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身面对未知:大卫·鲍伊与知识产权金融创新

2016年1月13日

华丽的摇滚、游走于两性之间的服装变幻、宏大的壮观歌剧中化身外星人落入地球……以及资产担保的证券。

大卫·鲍伊以无限的个人创意发明和音乐创新能量扬名世界,让他成为一代人中最受仰慕的表演者之一。相比之下,他在利用知识产权方面发挥的开创性作用并不广为人知。

1997年,鲍伊出售了5,500万美元被其代表命名为“鲍伊债券”的十年期证券,利率为7.9%,由鲍伊在1990年前录制的25张专辑作为担保。根据“鲍伊债券”的原始招股说明书,他的目的是获得“高于[他的]唱片公司可能为新发行专辑支付的预付金”,及“回购前任经理拥有的部分歌曲的出版权,并投资于互联网公司”。

图片:Thierry Ehrmann,来自Flickr,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2.0 Generic license

“这是对于版权制度一项创新性、开拓性的利用,但是并不适用于所有创作者,因为很多创作者并不拥有其作品的所有必要权利,因此将未来的版税证券化很难,而且创作者也可能因为其他原因而无法进入市场,”WIPO版权法司司长米歇尔·伍兹如是说。“这就是为何WIPO正在努力帮助全球的创作者以多种方式增收。”

“鲍伊债券”

鲍伊债券是以创作者收入为支撑的一系列金融工具的始作俑者,其后还有詹姆斯·布朗、马文·盖伊等其他追随者。这种债券使艺术家能够立即将其作品货币化,使他们获得投资资金以预先将其投资组合多样化,或者进行其他大型收购。这种证券化在创意领域中得到了延续。近期的一个范例就是《综艺》杂志(“Variety”)于2014年报道的,米拉麦克斯影业将其700部之多的电影库作价2.5亿美元债券,以为其电影和电视事业提供支助。

《伯尔尼公约》,《北京条约》

现有的 WIPO条约——包括《伯尔尼公约》——为创作者将其创意货币化提供了框架,WIPO成员国也在努力发展新途径以使创作者获益。2012年6月24日,WIPO成员国通过了《视听表演北京条约》,赋予表演者对其视听表演(例如影片)的四项经济权利,即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和提供其表演的权利。该条约还赋予了表演者精神权利,以及其他有助于创作者的其他益处。该条约将涵盖电影和电视节目等视听作品中包含的音乐表演。

《北京条约》将于30个有资格的有关方批准或加入后生效。截至2016年伊始,还需要20个有关方。

鲍伊本人预见到了互联网将如何为艺术家作品的发行带来改变,其中包括非法下载。最终,评级机构下调了“鲍伊债券”的评级,因为在21世纪之初种子下载成为流行,切夺了创作者的收入。

内容流式传输

当今,随着Netflix、Amazon Prime、Spotify和Apple Music等流式传输服务的兴起,创作者有了越来越多的新发行载体。

WIPO正在这种技术转型期间为艺术家提供支持。事实上,今年四月的“世界知识产权日”将关注全球数字内容市场兴起中出现的机会和挑战。之前几日,将在位于日内瓦的WIPO举办一次高级别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