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的报告2016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成员国大会 - 2016年10月3日至11日

[以会场发言为准]

WIPO大会主席亚尼斯·卡克林斯大使阁下,
尊敬的各位部长,
各位常驻代表和大使阁下,
尊敬的各位代表:

我非常荣幸能与WIPO大会主席一道向参加2016年成员国大会的所有代表团表示热烈欢迎。我谨向成员国对产权组织的支持表示感谢,这点不论从参会代表的数目来看,还是从本周内多个成员国慷慨地同意主办各种内容丰富的相关文化和专业活动来看,都是显而易见的。

我祝贺卡克林斯大使当选为大会主席,我期待本周和今年都能与他合作。我希望向即将离任的主席——哥伦比亚的加夫列尔·杜克大使表示感谢,感谢他在去年担任主席期间率先垂范、以身作则,我也向他担任新职位致以美好祝福。

过去的12个月期间,整个产权组织都取得了非常良好的进展。产权组织的财务结果非常出色。2014-2015两年期结束时,我们的总盈余达7,030万瑞士法郎。产权组织的净资产增加,截至2015年底为2.791亿瑞士法郎。我们在当前的2016-2017两年期进展顺利。不论是从本年度来看,还是从本两年期来看,目前对可能的结果进行预测还为时过早。不过,我们期待本两年期的第一年,也就是2016年,将取得积极结果,总体上会产生盈余。

虽然产权组织的财务状况非常良好,但不能有自满情绪。世界经济的前景仍然存在着风险和不确定性。产权组织的预算用的是瑞士法郎,因此,负利率仍然对金库管理构成挑战,汇率也是需要不断管控的风险因素。此外,近期来看,有可能要增加信息技术系统(为我们创收的全球知识产权体系的基础)和安全安保(包括网络安全)方面的支出。

全知识产权体系——《专利合作条约》(PCT)、商标马德里体系和外观设计海牙体系——全都表现出色。这些体系的地域覆盖面继续扩大,尽管有些地区在马德里体系和海牙体系中的代表性明显不足。和地域覆盖面一样,这些体系的用户基数也不断扩大,并且随着全球范围内经济能力和表现的近期趋势而变化。例如,拿PCT来说,2015年提交的全部国际专利申请中,有43.5%来自亚洲,相比之下,北美洲是27.6%,欧洲是27%。发展最快的体系是外观设计海牙体系。经过绩效平平的几十年,2015年海牙体系的申请量增长了40.6%,这是由于近期若干个主要经济体的加入。我们期待2016年的增幅与此相当。

尤其值得庆祝的是,《关于为盲人、视力障碍者或其他印刷品阅读障碍者获得已出版作品提供便利的马拉喀什条约》于上周的9月30日生效。我谨向以下缔约方一并表示感谢:因其加入而使条约生效的20个缔约方,特别是率先交存第一份批准书的印度;拉丁美洲——最初20个缔约方中国家数量最多的区域;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加入条约的头两个发达国家。

我们的无障碍图书联合会(ABC)的工作也取得显著进展,这是一个所有相关利益攸关方的合作伙伴关系,旨在通过交换无障碍格式的图书、开展能力建设和推动无障碍出版,切实支持《马拉喀什条约》的目标。该联合会通过其在16个国家的19个参与图书馆,为向10万名视力障碍者出借无障碍图书提供了便利。它目前有76种语言的319,000种已出版图书。参与的图书馆可以通过将5,500本电子书下载入自己的馆藏,从而节省1,100万美元的生产成本(有声书)。

产权组织去年在许多领域都取得了大量其他积极成果。产权组织所管理的全球数据库和信息技术平台及系统在功能上得到扩展,在全世界的使用也得到增加。由WIPO联合发行的全球创新指数,以及我们的经济和数据统计报告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受到显著认可。我们贯穿整个产权组织的技术援助和能力建设项目也收到更多需求。我的书面报告对这些成果以及其他领域的成果都进行了详述,今天上午就不再赘述。我谨在此重申已在书面报告中所表达的对产权组织才华卓越、爱岗敬业的工作人员的谢忱,是他们使这些成就成为可能。

展望未来,在推动准则制定计划方面,仍像往常一样有着巨大的挑战。本次成员国大会的议程上有拟议的《外观设计法条约》(DLT)。上次成员国大会未能解决的两个问题阻止了今年缔结该条约的外交会议的举行。商标、外观设计和地理标志法律常设委员会今年早些时候几乎就这两个问题达成一致立场。当时就共同方法已有广泛的一致意见,仅存在很孤立的阻力。我非常希望成员国在本次会议上能够弥合剩下的分歧,并作出在2017年举行外交会议的决定。

对在准则制定计划其他领域内需要完成的重要工作,这样一个结果有助于增强信心。请允许我提及两个这样的领域。第一个是知识产权与传统知识、传统文化表现形式和遗传资源。在去年的成员国大会上,成员国为管理这一领域的政府间委员会(IGC)制定了雄心勃勃的工作计划。目前为止,IGC已取得稳定进展,但如果来年要向2017年的成员国大会报告积极结果的话,显然还需要在政治层面付出极其密集的努力。我敦促成员国作出这种努力,并且在这样做的时候,本着妥协的精神,使这个长期悬而未决的项目得以圆满结束。

准则制定计划上另一个由来已久的项目是广播。和传统知识一样,它在本届成员国大会期间未要求作出决定。尽管去年在对一些问题的技术理解和确定推进方式方面,取得进一步进展,但经过20年,现在是成员国以明确的方式决定如何处理这个项目的时候了。我希望来年能够看到成员国就此表现出决心。

展望未来,我认为产权组织面临的主要挑战是复杂性。知识产权自身的性质从根本上更为复杂,对于价值日益依赖于知识资产、技术和创新加速发展的经济而言,知识产权在其中的作用也从根本上变得更为复杂。这种发展趋势对于旧类别与新现象之间的适应性提出了一些根本问题,我们几乎每天都可以看到许多领域有这方面的报道,从创意产业到生命科学,不一而足。

这种客体复杂性在知识能力极其不对称的世界中发展着。产权组织的多个成员国还处于前工业经济时代,它们最关心的问题可能是从实现温饱向商业化农业过渡。在知识产权与解决自身挑战有何关系的问题上,它们可能需要花费很大力气才能明白,这是合情合理的。其他成员国在经济上处于后工业时代,知识产权对于它们的竞争模式和竞争优势都至关重要。在这两种经济体之间,有一些经济体是混合模式,它们在创新和科技方面有领先领域,但除此之外,仍是商品性质或具备中等制造力。

另一种复杂性部分地甚至主要地来源于第一种客体复杂性。这就是机构复杂性。因为知识产权对于许多经济体的经济战略而言必不可少,而且因为它涉及到以闪电速度发展着的客体,这些经济体很自然地寻求推进自己的利益,一旦有机会就要解决问题。因此,我们看到知识产权在国家、双边、复边、区域和多边层面,都是非常活跃的议程。在全球化时代,所有这些议程都相互影响。例如,一国法律会影响到所有把生意做到该国市场的各方。

这种复杂性带来许多问题。关乎产权组织未来的一个问题是多边在这种具备多速度、多层面复杂性的新局面中所发挥的作用。这实质上是一个设计问题。多边带来的增值是什么?和其他层面相比,多边可以做什么?应该做什么?我们这样的多边组织是会被复杂性击溃呢?还是会找到能对管理复杂性作出贡献的方式,使一个多边组织包括的各方各面的成员都受益?

现在回到本届成员国大会议程的复杂性,我祝愿你们成功地解决它。我希望你们的决定将为推动产权组织来年再上一个新台阶设定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