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联合国欧洲经济委员会第64届会议上的讲话

2011年3月29日,日内瓦

弗朗西斯•高锐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总干事

谢谢,主席先生。

尊敬的部长们,
各位大使阁下,
尊敬的各位来宾,

上午好!能在这里发言,我感到莫大荣幸。为此,我要感谢欧洲经济委员会、特别是执行秘书扬•库比什(Jan Kubiš)给我这个机会。在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我们非常自豪与欧洲经济委员会之间开展合作。稍后,我会再谈双方的合作情况。

今天,我想和大家探讨创新这一具有普遍意义的话题。一些世界领导人已把创新视为应对和摆脱全球金融危机的一种手段。例如,奥巴马总统已经在这方面发表过多次讲话;还有梅德韦杰夫总统,他在今年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开幕式致辞中,专门阐述了创新及其作用。

创新对促进经济增长、创造更好的就业机会至关重要。它是各国、各行各业和每个企业竞争力的关键。创新是一个解决社会和经济挑战的过程,也是改善我们物质生活质量的源泉。创新还是知识产权产生的原因。不投入大量时间、精力、人力与财力,就不会有创新及其诸多的益处。保护知识产权可激励创新投入,因为它维护了由智力资本所创造的增加值。各国竞争的空间,就是这部分增加值。没有哪个国家愿意靠劳动成本竞争;也不是所有的国家都有条件靠物质资源比拼。相比之下,智力增值为所有国家提供了竞争空间。出于这一原因,中国的温家宝总理指出,知识产权将构建未来竞争的基础。

创新领域正处于转型时期。今天上午,我想强调这一转型期的两个特征:

首先,创新的地理版图发生了变化。特别是在过去的十年里,我们见证了这一巨大变化。从研发投入的绝对数额来看,中国已在世界上排名第二。2008年,中国的国际专利申请量超过了英国;2009年,又超过了法国。2010年,在赶超英法的基础上,中国的国际专利申请量又上升了56%。如果用专利申请量来衡量新技术的产出量——这也是个不错的衡量指标——我们会发现日本、中国和韩国三国的新技术产出量占世界总数的32%,而欧洲(包括欧洲专利局涵盖的延伸国)则占30%,美国约占28%。

这些变化自然是随着人口结构和经济发展的大趋势应运而生。统计数据表明,世界人口结构和经济产值正发生着一些非同寻常的变化,而且变化的速度相当之快。在1913年,世界人口的33%聚集在欧洲和北美洲;到了2003年,这一比例只有17%;预计到2050年,将减少到12% 1。在经济总量方面,1950年,欧洲和北美占世界的68%;到了2003年,这一比例已经降低到57%;预计到2050年,将减少至30% 2

创新转型的第二大特点是转向更为开放的创新体系。这一变化趋势通常被称为“开放式创新”。在二十世纪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们看到企业和机构都是单打独斗式地进行各自的创新。然而,到了二十一世纪初,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企业和机构寻求协作、共同创新。伴随(在某种程度上导致)这一变化的是教育和科技全球化带来的一系列新发展。例如,经济合作和发展组织(OECD)成员国在读的外国留学生数量是1985年的三倍。研发活动正在打破地域限制。有几项指标可以证明这一点。以作为科研产出的论文为例,有22%的论文是通过国际合作完成的。因此,创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国际化;在教育和科研领域更是如此。

鉴于创新对于经济增长、就业和社会福祉的重要性,我要对创新领域发生的上述变化所带来的影响做三点评述。

首先,我相信这些变化充分体现了各国创新战略所带来的好处。WIPO在发展合作以及能力建设活动中强调国家创新战略的必要性,特别是在欧洲与亚洲特定国家司的活动中。该司负责的地理范围与欧洲经济委员会(ECE)成员国区域大致一致。我们努力与各国合作,根据各国的经济情况、发展目标和优先事项,帮助它们制定适应本国国情的创新和知识产权战略。

第二点我要建议的是,政府应当制定全面的知识政策。教育是不可或缺的根基;在考量知识商业化之前,先要打好教育这个基础。在知识商业化过程中,知识产权是一个载体。我想在这里特别指出,大学扮演的角色正在发生改变。世界各地越来越多的高校正在成立自己的技术或知识转让办公室。很多国家和地区通过立法促进高校和其他政府资助的研究机构把研究成果转让给生产部门。高校已经成为主要的专利申请方。例如,如果按各国提交国际专利申请的单位和个人排名,那么加利福尼亚大学去年的排名是第22位。加利福尼亚大学提交的国际专利申请数量,超过了160个国家。高校已经成为知识经济的工厂。

我最后要说的是,互通互联在今天至关重要,这一点显而易见。我先前已提到过教育国际化与科技产出领域的联动情况。欧洲经济委员会注重一体化,我想鼓励这样的联动恰恰是欧洲经济委员会的一项重要工作,这也是构建二十一世纪创新模式的关键。

最后,我要再一次感谢联合国欧洲经济委员会给我上午的发言机会,也感谢它和WIPO之间的出色合作。在过去的六到十二个月里,我们参与了欧委会在比什凯克、索契、阿斯塔纳和明斯克的工作。近期,我们还计划在吉尔吉斯斯坦、塞尔维亚和乌兹别克斯坦联合开展活动。我们相信,这样的合作可以让我们优势互补、协同发展。我们非常重视这样的合作。非常感谢大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Jack Goldstone,“新人口炸弹”(“The New Population Bomb”) (2010) 89《外交》(Foreign Affairs) 31-43。
2  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