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的报告2015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成员国大会 - 2015年10月5日至14日

WIPO大会主席加夫列尔·杜克大使阁下,
尊敬的各位部长,
各位常驻代表和大使阁下,
尊敬的各位代表:

我非常荣幸能与WIPO大会的主席一道,向参加2015年大会的所有代表表示热烈欢迎。感谢诸位参会。有逾1,000名代表进行了大会注册,我们除了满满的会议议程之外,还有大量由成员国主持的文化及其他方面的活动安排,这充分显示了成员国对本组织活动的积极支持和富有建设性的参与。

我希望向即将离任的大会主席——芬兰的凯拉莫大使表示感谢,感谢她在过去两年间所给予的支持和指导。我向杜克大使就其当选新任主席表示祝贺。我和我的同事热切期待未来两年与他合作。我也感谢他为主持本组织计划和预算委员会的工作所贡献的精力与能力。我还希望借此机会,向WIPO多个其他机构和委员会的所有主席表示感谢,感谢他们为推进本组织的工作付出了大量时间和精力。

在过去12个月的时间里,本组织多个领域的工作取得了长足进步和积极进展。这在我的报告里有详细说明,报告很快将在会议厅外提供。接下来我将只谈谈有关工作中的几个重点以及本组织运作背景下的几个主要趋势。

本组织的财务状况依然稳健,甚至呈现积极的发展态势。在当前2014-2015两年期的第一年结束后,我们实现了3,700万瑞士法郎的总盈余。两年期的第二年已经过去了3/4,目前的结果显示,可以预期整个两年期将实现非常可观的总盈余。

本组织健康的财务状况主要源于对知识产权的兴趣和需求不断上升,因为知识、技术和创意作品日益成为当代经济的中心,而且各国政府的应对方式是把经济战略导向创新和创造力。知识产权对于成功的创新生态系统和蓬勃发展的环境而言,尽管不是充分条件,却是一个必要条件。

无形资产和知识资本不断升值这个大趋势正在推动我们的全球知识产权体系不断发展——专利合作条约(PCT)、商标马德里体系和外观设计海牙体系成为本组织95%的收入的来源,而且预期今年将在这些体系下收到约22万件专利国际申请、5万件商标国际申请和总量较少、但增长迅速的外观设计国际申请。

各地参与这些体系的发展态势继续与总的经济形势趋同。亚洲现在是专利国际申请的主要来源,约占申请总量的40%,相比之下,北美占30%,欧洲占27%。作为这些体系的管理者,我们特别注重各体系为国家和地区知识产权局以及为用户所提供的服务质量,注重提高各体系电子环境的效率和便利性,并且注重提高成效。我很高兴地指出,尽管工作量显著增加,但我们现已成功地维持人员和费用水平保持稳定达七年之久。

我想提请诸位注意我们在软性基础设施方面的诸多重大进步,软性基础设施包括全球数据库和信息技术(IT)平台、系统和工具,是全球知识产权体系运作的基础。这个领域并不耀眼,但我提到它主要是因为两点原因。

首先,大家也许注意到,本组织提供的多个平台正在日益组合为一个整体的全球知识产权基础设施平台,这个平台将在未来几年加强一体化。它将为不同政府、用户和感兴趣公众的利益服务,使知识产权制度在全球的运行更加高效、经济、透明,使其结果也愈加优质。

第二,这其中的许多平台和体系,对于把发展纳入本组织工作主流这一发展议程目标的落实,都是优秀的例证。这其中许多工作的导向是使发展中国家融入进来,并为它们建立利用和参与知识产权制度的能力。在发展部门以外,有关工作也在以正式或严肃的方式进行。我们的知识产权局行政管理系统(IPAS)就是一例。它为约70个知识产权局处理知识产权申请提供支持,其中绝大多数是发展中国家。它还提供与多个全球设施的连接。我们相信,我们在版权集体管理领域的新项目——WIPO Connect也将实现同样功效,为发展中国家在全球发布创意作品提供机遇。

在公共-私营部门伙伴关系方面,多个重要举措也初现成果。我想特别谈谈WIPO Re:Search,它的存在是为分享知识产权数据和未公布的科学数据,并开展能力建设,以促进在被忽视的热带病、疟疾和结核领域的医药发现。WIPO Re:Search有94个来自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成员,并在它们中间形成了89项合作。我们还有多个重要的与出版商缔结的伙伴关系。“获得研究结果,促进发展创新”(ARDI)项目为最不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提供了免费或可负担的获得科技期刊的渠道。它的用户总数从300上升至500,有来自72个国家的机构,可获得两万种期刊、图书和参考材料。它是联合国公私伙伴关系“研究服务生活”的成员。与之类似,“专业化专利信息查询”(ASPI)伙伴关系使最不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用户能够访问商业性的专利数据库。最后要提的是无障碍图书联合会(ABC),它在提供实用工具方面取得了显著进展,这正是《马拉喀什条约》的目标之一。在运作的第一年,联合会的图书服务部门促成了向3.1万名阅读障碍者出借无障碍图书的工作,并实现了多个其他方面的重要里程碑。在这其中的每一个公私伙伴关系中,私营部门都提供或捐赠了知识资产和财务资产。在每一个伙伴关系中,主要的受益人都是发展中国家的机构和个人。同样,伙伴关系方面的工作也是落实发展主流化的优秀例证,在本组织正式发展部门以外的部门持续发展,并且得到良好管理。

我提请重视基础设施平台和系统,重视公共-私营部门伙伴关系的成功,这种重视有时被理解为希望或打算降低准则制定计划对本组织的重要性,或以实际的项目来取代它。我认为,这是一种不准确的解释。之所以强调这些领域,是希望大家注意以下事实:在一个相互联系的世界里,国际合作可以采取多种形式。知识产权平台、其他软性基础设施项目,以及公共和私营部门的伙伴关系,为一个30亿人相互关联的世界,特别是在我们的无形资产领域,提供了大量合作的可能性,不论这些无形资产是知识、技术还是创意作品。我们可以从私营部门借鉴很多利用互联世界潜力的经验,例如,当今世界上,使用Facebook的用户超过10亿,还有5亿多人经常使用百度。

尽管如此,条约和其他准则制定方面的合作空间仍然存在,并将一直存在下去。毕竟它提供了一个私营和公共部门都能发挥作用的框架。但我们还必须面对这一事实,即准则制定领域仍然是最具挑战性的领域,也是本组织在推进时最为困难的领域。不论在日内瓦,还是世界其他地方,缺乏达成共识的能力都令人痛惜。这种现象有很多原因,但在我们知识产权领域,三个主要原因尤为突出:

第一个是我一开始就提到的,无形资产和知识资本在经济中不断升值。这种升值同时在推动着对我们的全球知识产权体系的需求,并使创新成为企业、产业界和经济的竞争焦点。与以前物理资源和资本占主导地位的世界相比,在这种情况下,显然不易在知识产权方面达成一致。

第二个原因是世界上知识和技术分布极不对称,进行创新的能力也迥然各异。这种情况一直存在,但是在当今世界,当知识、技术和创新能力成为关键资源时,差异就更加突出。

知识资本的升值及其在竞争中的关键作用,也意味着希望推进无形资产贸易并在这个领域扩大其竞争优势的各经济体亟待一个监管体系,为这种贸易提供便利。因此,我们看到在双边、区域和复边层面,知识产权领域的议程都非常活跃,而这种现象在20年前或30年前是没有的。这种更复杂的构架趋势当然需要从多边空间中吸取一些氧气。

我认为这些发展趋势要求我们更加审慎地思考,并更加明智地确定,在多边层面能做什么,应该做什么。显而易见,并非所有问题都能在多边解决,但还是应当在多边层面做些事情。

成员国面临的紧迫挑战是这些大会的议程,对于议程中的若干个项目,存在着明显的分歧。如果成员国能够付出真诚的努力,并以妥协精神对待原先立场,则有望就这些问题达成一致意见,倘若如此,WIPO将具备更适当、更良好的条件,着手确定直面现状的未来议程,这些现状正是本组织在推进准则制定议程时面临的种种棘手之处。

最后,我想再次指出过去12个月的积极进展,并向高层管理团队和WIPO的工作人员致意,感谢他们为支持并推进这些进展所发挥的作用。我认为WIPO工作人员才华出众,具有奉献精神,我谨对他们的出色工作表示谢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