文书进行非常规或即时调整的风险。变化可能是积极的,但由于这关系到消费者对互联网的信任,工作组必须充分了解情况,避免20年来的优秀工作付诸东流。

人工智能产生效率增益的潜力

在未来数年中,基于人工智能的技术有可能被用于提高这一仲裁过程的效率。例如可以以《产权组织概览3.0》 pdf(UDRP案例法摘要)为基础开发一种算法,用于识别常见的案件事实或潜在的侵权域名。类似工具已被用于其他领域,如自动商标检索。人工智能还可以用来分析和衡量其他客观的“恶意”指标。例如欧盟注册管理机构EURid正成功地利用人工智能开发能够主动检查域名注册数据的工具,以甄别可能出于侵权或非法目的注册的域名。根据EURid人工智能计划的报告,到目前为止,识别恶意域名注册的准确率已达到92%。

更广泛适用的潜力

UDRP是解决互联网商标滥用问题的首次尝试。现在的一个重要问题是,是否有可能利用在UDRP下发展起来的知识、专长和程序来解决其他类似争议。

旨在处理违反某些法律或平台服务条款的行为(前者如版权侵权)的通知和移除程序是有效但生硬的工具。此外,此类程序的相关内部决策过程不透明,导致在平台知识产权政策适用方面实际上或被认为缺乏可预测性。

一种类似于UDRP的快速高效的争议解决程序可以帮助处理包括虚假新闻在内的社交媒体违规行为;社交媒体处理侵权行为(例如你的脸书商业页面名称);涉及商标假冒的网络钓鱼或其他欺诈行为;或版权、诽谤以及与网络平台上所发布内容有关的其他服务条款违规行为。

利用轻仲裁程序的模式(如已经过时间检验且成功的UDRP,其判例法正文载于《产权组织概览3.0》)来处理这些类型的争议,通过适用一套统一的规则,正当程序和透明度可得到保障。这样一种模式将为所涉及的各方提供可预测性和稳定性——互联网用户、平台和在线企业都可从中受益。

《WIPO杂志》旨在增进公众对知识产权和产权组织工作的理解,并非产权组织的官方文件。本出版物中所用的名称及材料的呈现方式,不意味着产权组织对于任何国家、领土或地区或其当局的法律地位,或者对于其边界或边界线的划分,表示任何意见。 本出版物不反映成员国或产权组织秘书处的观点。 提及具体公司或具体厂商的产品,不意味着它们得到产权组织的认可或推荐,认为其优于未被提及的其他类似性质的公司或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