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穿戴技术的缤纷新世界:对知识产权有哪些启示?

2014年6月

作者: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执行研究干事Emma Poole

可穿戴技术既代表最新的技术潮流,也是历史最悠久的技术潮流之一。自从彼得·亨莱茵(Peter Henlein)等钟表匠在十六世纪开发出怀表以来,我们一直都佩戴着各种具有功能的物件。目前,穿戴技术已经发展成包括多功能手表、计步器、心率监测器和GPS追踪设备在内的产业,有人估计其产值在五年内可达到420亿美元,在营销、零售、健身和医药领域具有带来革命性转变的前景。本文探讨在该产业成熟过程中可能会产生的一些知识产权问题。

什么是可穿戴技术?

可穿戴技术包括穿戴式电脑或设备、增强现实(AR)和虚拟现实(VR)等创新技术。目前的可穿戴技术市场由少量设备主导:智能眼镜、手表和运动手环,其中很多产品通过各种应用与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相互配合,跟踪用户的睡眠、健康和活动情况,形成了“自我量化”的潮流。德勤将这一产业描述为“大众化小众市场”,光今年的产值就将达到30亿美元。

2014_03_art_2_1
谷歌眼镜是一款可佩戴的电脑,配有微型液晶显示屏。该款产品由语音启动,用户可通过设备侧面的触控板切换菜单。它支持的应用越来越广泛,包括拍照、拍摄视频、上传文件、网上检索和发送电邮。但是其用途引发了对隐私和安全的关切(图片:Google)。

初期的知识产权问题

可穿戴技术领域的“知识产权军备竞赛”已经拉开帷幕。目前,第一起专利诉讼案正在美国开展,涉及阿迪达斯质疑安德玛的MapMyFitnesss应用;谷歌等技术公司正在收购和发展专利军械库。仅在2013年,谷歌被授予的美国专利超过2,000项,几乎在以往所获专利总数的基础上翻番,其中一项专利为“视线追踪系统”。

可穿戴技术行业还处于发展初期,但会带来一些知识产权挑战。然而,今后的发展看起来有可能会重复移动和半导体行业创新所建立的模式。如果是这样的话,已授专利的范围和质量可能会引发关切。在美国,低质专利的效力问题正在推动着激烈的辩论并面临改革。另一方面,可穿戴技术的行业标准将受到国家和国际层面上(如美国和欧洲)在标准必要专利以及公平合理与非歧视(FRAND)许可协议方面近期发展的影响(见框图内)。如果更多的国家效仿德国和新西兰,质疑软件的可专利性,那么各种困难也会随之出现。

关于FRAND

行业标准的建立是为了确保不同公司所生产设备的兼容性和互操性。通过这种做法,对于实施某种特定标准必不可少的一项技术的专利必须按公平合理与非歧视(FRAND)的条款许可给第三方。这样的许可条款旨在促进标准化技术顺利地得到广泛传播,同时保持公司创新并参与标准化进程的动力。

同样,该行业内商标的使用也会产生富有挑战性的问题,特别是在如何处理不同司法辖区相互竞争的商标、虚拟环境下的品牌建设以及在不断扩展的域名系统中的商标执法等方面。

设计:外形与功能的融合

从传统上看,知识产权在设计和专利法之间进行了清晰的区分,但可穿戴技术可能将这一界限完全推翻。史蒂夫·乔布斯曾对设计发表如下看法:“设计不仅是外观和触感,而是如何发挥作用。”技术界和时尚界日益加强的相互影响最直观地彰显了可穿戴技术中外形与功能的融合。技术公司招聘了资深的时装界高管(苹果最近将时尚品牌伊夫圣罗兰的Paul Deneve以及博柏利的Angela Ahrendts招至麾下),两大业界形成了协作伙伴关系来设计功能性时尚,谷歌与雷朋和奧克利的伙伴关系以及苹果与耐克+平台和设备的协作就是明证。现有产品包括智能珠宝和由导电纤维构成的“智能”运动装,这些产品可以在不是离得太远的情况下与其他设备交流或确定产品的真实性。

2014_03_art_2_3
可穿戴技术最广泛地运用于旨在监测、追踪和记录身体运动的产品。耐克是最早采用这一技术的公司之一,于2006年引入了Nike+iPod运动套件。此后,其产品线进一步扩展,包括iOS和安卓应用、一款多功能GPS手表和耐克运动腕带(图片:Nike, Inc.)。

这些新发展会受到在服装和鞋类三维设计国际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现存不确定性和差异的影响。对未注册设计及虚拟设计保护的不明确也可能会影响该行业的创新,但现有的知识产权保护形式(如商标或专利)可以很好地填补这一空白。

下个阶段:拓展生活

可穿戴技术在市场上要掀起的下一波浪潮将由融合了增强现实技术或虚拟现实技术的设备组成。这两种技术都涉及电脑生成的环境:在增强现实中,环境被叠加在现实世界中(如谷歌眼镜);在虚拟现实中,用户沉浸于这一环境(如虚拟现实头盔Oculus Rift)。

增强现实设备有助于改进顾客服务或物流的效率、安全和生产率,并可由医生用于诊疗或手术。大多数早期的虚拟现实设备的设计初衷是创建游戏环境,但以后发展的功能可支持我们跨洲聊天或专家与远程设备交互,实施远程手术、拆弹或探索无法抵达的地域。

第二屏幕与个人广播

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都为消费者体验内容提供了全新的方式。虚拟现实设备可支持用户虚拟参与体育比赛、音乐会或大学讲座等现场活动,从而给广播带来根本性改变。在佩戴增强现实设备时观看任何电视节目可在设备上呈现相关内容(类似于为用户提供相关内容的移动电话应用“第二屏幕”体验)。阅读书籍或电子书籍可触发检索功能或提示词典应用。

这些与创意内容进行交互的新方式可能会对版权制度产生严重的影响。任何电影或节目都可用不惹眼的方式记录或网上直播。监控相关内容传播所涉版权将成为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虚拟侵权仍会难以追踪;并且侵权证据甚至更难获取。在任何人任何时间都能录下任何内容的情况下,合理使用或合理交易的概念也会变得棘手。

 

2014_03_art_2_2
美国Rest Devices生产的Mimo Baby智能婴儿连体衣是一款穿戴式婴儿监控产品,耐用的传感器与布料融为一体,使父母随时掌握婴儿的各项生理指标,如呼吸、活跃水平和皮肤温度(图片:Rest Devices)。

模糊身体与技术的界限

可穿戴技术还会模糊人体和技术之间的界限。残障人士使用辅助技术(包括像艾米·穆林斯这样的运动员使用的先进假肢以及人工耳蜗的变革性发展)推动了有关使用技术增强人类能力的持续讨论。随着新设备越来越成为我们的永久组成部分(如戴在头上的索尼智能假发或摩托罗拉计划开发的包含身份验证密码的“贴纸类”纹身),新的可能性出现了。例如,使用遥感器追踪易受伤害的人,如儿童或痴呆症患者,或使用地理定位数据进行公共卫生或社会学分析。

在使用一直随身佩带的技术方面还有一些问题,如可穿戴设备的人脸识别能力对隐私的影响以及安装在我们身体内部的技术对安全的影响。在可穿戴设备里使用触感技术会模糊虚拟和实际触觉的边界,由此可能产生更复杂的问题。

针对这些设备开发的新交互方式会带来相应的知识产权问题。手势是使用技术的一个重要方面(如用手指捏和滑动);目前已经有公司提交了专利和商标手势的申请。可以想象这一全新创意内容的生成有可能发展成有利可图的业务——手势设计者可能会很快致富。

了解和帮助——提供完美的信息以获取完美的建议

可穿戴技术从观测我们的设备发展为使用观测数据为我们提供定制建议(或进行针对性营销)的时候将充分发挥其潜能。由此产生的机会是非凡的:设备将引导我们去会场;提高我们的生产率;提醒我们注意安全威胁;释放药物、管理疼痛并恢复心脏跳动。设备还将与不断扩展的物联网实行交互(见框图内):关闭闹铃、启动屋内暖气并打开车库门。目前,我们已经可以通过在汽车后部下面摇一摇脚开启行李箱。

问题是,为了预测我们的需求,这些平台需要准确地了解我们平常做什么。这意味着数据分析的质量或我们穿戴设备的频率有可能会使数据不准确或不完整,从而导致建议没有帮助。

数据的所有权

随着可穿戴技术行业不断发展并支持技术公司获取我们越来越多的相关信息,考虑谁拥有这一最新形式的无形产权是很有趣的议题。欧洲委员会的一份报告将这种信息称为“生命数据”,将其描述为涵盖个人身份验证信息和我们上传到网上服务的个人相关信息。诗人泰德·休斯曾说,“我希望每个人掌管自我生命的事实。”在技术公司交换自由使用服务以几乎无限使用我们数据的数字环境中,我们或许难以看到掌管自我生命的事实。

有关这些生命数据所有权的任何不确定性都会产生多重影响。与物联网的交互尤为重要——我们和所用的设备会不会在法律上具有同一身份?如果我们的设备被盗,它仍能打开车库门吗?如果不能,为什么是这样,应当怎么做?这涉及各种设备的互操性,以及寻求和获取数据和信息使用许可的方式。

物联网

下一次工业革命涉及互联设备——具有处理能力并无线互联的工业制品。这一“物联网”包括传说中的在牛奶快喝完的时候会订牛奶的电冰箱;在需要维修时能给工程师发送警报的飞机部件;以及在你快到家时随身携带的移动电话会自动启动的供暖系统。

使用可穿戴技术引发的法律问题已经开始得到探讨,包括据称受到谷歌眼镜干扰的司机以及在司机造成的车祸中因给司机发送信息而被认为负有潜在责任的个人。最近,澳大利亚的一份在手机上立下的遗嘱被认定为有效。可穿戴设备的上传内容会不会成为合同、协议、遗嘱乃至犯罪活动的证据?谁来允许这些上传内容用作证据——上传人还是从中获得经济利益的技术公司?

某些人的生命数据可能比其他人的生命数据更有经济价值(关注所喜爱名人的新方法)。我们都会拥有对自身生命数据的某种版权吗?如果拥有的话,从什么时候开始呢?由于可穿戴技术等数字技术使世界各地的人们(以及人与机器)之间进行实时复杂协作成为可能,从而“极大地拓展协作的概念”,回答上述问题显得尤为重要。知道如何量化所作贡献对于分配经济价值至关重要。

最后,社区或整个社会的生命数据集成对于私营部门和公共部门来说都将有极高的价值。政府如何确保获取的生命数据用于公共利益和公共卫生举措呢?

未来

这些技术显然能为企业创造激增的价值,但目前尚不是很清楚它们为什么以及如何会给广大消费者带来利益。目前,这种设备的使用率不高,据估计英国不到百分之一的人拥有智能手表。

还有其他的担心:电池寿命有限、皮肤刺激、数据安全和侵入性技术带来的疲倦。虚拟现实的先驱之一杰伦·拉尼尔描述了技术公司“令人不寒而栗地”利用我们生活中的事件向我们推销其产品。在他的小说《圆》中,Dave Eggers呈现了由可穿戴技术支配的反乌托邦社会,在这个社会里,“隐私即为盗窃”。从小就习惯数字技术的一代不愿意戴手表可能会阻碍智能手表的使用率,《星际迷航》梦想的三录仪和通讯徽章功能可以说正在由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来实现。

可穿戴技术行业的未来翻开了新的一页,既有相当大的潜力,也有上述顾虑。该行业的缓慢增长也许很容易解释:消费者可能还没准备好接受可穿戴技术的全面功能。苹果在远未开发出iPad之前就开始研发“多点触控”技术,但直到消费者对这一技术带来的价值有本能理解后才将其推出。由于我们必须在学会走路之前能跑,我们或许要在接纳追踪、增强和学习型设备后才能让它们真正发挥作用。或者,我们会不会失去对这些新式设备的热情-在中年人使用的健身用品中有多少智能手环和心率监测仪早已束之高阁了呢?

《WIPO杂志》旨在增进公众对知识产权和产权组织工作的理解,并非产权组织的官方文件。本出版物中所用的名称及材料的呈现方式,不意味着产权组织对于任何国家、领土或地区或其当局的法律地位,或者对于其边界或边界线的划分,表示任何意见。 本出版物不反映成员国或产权组织秘书处的观点。 提及具体公司或具体厂商的产品,不意味着它们得到产权组织的认可或推荐,认为其优于未被提及的其他类似性质的公司或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