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日至2020年9月30日,高锐作为总干事领导产权组织。

总干事的报告2014

WIPO成员国大会 – 2014年9月22

WIPO大会主席佩伊维•凯拉莫大使阁下,
尊敬的各位部长,
各位常驻代表和大使阁下,
尊敬的各位代表,

我很荣幸和WIPO大会主席一道,欢迎各位参加首次在新落成的WIPO会议厅举行的成员国系列会议,我也借此机会感谢主席的领导。会议厅的落成标志着持续了过去六年的建筑项目终于完工,该建筑项目还建成了WIPO员工过去三年一直在使用的非常成功的新办公楼,现在我希望新会议厅也同样成功,新会议厅配有改进的联网会议室和各种设施供成员国使用。

新会议厅在很多方面都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项目。我们今晚正式庆祝它的启用,届时将有机会对许多参与这个项目的人们致以谢意。但是,请允许我在此向两位同事致敬,是他们率领了为该项目付出辛勤工作的团队,他们是分管行政和管理部门的助理总干事安比•孙达拉姆先生,和房舍基础设施司司长伊莎贝尔•布蒂永女士。他们两位出色地使复杂的项目得以完工,基本在预算之内。

本组织去年继续保持健康而稳定的财务状况。我们以3,460万瑞郎的盈余总额完成了2012-1013两年期的工作,两年期收入为6.8亿瑞郎,比预算收入高出5.1%,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我们全球知识产权体系的增长率,特别是《专利合作条约》(PCT),增长超出预算预期。该两年期的支出为6.12亿瑞郎,比预算支出降低5.6%,这主要是因为通过IT系统和新的管理工具以及合理使用若干领域的外包,节约了成本,提高了效率。储备金的状况良好,净资产额为2.088亿瑞郎,高于成员国设定的水平。

现在我们还处于新的2014-2015两年期的开局阶段,但是前八个月的经验表明我们的进展符合预算预期。不出意外的话——在世界经济仍然摇摆不定、复苏乏力、前景难料的背景下,这可能不是最好的预设,但我们有望适度超出预算预期。

本组织稳健的财务状况得益于我们的PCT、商标马德里体系和外观设计海牙体系等全球知识产权体系。过去十年来,这些体系的成员数量和使用率均有显著增长。
PCT的成员国从2004年的124个增加到2013年的148个,增幅为19%。同期PCT国际申请从122,631件增至205,300件,增幅为67%。去年,即2013年,PCT申请量首次在单一年度内超过20万件。

马德里体系的成员国从2004年的67个增加到2013年的92个,增幅为37%。同期内通过马德里体系提交的国际申请量从29,476件增加到46,829件,增幅为59%。
海牙体系在较小的规模上发生着类似的变化。《海牙协定》日内瓦文本的缔约方在过去十年内从22个增加到47个,增幅达147%。同样,同期内外观设计保护国际申请量从1,382件增加到2,990件,增幅达116%。

这些数字令人叹服。我认为这些数字表明,上述全球体系是成功国际合作的良好典范。此外,这些体系是本组织收入的基础,95%的收入来源于此。这些都是将WIPO全球知识产权体系作为本组织未来六年首要优先事项之一的过硬理由。正因如此,我们将努力推动上述各体系在地理上持续扩展,以便使它们在覆盖范围上真正具备全球性。同时,还要持续改进各体系的电子业务环境,以提高效率、生产率和服务质量。同样重要的是,各体系应该继续保持其成本效益的优势,这样人们才能使用得起。回顾过去的六年,由于申请量增长而导致工作量激增,但我感到欣慰的是,没有一个体系提高收费。

本组织计划中最具挑战性的部分是准则制定议程。成员国在过去两年中成功缔结了两个条约,即《视听表演北京条约》和《关于为盲人、视力障碍者或其他印刷品阅读障碍者获得已出版作品提供便利的马拉喀什条约》。加入这两个新条约的工作已经开始,我呼吁所有成员国把成功推动条约缔结的辛勤努力转化为使条约生效的加入行动,从而将条约的优势转化为实实在在的成果,让表演者和视力障碍者以及知识产权多边框架从中受益。

过去十二个月的准则制定活动进展缓慢,尽管在对各项问题和成员国各自立场的认识等方面取得了重要推进。我谨促请你们利用成员国大会的本届会议,争取作出具体的工作安排,以此来指引本组织朝着成功完结已讨论多年的成熟项目的方向前进。我要特别提及的项目是拟议的外观设计法条约,该条约的案文已基本达成一致;广播条约,我们需要成功缔约的路线图;以及传统知识、传统文化表现形式和与遗传资源相关的知识产权,专家们已经搭好谈判台,我希望谈判能够达成切实可行的圆满成果。

展望未来,我相信大家都很清楚准则制定议程在今后几年内仍将充满挑战。成员国围绕如何提高本组织在这一领域主办的许多会议的效率展开讨论,如果不是太多会议的话。我希望你们能够为会议制定更为高效的运作框架,使成员国能将精力集中在那些有望取得可行成果的领域。我知道有一种普遍观点是,制定准则的委员会应仅限于制定准则的活动,而技术进步、全球化和创意作品生产、发行、消费手段上的革命所带来的众多有意义的新问题,对它们进行的探索性和学习性讨论,最好在偶尔召开的会议上进行,在这类会议上,在就通过准则制定活动处理特定主题的必要性达成共同理解和广泛共识之前,不会预设成果。

我希望对委员会和会议运作框架所进行的任何改革都将增强、而不是削弱推进多边合作的政治意愿。毋庸讳言,我们处于一个速度不一、层次分明的世界,国际合作以各种形式在多个场合进行。我希望这个新世界没有将多边遗忘。WIPO在其漫长的历史中,以20多部知识产权国际合作条约建立起服务于创新和创意作品的令人信服的框架。我希望明智而审慎的新方案能为当前国际合作的复杂局面增加真正的价值,并成为政治意愿以及成员国为今后几年设定的优先事项中的重点。

我请大家注意本组织在过去几年新搭建的几个合作平台,这些平台可能不如准则制定项目促成的合作那么显眼。我指的是:

  • 我们的全球知识产权数据库,即PATENTSCOPE和全球品牌数据库;
  • 为各知识产权局之间提供服务的合作创造条件的平台,例如WIPO CASE(检索和审查集中式接入)、DAS(数字查询服务)以及我们的分类体系;
  • 公私合作平台,例如WIPO Re-Search、无障碍图书联合会、获得研究成果促进发展创新(ARDI)和专业化专利信息查询(ASPI);以及
  • 知识产权局和版权机构的现代化系统,例如IPAS(工业产权自动化系统)和WIPOCOS(WIPO版权信息系统)。

我意识到这个世界充满了大量字母缩写,令人眼花缭乱且难以理解。但是我想就这些平台强调几点。

首先,过去六年中,我们在这个领域取得了巨大进展。这些合作平台中的大多数是以前所没有的。

其次,这些平台都是自愿的,并按各取所需的方式建成,成员国决定是否以及如何加入。这些平台依靠成员国的参与,我们已经看到大量成员国积极使用各个平台。

再次,这些平台是实现若干共同政策目标的有效载体,值得一提的政策目标是,为创新者和创造者提高了知识产权体系的运作效率和有效性;既为知识产权局是否作出授权决定,又为企业和公众决定是否使用知识产权体系并分析其功能,提供了更加丰富的经济和商业情报;切实推动已达成一致的政策立场(例如,无障碍图书联合会的宗旨是切实促进《马拉喀什条约》的实施);使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真正受益的有效的能力建设。

在这个技术领域上我讲了很多,可能会让各位兴味索然,但我这样做的原因是我认为我们有时对国际合作的成就过于悲观。由于这种悲观情绪,我们往往只看到困难的准则制定领域,常常看不到在推进国际合作方面,平台有时和条约一样有效。此外我还想强调,这些平台都是实现让发展成为主流这一发展议程目标的典范。这一计划的很大部分是专为发展中国家设计的,完全是在我们正式的发展部门以外建设起来的,其中主要是全球基础设施部门,也有全球问题部门和文化与创意产业部门。它证明我们具有怎样的能力去实现发展的主流化。

除了我们众多的平台以外,我们一般性的技术援助和能力建设计划将继续是重中之重。我们力求与成员国紧密合作,努力实现成果,适应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特有的经济状况和远大抱负。我想请各位特别注意WIPO学院进行的重要的能力建设工作。每年有超过四万人就读于我们的远程学习课程,其中49%来自发展中国家,40%来自经济转型期国家。课程和辅导用七种语言提供。

为应对本组织前方的众多挑战,我们需要一流的工作人员。我想借此机会感谢WIPO员工的勤勉敬业,恪尽职守。过去六年,尽管工作量大幅增长,但员工总数未变。生产率的提高,不仅是信息技术、管理制度和做法得到改进的结果,也是工作人员辛勤工作的结果。

我很高兴向本届大会提出新的高级管理团队人选。这些人选是经过了一个复杂的过程才提出的,这些职位有360人申请,他们的申请都经过了审阅。我要感谢所有成员国在这个过程中非常有建设性的参与。我认为新团队十分优秀,我期待着与他们紧密合作。

我要感谢管理团队即将卸任的成员在过去五年间的工作。这期间取得了许多成绩,而这些成绩的取得离不开高级管理团队的成员。

我们所处的时代,创新已成为经济的关键,成为社会是否有能力应对新挑战的关键。同样,在创意和文化作品的生产、发行和消费方面,从印刷机发明算起,我们正在经历六百年来最深刻的一场革命。在这些发展中都有知识产权。我希望,今后六年,面对因创新和数字环境成为关键而出现的种种重大挑战,本组织力能胜任,通过制定政策、建设平台、开创合作,发挥出重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