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的报告2012

WIPO成员国大会 – 2012年10月1-2012年10月9

WIPO大会主席Uglješa Zvekić大使阁下,
尊敬的各位部长,
各位常驻代表和大使阁下,
尊敬的各位代表,

我很高兴对参加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成员国大会本届会议的所有代表团表示热烈欢迎。看到有这么多代表在场,让人十分高兴。我相信注册代表超过了一千名。

成员国大会上届会议以来的12月是本组织很好的一年。首先,尽管外部环境充满挑战,但本组织的财务状况依然健康。本组织各全球体系的使用情况在2011年达到了创纪录的水平。尽管增长率在2012年上半年有所放缓,但需求水平仍使我们基本实现了预算中的估计数。考虑到世界经济的脆弱性以及随之而来的不确定性和信心缺乏,这一临时结果可谓强劲。

强劲的结果看上去几乎违反直觉。它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我相信原因有多个。其中一个就是经常观察到的经济与技术生产的地理转移,这在传统增长源表现不如以往强劲的时候创造了新的增长源。中国1 、大韩民国2对知识产权和WIPO各全球体系的运用一直在增长,许多新兴经济体3在略低的程度上也是如此。

另一个原因是,专利申请的行为模式在不断发生着变化。我们发现,申请专利的国际性越来越强,体现了市场的全球化。例如,日本的国家专利申请数量呈下降趋势,而其转向国际申请的比例却在显著上升。4

但是我认为,最重要的原因在于所谓的创新共识5,即世界各国越来越一致认同创新是经济成功的基础。这导致研发方面的投资水平迅速提高6。同样,这也使得所有主要经济体为改进其创新生态系统而通过了有关战略。尽管促使一个创新生态系统(如一个良好的教育体系)取得成功的若干要素超出了WIPO的职权,但是知识产权却是这样一种创新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知识产权体现创新的经济价值。它为通过一个复杂的过程将一种想法商业化提供了一个安全的环境。

由于创新是建立竞争优势的最重要的手段之一(如果不是最重要的手段的话),因此人们认为,知识产权作为创新价值的体现者,经常成为竞争的焦点。这就是我们在智能手机行业、更普遍的是在信息与通信技术(ICT)行业所看到的“专利战”,这两个领域的创新投资相当可观,因为正是创新促使了市场领导地位得以确立,相应的回报得以收获。

我相信,这些发展彻底打破了原来的格局。在过去二十年里,知识产权的地位在地理、经济和战略等方面都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如果我们仍然沿用以前格局中的参考点,那么我们就无法跟上发展的步伐。这意味着很多事情,但具体就WIPO而言,我想说这特别意味着以下三点。

首先,知识产权是一个激烈竞争的战场,这一情形强化了制定一个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的必要性。规则应帮助我们抵御诱惑,免于陷入各种形式的技术保护主义或重商主义。WIPO在多边规则制定上拥有悠久的历史,今年六月在北京缔结了《视听表演北京条约》,我们非常高兴地看到多边规则制定的传统在这一进程中得到了发扬。《北京条约》是自1996年以来缔结的第一个实体知识产权法条约。中国政府出色地主办了本次活动,所有成员国都表现出了强烈的建设性参与精神。我想代表国际知识产权界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热情接待和完美组织表示深深地感谢。
非常引人注目的是,在北京外交会议的总结发言中,大部分代表团表示希望北京会议的精神能在WIPO剩下的准则制定议程中得到传承。议程上的一些项目现在正接近成熟,希望2012年大会能为这些项目制定出清晰的发展路径。我特别敦促各成员国核准为一项新国际文书提议的路线图,这项国际文书旨在帮助视障者及其他有阅读障碍的人更好地获取已出版作品。

我还想敦促各成员国开展工作,争取召开外交会议缔结一项有关外观设计法律手续的新条约。这不是一项实体条约,而是通过简化手续便利业务的条约。

关于知识产权与遗传资源、传统知识和传统文化表现形式的国际文书是本组织的一个重要优先事项。过去两年取得了一些进展,但离实现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摆在成员国眼前的任务是为未来十二个月制定一个进程,以便在2013年成员国大会上产生积极的成果。为实现这个成果,必须经过一个紧张的进程,所有代表团都需要深入积极地投入其中。

准则制定议程上还有其他正在处理的领域,在此不做赘述。它们表现的是同样的需求和同样的挑战,具体来说,是维持并发展以规则为导向的国际体系,这个国际体系与日趋激烈的竞争环境息息相关。

知识产权环境的变化向本组织抛出了第二个挑战,即如何进行优先排序。对本组织各种服务的需求之多,几乎难以应付。然而,我们的资源确实有限,无法做到有求必应。我认为,这意味着本组织在选择项目时需要更严谨有序,在操作中更应以节俭为本。需求都是真实的需求,但我们必须有所取舍。

在层出不穷的新的优先事项中,有两项在本次成员国大会前与成员国磋商时被反复提到。

一是为本组织设立新的驻外办事处。过去三年中我们一直在就这一问题进行磋商。许多成员国提出希望成为新驻外办事处的东道国。显然,我们不能有无限量地设立驻外办事处。但是,建立一个办事处数量有限的战略网的确似乎得到了广泛的支持,因为这样做既可以凸显本组织使命的价值和提供本组织的地位,而且还可以让本组织的全球知识产权体系得到更广泛的使用,进而扩大了本组织的收入基础,并使得本组织以更加具有成本效益的方式开展服务。我在此无意老调重谈,但我认为对于这一问题我们应该更加谨慎、仔细斟酌。过去,我们以多种方式加强了现有驻外办事处的运作,我认为这种措施已经产生了令人信服的结果。

磋商中经常表达的第二项新的优先事项是设法让企业界更有效地纳入到我们工作的重要性。当然,不是说让企业界参与决策。但是,人们似乎普遍认为,在技术和商业创新环境以及创意产业中出现的日新月异的发展方面,本组织应做到兼听则明,兼收并蓄。

让我回到关于新的创新环境这个问题,谈谈我要讲的最后一点,它涉及到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新的环境为一些能够在全球创新价值链上找到自己位置的国家创造了新的机遇。而对于其他国家来说,新环境所带来的挑战极为艰巨,尤其是考虑到其令人应接不暇的演变速度。要有效帮助开展能力建设,本组织需要以崭新的姿态做出回应。尽管我们知道还有很多地方有待完善,但我相信,我们的确开创了若干项新服务,从而使我们的效绩更上一层楼。这些服务包括:

  • 实现知识产权局的现代化,加强其利用ICT的能力,从而协助开展知识产权管理的计划。在该计划中,我们在大约90个国家推出了项目;
  • 建立技术和创新支持中心(TISC)的计划,以加强对科技数据库的访问和使用能力。目前我们已在近30个国家设立了TISC中心;
  • 我们与出版商和商业数据库供应商建立了伙伴关系,免费为最不发达国家并以非常优惠的价格向中等收入发展中国家提供世界前沿科技刊物(ARDI(获得研究成果,促进发展创新)和ASPI(专业化专利信息查询));以及
  • WIPO Re:Search计划,这是一个公共和私营部门之间的伙伴关系,旨在通过分享知识产权和专业技能,加快发现和建立创新能力,以促进被忽视的热带病、疟疾和结核病领域的研究。

在今天早上分发的我的书面报告中,详细介绍了这些以及其他一些针对发展中国家和不发达国家的项目的细节。

最后,让我为大会主席Zvekić大使在整个过去一年中展现的领导才能、支持和辛勤工作向他表示感谢。

我还要向WIPO的工作人员致以敬意。我认为,他们在过去一年中做了大量的工作,这正是本组织赖以取得进步的原因。我们有很多出色的工作人员,他们在工作中展现了高度专业、热情和奉献精神。我对他们深怀感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中国的专利合作条约(PCT)国际专利申请在2011年增长了33.4%。
2  大韩民国的PCT申请在2011年增长了8%。
3  例如,2011年巴西的PCT申请增长17.2%,印度11.2%,俄罗斯联邦20.8%,土耳其12.7%,这些国家的基数比中国和大韩民国低很多。
4  2011年,日本的专利申请数量由2010年的344,598件略微下降到342,610件,而日本递交的PCT申请数量上升了20.5%。
5  国家科学院,“迎接挑战:美国的全球经济创新政策”。
6  “2009年,全球研发支出总额约为12,760亿美元(购买力平价)。5年前,即2004年,这一支出约为8,730亿美元。10年前,即1999年,支出总额为6,410亿美元。通过这些数字我们可以看出,全球发展支出总额增长迅速。过去的5年中,平均每年增加近8%;过去的10年中,平均每年增加近7%。”(国家科学委员会,“2012年科学与工程指标”,第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