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利制度中的技术公开

专利信息和自由使用权技术专题讨论上的致词

2011年2月18日

WIPO总干事弗朗西斯•高锐

陈冯富珍总干事,
帕斯卡尔•拉米总干事
尊贵的客人们,
女士们、先生们:

WIPO很高兴与世界卫生组织和世界贸易组织合作。正如各位所知,这一合作现已开展了一段时间,而且越来越密切,各组织逐渐加深了对各自视角的认识。在我们处理全球化世界中面对的日益增多的问题时,卫生、贸易和创新都是不可或缺的议题。

我很高兴,今天会议的重点是探讨获取药品以及专利信息或专利制度中公开技术所发挥的作用。众所周知,建立专利制度的理由之一便是将技术公之于众。在此我想举一个小小的例子加以说明。

乐队中唯一被授予专利权的乐器是萨克斯风。1842年,阿道尔夫•萨克斯(Adolphe Sax)在法国为其申请了专利权。在接下来的40来年里,萨克斯风又有了20至30项专利,因而有了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吹口、中音萨克斯、萨克斯的其他不同的变种、以及萨克斯风本身改进的机制。所有这些技术在距今100多年前便已流入公有领域,现在任何人都可以制造或使用萨克斯风。对比一下小提琴的发展历程,不仅很有意思,而且具有指导意义。制作小提琴,在十八世纪的意大利克雷莫纳,是一项家庭经营的保密技术。这项技术被作为机密代代相传。最终结果是,到今天已无人知道世界上的顶级小提琴——斯特拉迪瓦里及其他人制作的小提琴——是如何制作的。他们的制造秘密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失传,连同他们如何代代传播知识的方法一起永远湮灭在家族的秘密中了。

对于公开的功能,我们习以为常,但我们不应当彻底习以为常,尤其涉及到工艺技术这些可以作为机密在工厂使用而从产品本身并不显而易见的技术时,更是如此。事实上,通过公开技术,专利制度已成为记录人类技术的一个最全面、最便于使用、最系统的宝库。

研究表明,通过专利制度公开的技术约有80%没有通过任何其他渠道公开过。历史上,在商业应用之前先通过专利制度公开技术的例子比比皆是:霍尔瑞斯(Hollerith)穿孔卡片、喷气发动机、电视等,无不如此。

大家知道,专利公开这一功能并没有真正按当时为纸质年代所设想的那样运作。那时为找到相关技术,必须要跑图书馆,而当时可以说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几家这样的图书馆,发展中国家肯定没有。接下来还需要在纸件文档中极其费劲地去查阅、寻找技术。当然,数字技术和互联网改变了这一切,实现了知识的民主化。现在,专利制度中公开技术这一功能已实实在在地成为系统、全面记录人类技术的一个有效手段,不仅易于检索,而且还易于向全世界提供,其中当然包括向发展中国家提供。
专利制度现已成为经济和技术情报的主要来源。专利制度可以说明哪些技术领域以及哪项具体技术在发生变化,哪些国家和哪些公司在特定技术领域活跃,专利申请是针对哪些国家提出的,以及尤其从今天讨论的观点来看,哪些方面可以自由实施、哪些领域的具体技术已不存在财产权。所以说,技术公开是一项极为重要的功能。

WIPO的一项重要使命是,确保这一功能有效运行;建好记录人类技术的系统,让全世界尤其是卫生等公共政策领域能随时查阅和容易使用。WIPO开发了一个叫PATENTSCOPE® 的工具,其中载有约800万份专利文献;这一数量今年将达到约2,000万份。我们的目标是,扩大收藏内容,使其全面覆盖整个世界。为此目的,我们在全世界61个发展中国家执行了数字化和自动化计划。这些国家收藏的专利信息一旦数字化,将添加到这一中央数据库中。

我们还必须开发出查阅这一信息的更好工具,因为现在全世界近三分之一的技术是以中文、日文和韩文提供的。除非是中国人、日本人或韩国人,否则如何检索相关技术,也就是说,如何利用以这些文种公开的技术信息,并不是一目了然的。为此目的,我们正在努力开发多语言检索工具,改进机器辅助翻译。按当前这些技术的水平,至少可以帮助我们了解是否需要将相关信息翻译过来。

我们很高兴地看到,今天会议的重点涉及专利制度的这项重要功能以及如何将其用于为卫生领域服务。让我再一次感谢陈冯富珍出面举办今天的研讨会,并感谢帕斯卡尔•拉米,感谢他当初提议加强我们三个组织之间的合作。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