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人权利公约

以色列

批准时做出的保留:
“以色列国对‘公约’第二十三条第一款(一)中有关婚姻的条款表示保留,在某种程度上,那些对以色列各种宗教团体有约束力的有关个人状况的法律与这些条款不相符合。”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

加入时作出的声明:
“……关于第四十六条,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声明,它认为它本身不受可能与其可适用的规则不合的任何公约条款的约束。”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加拿大

在批准时做出的声明和保留:
“加拿大确认,残疾人应被视为在生活的各方面在与其他人平等的基础上享有法律权利能力。加拿大声明,其理解第十二条允许在适当情况下依照法律的支持的和替代的安排。
在一定程度上,第十二条可能被解释为要求消除所有替代的决策安排,加拿大保留在适当情况下继续使用这些安排且受到适当和有效保障的权利。关于第十二条第四款,加拿大保留不将所有这些措施都定期由一个独立机构复核的权利,若这些措施已经受到复核或上诉。
加拿大将第三十三条第(二)款解释为与联邦国的情况相适应,即《公约》的实施将存在于一个以上的政府层级,并通过包括现有机制在内的各种机制来实施。”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匈牙利

反对马来西亚加入时作出的保留:(2011年8月1日)
“匈牙利政府审查了马来西亚政府2010年7月19日在加入2006年12月13日联合国大会通过的《残疾人权利公约》时作出的有关‘公约’第十五和十八条的保留。
匈牙利政府认为,‘公约’第十五和十八条解决核心的人权价值,它不仅反映在诸如联合国《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等一些多边条约中,也形成国际习惯法的一部分。
因此,根据作为条约和习惯规范的《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第19条(3)款,这些保留是不允许的,因为它们有悖于‘公约’的目的和宗旨。
因而,匈牙利共和国政府反对马来西亚有关2006年12月13日联合国大会通过的《残疾人权利公约》第十五和十八条做出的保留。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危地马拉

2009年4月7日, 在批准‘公约’时,危地马拉政府通知秘书长,依据‘公约’第三十三条,他已指定《国家残疾人关爱理事会(CONADI)》作为政府机构负责处理遵守和实施《残疾人权利公约》的相关问题,并负责依照‘公约’产生所要求的报告。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埃及

签署时所作的解释性声明:
“阿拉伯埃及共和国声明,《国际保护和促进残疾人权利公约》第十二条涉及承认残疾人在法律面前与其他人平等,它对该条第二款涉及的法律能力的概念的解释是,根据埃及法律,残疾人享有获得权利的能力并承担法律责任(‘ahliyyat al-wujub),而不是履行的能力。(‘ahliyyat al-’ada’)”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塞浦路斯

批准时做出的保留:
“鉴于《残疾人法》已经与2000年11月27日《理事会指令》2000/78/EC确立的在就业和职业中平等对待的一般框架相一致,因而其中第3A节中规定该法律将不适用于就业:
(1)对军队来说,在某种程度上,其工作性质需要残疾人不能行使的特别能力,以及(2)由于他们所进行的职业活动的性质和内容构成一项真正的和决定性的职业要求,一种残疾人不具备的特点或能力,在目标合法而且要求适当的前提下,考虑到采取合理措施的可能性,塞浦路斯共和国声明对公约第27(1)条持有保留地批准公约,在这方面,其中的条款在某种程度上与《残疾人法》第3A节的条款相冲突。”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墨西哥

反对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在加入时作出的保留:(2010年10月22日)
“墨西哥合众国审查了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就‘公约’做出的声明,得出的结论是声明实际上是一种保留。这一旨在排除‘公约’的某些条款的法律效力的保留与本文书的目的和宗旨不符。的确,声明是以一种可能阻碍实现‘公约’的规范条款的方式措辞的,包括第四条和第一条的那些条款,因而是违反本‘公约’第四十六条和《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第19条的。应当注意的是《维也纳公约》第27条规定了国际法原则,缔约国不得援引其国内法律条款作为不遵守条约的理由。因此,声称国内法律优先于对所有缔约国生效的条约条款是不能允许的。
这一反对不妨碍‘公约’在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和墨西哥合众国之间生效。”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大韩民国

批准时做出的保留:
“……对第二十五条第(五)款中有关人寿保险的条款予以保留。”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奥地利

反对关于马来西亚在批准时作出的保留:(2011年6月24日)
“奥地利政府已经审查了马来西亚在批准《残疾人权利公约》时作出的保留。
奥地利政府发现,第十五条和第十八条与《公约》的基本原则有关,对这些条款的排除适用有悖于《公约》的目标和宗旨。因此,奥地利政府反对这一保留。
然而,这一立场并不妨碍《公约》作为一个整体在奥地利和马来西亚之间生效。”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反对关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在加入时作出的声明:(2010年11月1日)
“奥地利政府已经审查了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政府在加入2006年12月13日的《残疾人权利公约》时作出的声明。
奥地利政府认为,为排除那些被视为与适用的国家规则不符的《公约》条款的适用,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作出了一个范围笼统且不明确的保留。这一保留没有为其他《公约》缔约国明确界定保留国在何种程度上接受了《公约》的义务。
因此,奥地利政府认为,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保留有悖于《公约》的宗旨和目的,对此反对。
这项反对不妨碍《公约》在奥地利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之间生效。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反对关于萨尔瓦多共和国在签署时作出的并在批准时确认的保留:(2008年9月26日)
“奥地利政府已经审查了萨尔瓦多政府就《残疾人权利公约》和随附的《任择议定书》作出的保留。
根据其保留,萨尔瓦多设想仅在《公约》条款不损害或违反载入萨尔瓦多共和国宪法,特别是载入其原则枚举中的任何戒律、原则和准则的程度上成为《公约》缔约国。在没有进一步的澄清的情况下,这一保留没有明确指出萨尔瓦多对《公约》条款的减损程度。这一保留中笼统和含糊的措辞引起了对萨尔瓦多假定的成为《公约》缔约国的承诺程度的怀疑,因此有悖于国际法。
奥地利政府反对萨尔瓦多共和国政府对《残疾人权利公约》和附随的《任择议定书》作出的保留。
但是,这项反对并不妨碍《公约》作为一个整体在奥地利和萨尔瓦多之间生效。”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希腊

批准时作出的保留:
“《残疾人权利公约》第二十七条第一款的条款迄今将不适用于军队和安全部队的就业和职业,因为它关系着有关服役的对残疾的区别对待,如同依照2000年11月27日《理事会指令》2000/78/EC第3条第4款和第4条有关在就业和职业中建立平等对待的一般性框架而通过的《法律》3304/2005第8条第4款中规定的实行平等对待的原则。”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德国

反对马来西亚批准时作出的保留:(2011年8月3日)
“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政府仔细审查了马来西亚政府在批准2006年12月13日的《残疾人权利公约》时作出的保留。
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政府认为第十五条和十八条是‘公约’的核心条款,排除对这些条款的适用有悖于‘公约’的目的和宗旨。
因此,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政府反对这一保留。因为根据‘公约’第四十六条第一款,这是不能允许的。
这一反对不妨碍‘公约’在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和马来西亚之间生效。”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反对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加入时作出的声明:(2010年11月1日)
“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仔细审查了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加入2006年12月13日的《残疾人权利公约》时作出的声明。
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观点是,排除那些可能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可适用的国家规则不相符合的‘公约’条款的适用,实际上是做出了一种保留,这一保留使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在何等程度上接受依照‘公约’义务的约束是不清楚的。
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反对这一保留,因为这种保留有悖于‘公约’的目的和宗旨,因而根据‘公约’第四十六条第一款,是不能允许的。
这一反对不妨碍‘公约’在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之间生效。”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2010年1月28日,秘书长收到了德国政府有关萨尔瓦多共和国签署时提出,批准时确认的声明的如下通信:
“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仔细审查了上述保留。
德意志联邦共和国认为,这些保留没有具体明确内容,而主要在于对一个规范体系(类似保留国的宪法或法令)的一般性参考,从而使该国在何种程度上接受依照条约义务的约束不能确定。而且那些规范可能会有变化。
因此,萨尔瓦多共和国做出的这一保留不足以准确地使确定引入协议的限制成为可能。
因此,德意志联邦共和国认为这一保留与 ‘公约’和‘议定书’的目的和宗旨不符,并希望忆及,根据‘公约’第四十六条第一款,和‘议定书’第十四条第一款,保留不得有悖于‘公约’目的和宗旨。
因此,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反对上述保留。这一反对不妨碍‘公约’在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和萨尔瓦多共和国之间生效。”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拉脱维亚

反对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在加入作出的声明:(2010年10月22日)
“拉脱维亚共和国政府仔细审查了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对‘公约’作出的声明。
拉脱维亚共和国政府认为,声明包含对国家法律的一般参考,致使‘公约’的任何条款均服从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国家法律。
因此,拉脱维亚共和国政府认为,声明实际上是被视为限制‘公约’适用范围的单边行为,因而应当被视作一种保留。
拉脱维亚共和国政府还认为,以声明为名的保留没有明确伊朗伊斯兰共和国认为其自身在何等程度上受‘公约’条款约束,以及对‘公约’规定的权利的适用方式是否符合‘公约’的目的和宗旨。
因而,拉脱维亚共和国政府忆及,‘公约’第四十六条的条款提出,保留不得与‘公约’的目的和宗旨不符。
因此,拉脱维亚共和国政府反对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作出的对’公约’的上述保留。
然而,这一反对不妨碍‘公约’在拉脱维亚共和国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之间生效。国际公约将从而生效,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不得益于其保留。”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捷克共和国

反对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加入时作出的声明:(2010年7月28日)
“捷克共和国审查了伊朗伊斯兰共和国2009年10月23日在加入《残疾人权利公约》(以下称‘公约’)时作出的声明。
捷克共和国指出,一项有意修改或排除条约某些条款法律效力的声明的标题不单独决定这种声明作为保留或声明的状态。捷克共和国的观点是,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所作的声明实际上构成了一种保留。
捷克共和国发现这一保留没有明确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在何等程度上愿意依据‘公约’履行其义务,因为它不认为其自身受‘公约’任何可能不符合其适用规则的条款的约束。
捷克共和国认为这一保留有悖于‘公约’的目的和宗旨。根据‘公约’第四十六条第一款和《维也纳条约法公约》规定的习惯国际法,这种保留应是不允许的。所有缔约国尊重它们已经选择作为缔约国的条约,并遵从其目的和宗旨,而且各国准备好做任何必要的立法变化以遵守条约规定的义务,这符合各国的共同利益,。
因此,捷克共和国反对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上述保留,并认为这一保留无效。这项反对将不妨碍‘公约’在捷克共和国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之间生效,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不得益于其保留。 "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反对泰国批准公约时作出的解释性声明:(2009年11月30日)
“捷克共和国审查了泰王国2008年7月29日在批准《残疾人权利公约》时所作的解释性声明。
捷克共和国认为泰王国所作的解释性声明事实上构成了对公约第十八条的保留。
捷克共和国注意到,这一保留为泰王国在何等程度上承诺本身对公约第十八条的义务留下了不确定性,而这引起了对泰王国恪守有关与自由迁徙和国籍的权利相关的公约目的和宗旨的承诺的质疑。所有缔约国尊重它们已经选择作为缔约国的条约,并遵从其目的和宗旨,而且各国准备好做任何必要的立法变化以遵守条约规定的义务,这符合各国的共同利益,。
根据‘公约’第四十六条第一款和《维也纳条约法公约》规定的习惯国际法,保留不得有悖于条约目的和宗旨。因此,捷克共和国反对泰王国做出的上述保留,这一反对将不妨碍’公约’在捷克共和国和泰王国之间生效,泰王国不得益于其保留。”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反对萨尔瓦多批准公约时作出的保留:(2009年11月30日)
“捷克共和国审查了萨尔瓦多共和国签署《残疾人权利公约》时提出并在批准时确认的保留。
捷克共和国指出,这一保留使萨尔瓦多共和国认为自身应在何等程度上受公约义务的约束显得不清楚,因为萨尔瓦多共和国通过这一保留使’公约’服从于“任何载于萨尔瓦多共和国宪法中的戒律、原则和准则的有关条款。”
捷克共和国认为这一保留与‘公约’的目的和宗旨不符,根据‘公约’第四十六条第一款和《维也纳条约法公约》规定的习惯国际法,不允许有这种保留。
因此,捷克共和国反对萨尔瓦多共和国对‘公约’做出的上述保留。这一反对不妨碍‘公约’在捷克共和国和萨尔瓦多共和国之间生效,萨尔瓦多不得益于其保留。”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摩纳哥

解释性声明:
“尊敬的摩纳哥王子殿下政府声明,实施‘公约’必须考虑摩纳哥公国的独特性质,特别是其领土面积小和其人民的需要。
尊敬的摩纳哥王子殿下政府认为‘公约’第二十三和二十五条不得解释为承认个人堕胎的权利,除非国家法律有明文规定。
尊敬的摩纳哥王子殿下政府认为‘公约’的目标是消除所有对残疾的歧视并保证残疾人在与与其他人平等的基础上充分享有所有人类权利和基本自由,但是,‘公约’不意味着给予残疾人的权利应当优于给予非残疾人的权利,特别是在就业、住房和国籍方面。”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斯洛伐克

反对马来西亚在批准时作出的保留:(2011年7月18日)
“斯洛伐克共和国审查了马来西亚在批准2006年12月13日的《残疾人权利公约》时做出的保留,据此:
马来西亚政府批准该‘公约’的前提是它的保留,它认为其本身不受该‘公约’第十五条和十八条的约束。
斯洛伐克共和国认为对‘公约’第十五和十八条的保留有悖于‘公约’的目的和宗旨。
所有缔约国尊重它们已经选择作为缔约国的条约,并遵从其目的和宗旨,这符合各国的共同利益,而且各国准备好做任何必要的立法改变以遵守条约规定的义务。
斯洛伐克共和国指出,这令人质疑马来西亚对‘公约’有关禁止酷刑和与迁徙自由和国籍相关的权利的目的和宗旨的承诺。
根据‘公约’第四十六条第一款以及根据《维也纳条约法公约》规定的习惯国际法,特别是第19条(3),保留不得与条约的目的和宗旨不符。
因此,斯洛伐克共和国反对马来西亚对‘公约’第十五条和十八条的保留。这一保留将不妨碍‘公约’在斯洛伐克共和国和马来西亚之间生效,马来西亚不得益于其保留。”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2010年11月4日,秘书长收到了斯洛伐克政府关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在加入时作出的声明的下述通信:
“斯洛伐克共和国审查了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在2009年10月23日加入《残疾人权利公约》时作出的解释性声明,据此:
‘……关于第四十六条,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声明它认为自己不受可能不符合其适用规则的‘公约’ 任何条款的约束。’
斯洛伐克共和国认为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声明实际上构成对‘公约’的一种保留。
斯洛伐克共和国指出,这一保留使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在何等程度上愿意依照公约履行其义务是不清楚的,因为‘它认为自己不受可能不符合其适用规则的 ‘公约’ 任何条款的约束。’
根据‘公约’第四十六条第一款并根据《维也纳条约法公约》规定的习惯国际法,保留不得与条约的目的和宗旨不符。
因此,斯洛伐克共和国反对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对‘公约’做出的上述保留。这一反对不妨碍‘公约’在斯洛伐克共和国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之间生效,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不得益于其保留。”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反对萨尔瓦多在签署时提出并在批准时确认的保留:(2010年9月28日)
“斯洛伐克共和国审查了萨尔瓦多共和国在签署《残疾人权利公约》时提出并在批准时确认的保留,据此:
“萨尔瓦多共和国政府签署联合国大会2006年12月13日通过的本《残疾人权利公约》和随附的《任择议定书》,限定在它的条款不损害或违反载入萨尔瓦多共和国宪法中,特别是它列举的原则中的任何戒律、原则和规范的条款的范围内。’
斯洛伐克共和国指出,保留使萨尔瓦多共和国在何等程度上认为自己受‘公约’义务的约束不清楚,因为萨尔瓦多共和国以这一保留使‘公约’服从于 ‘载入萨尔瓦多共和国宪法中的任何戒律、原则和规范’。
斯洛伐克共和国认为这一保留有悖于‘公约’的目的和宗旨,根据‘公约’第四十六条第一款并根据《维也纳条约法公约》规定的习惯国际法,这种保留是不允许的。
因此,斯洛伐克共和国反对萨尔瓦多共和国对‘公约’做出的上述保留。这一反对不妨碍‘公约’在斯洛伐克共和国和萨尔瓦多共和国之间生效,萨尔瓦多共和国不得益于其保留。”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欧洲联盟

正式确认时作出的保留:
“欧洲共同体表明,依据《共同体法律》(特别是2000年11月27日的《理事会指令》2000/78/EC确立的在就业和职业中平等对待的总体框架),成员国可以酌情对《残疾公约》第二十七条第一款实行自己的保留, 其保留程度为,该《理事会指令》第3条(4)向他们提供权利,以从《指令》范围内排除有关在军队就业中对残疾的非歧视待遇。因此,共同体指出,它认为‘公约’不损害《共同体法律》赋予其成员国的上述权利。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正式确认时作出的声明:
“《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以下称为‘公约’)第四十四条规定区域一体化组织应当在其正式确认书或加入书中声明有关‘公约’所涉事项的权限范围。
欧共体当前成员有:比利时王国、保加利亚共和国、捷克共和国、丹麦王国、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爱沙尼亚共和国、希腊共和国、西班牙王国、法兰西共和国、爱尔兰、意大利共和国、塞浦路斯共和国、拉脱维亚共和国、立陶宛共和国、卢森堡大公国、匈牙利共和国、马耳他共和国、荷兰王国。奥地利共和国、波兰共和国、葡萄牙共和国、罗马尼亚、斯洛文尼亚共和国、斯洛伐克共和国、芬兰共和国、瑞典王国和大不列颠和北爱尔兰联合王国。
欧洲共同体指出,就‘公约’的宗旨而言,“缔约国”一词在区域一体化组织的权限范围内适用于这些组织。
就欧洲共同体权限而言,《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将适用于成立欧洲共同体条约所适用的领土,并且依照该条约中规定的条件,特别是上述第299条。
依据第299条,本声明不适用于该条约不适用的成员国的领土,并且不损害相关成员国代表那些领土或为了那些领土的利益可能依照‘公约’采取的行动或立场。
根据‘公约’第四十四条第(一)款,本声明表明成立欧州共同体条约的成员国已将‘公约’所涉范围内的权限移交共同体。
就其性质而言,共同体行使的权限和范围是服从于继续发展,而且在必要时,共同体将依照‘公约’第四十四条第(一)款完成或修改本声明。
在一些事项中,欧洲共同体有专有权限而在其它事项中由欧洲共同体和成员国分属权限。成员国保留着对未转移给欧洲共同体权限的所有事项的权限。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目前:
1.共同体在共同市场和共同海关关税的国家援助的协调方面有专有权。
至于‘公约’条款对《共同体法律》条款的影响,欧洲共同体对接受这种有关其自己的公共行政管理的义务有专属权限。在这方面,共同体声明它有权依照《工作人员条例》和这些条例的实施细则(《理事会条例》EEC, Euratom ECSC)1968年2月29日第259/68号制定的欧洲共同体官员的工作人员条例和欧洲共同体其它公务人员就业条件(OJ L56,4.3.1968年,第1页)处理并调节非选举产生的官员的招聘、服务条件、薪酬、培训等事务。
2. 共同体与成员国分属有关在打击歧视残疾的行动,商品、人员、服务和资本农业的自由流通,铁路、公路和海路运输以及航空运输,税务、内部市场、男女同工同酬,跨欧洲网络政策和统计方面的权限。
欧洲共同体在那些只有在被采用的‘公约’条款或法律文书在随后的实施中影响共同体以前确立的共同规则的范围内具有进入本‘公约’的专有权。当共同体的规则存在但不受影响时,特别是在共同体的规定只设立最低标准的情况下,成员国有在不损害欧洲共同体权限的情况下在这一领域采取行动的权限。否则,权限留属于成员国。一份欧洲共同体采取相关行动的清单附于附件中。从这些行动产生的欧洲共同体权限的范围必须通过参考每种措施的精确条款,而且要特别参考这些条款确立的共同规则的范围进行评估。
3. 欧洲共同体的如下政策可能也与《联合国公约》相关:成员国和共同体将朝着制订协调的就业战略而工作。共同体将通过鼓励成员国之间合作,而且在必要时通过支持和补充它们的行为致力于发展教育质量。共同体将实施支持和补充成员国行动的假期培训政策。为促进其整体和谐发展,共同体将发展和坚持其引导增强其经济和社会凝聚力的行动。共同体引导发展合作政策和与第三国家的经济、金融与技术合作,不损害成员国各自的权限。”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比利时

反对关于马来西亚在批准时作出的保留:(2011年6月28日)
“比利时已经仔细审查了马来西亚2010年7月19日在加入《残疾人权利公约》时作出的保留。
马来西亚不认为其受到《公约》第十五条和第十八条的约束,其作出的保留的模糊性和笼统性,可能导致破坏国际人权条约的基础。
比利时进一步指出,就第十五条——关于禁止酷刑,这是一个绝对保护——和第十八条作出的保留,涉及《公约》的根本条款,有悖于该文书的目标和宗旨。
比利时指出,根据《公约》第四十六条第(一)款,保留不得与《公约》的目标和宗旨不符。此外,根据习惯国际法,如《维也纳条约法公约》规定的,保留不得与条约的目标和宗旨不合(第十九条丙款)。
因此,比利时反对马来西亚关于《残疾人权利公约》第十五条和第十八条提出的保留。
这项反对不妨碍《公约》在比利时王国和马来西亚之间生效。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反对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加入时作出的声明(2010年6月28日):
“比利时已经审查了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加入《残疾人权利公约》时作出的声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不认为其受到《公约》中被视为可能不符合伊朗法律的任何条款的约束,其作出的这一保留的模糊和笼统性,使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对《公约》的承诺的程度是不确定的,因而引起了对其根据《公约》履行义务的承诺的严重怀疑。这一性质不明的保留可能导致破坏国际人权条约的基础。因此,这一保留应被视为有悖于《公约》的目标和宗旨。比利时回顾,根据《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第十九条丙款,保留不得与条约目的及宗旨不合。这项反对不妨碍《公约》在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和比利时之间生效。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毛里求斯

批准时作出的保留:
“毛里求斯共和国声明,它目前不采取第九条第二款(四)和(五)规定的任何措施,鉴于它们沉重的财务内涵。
关于第二十四条第二款(二),毛里求斯共和国有一项正在逐步实施的与特殊教育并存的包容性教育政策。”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签署时作出的保留:
“毛里求斯共和国政府就《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有关危难和人道主义紧急情况的第十一条做出如下保留。
毛里求斯政府签署本公约的前提是保留它认为自身不受第十一条中规定的要采取措施的约束,除非国内立法明确规定允许采取这类措施。”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法国

反对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加入时作出的声明:(2010年3月30日)
“法兰西共和国政府审查了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政府加入2006年12月13日通过的《残疾人权利公约》时作出的声明。法兰西共和国政府认为,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目的在于排除那些与伊朗法律不相符合的‘公约’条款的适用,它实际上做出了一般的和不确定范围的保留。这一保留是含糊不清的,未能具体说明‘公约’的相关条款或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希望给予优先的国内法律。结果是它没有使其它缔约国家了解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承诺程度并且可能使公约无效。法兰西政府认为这种保留违背了‘公约’的目的和宗旨并对它提出反对。这一反对不妨碍’公约’在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和法国之间生效。”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批准时作出的声明
“法兰西共和国声明,它对‘公约’第十五条中“同意”一词的解释将与国际文书,特别是与那些有关人权和生物医学的文书相一致,而且与符合这些文书的国家立法相一致。这意味着就相关的生物医学研究而言,“同意”一词适用于两种不同情况:
1. 由一个能同意的人予以同意,以及
2. 在人们不能予以其同意的情况下,允许由其代表或一个权力机构或法律规定的一个实体予以许可。
法兰西共和国认为重要的是,不能給予他们的自由和知情同意的人们要受到特别保护,而不损害有利于他们的所有医学研究。除上述第2款提及的许可外,其它保护措施,例如那些包括在上述国际文书中的,均被视为这一保护的一部分。
关于‘公约’第二十九条,行使选举权是不可以受到限制的法律能力的一个组成部分,除非在‘公约’第十二条规定的情况下和按照该条规定的方式。”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波兰

批准时作出的保留:
“波兰共和国理解第二十三条第一款(二)和二十五条第(一)款不应当被解释为以一种方式赋予个人堕胎权利或强制缔约国为此提供入径,除非这一权利有国家法律保证。”
“‘公约’第二十三条第一款(一)涉及承认所有适婚年龄的残疾人在未婚配偶自由和充分同意的基础上结婚并建立家庭的权利。依据‘公约’第四十六条,波兰共和国保留不适用‘公约’第二十三条第一款(一)的权利,直至修改相关的国内立法。在撤回保留之前,由精神疾病或精神残疾致残的无能力,并且是适婚年龄的人,未经法院的批准不可结婚,批准的根据是该人的健康或精神条件状况不危害婚姻,也不危害未来子女健康的声明,并且这种人符合尚未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条件。这些条件产生自《波兰家庭和监护法典》(《波兰共和国法律议事录》1964年第9号,第59项,与后续的修改)。”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解释性声明:
“波兰共和国声明它对‘公约’第十二条的解释是,在国内法律中列出的情况和方式中,当患有精神疾病,精神残疾或其它心里失常的人无法控制他或她的行为时,作为第十二条第四款指出的措施才允许以一种方式适用于该丧失劳动能力的人。”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签署时做出的保留:
“波兰共和国理解第二十三条第一款(二)和第二十五条(一)不应当被解释为以一种方式赋予个人堕胎权利或强制缔约国为此提供入径。”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澳大利亚

批准时作出的声明:
“澳大利亚确认,残疾人在生活的各方面在与其他人在平等的基础上享有法律权利能力。澳大利亚声明,其理解《公约》允许有完全支持的或替代的决策安排,以供代表个人所作的决定,只要这样的安排是必要的,以作为最后的手段并符合保障措施;
澳大利亚确认,每一个有残疾的个人与其他人在平等基础上都有权利尊重他或她的身体和精神的完整性。澳大利亚还声明,其理解《公约》允许有对人们的强制援助或治疗,包括为治疗精神残疾所采取的措施,只要这样的治疗是必要的,以作为最后的手段,并受到保障;
澳大利亚确认,残疾人与其他人在平等基础上有迁徙自由的权利,以自由选择其居住地和国籍。澳大利亚还声明,其理解《公约》并未为个人创造出一种进入或停留在一个他或她并不是该国国民的国家的权利,也不影响澳大利亚对试图进入或停留在澳大利亚的非国民的健康要求,只要这些要求是基于合法、客观和合理的标准。”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爱沙尼亚

批准时作出的声明
“爱沙尼亚共和国对公约第十二条的解释是,当这种需要产生自一个人理解和指导他或她的行为能力时,它不禁止限制一个人的积极法律能力。在限制积极法律能力受限制的人们的权力时,爱沙尼亚共和国依据其国内法律行事。”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瑞典

反对马来西亚在批准时作出的保留:(2011年7月6日)
“瑞典政府审查了马来西亚政府在批准《残疾人权利公约》时做出的解释性声明和保留。
瑞典政府忆及,确定一项借以排除或改变一个条约某些条款的法律效力的声明,不能确定它作为对该条约保留的状态。瑞典政府认为马来西亚政府的解释性声明实质上构成一种保留,它令人严重怀疑对‘公约’目标和宗旨的承诺。
根据《维也纳条约法公约》规定的国际习惯法,保留不得与条约的目的和宗旨不符。选择成为条约缔约国的所有各国遵从条约的目的和宗旨,而且各国准备为履行条约的义务做出任何必要的立法改变,这符合所有国家的共同利益。
因此,瑞典政府反对马来西亚政府对《残疾人权利公约》做出的上述保留,并认为这些保留无效。这一反对将不妨碍‘公约’在马来西亚和瑞典之间生效。公约在马来西亚和瑞典之间整体生效,马来西亚不得益于其保留。”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关于泰国在批准时作出的解释性声明:(2009年7月28日)
“瑞典政府审查了泰王国政府2008年7月29日就《残疾人权利公约》做出的解释性声明。
瑞典政府忆及,确定一项借以排除或改变一个条约某些条款的法律效力的声明,不能确定它作为对该条约保留的状态。瑞典政府认为泰国政府的解释性声明实质上构成一种保留。
根据《维也纳条约法公约》规定的国际习惯法,保留不得有悖于条约的目的和宗旨。选择成为条约缔约国的所有各国遵守条约的目的和宗旨,而且各国准备为履行条约的义务做出任何必要的立法改变,这符合所有国家的共同利益。
瑞典政府指出,泰国使其法律、法规和惯例优先于对‘公约’第十八条的适用。瑞典政府认为这种没有清楚地明确减损程度的保留令人严重怀疑对有关‘公约’目的和宗旨的承诺。
因此,瑞典政府反对泰王国政府对《残疾人权利公约》做出的上述保留,并认为这些保留无效。这一反对将不妨碍‘公约’在泰国和瑞典之间生效。公约在泰国和瑞典之间整体生效,泰国不得益于其保留。”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反对萨尔瓦多在签署时提出并在批准时确认的保留:(2009年1月23日)
“瑞典政府审查了萨尔瓦多共和国政府在批准《残疾人权利公约》时做出的保留。
根据《维也纳条约法公约》规定的国际习惯法,保留不得与条约的目的和宗旨不符。选择成为条约缔约国的所有各国遵从条约的目的和宗旨,而且各国准备为履行条约的义务做出任何必要的立法改变,这符合所有国家的共同利益。
瑞典政府注意到萨尔瓦多在其保留中使其法律优先于‘公约’。瑞典政府认为这种没有清楚地明确减损程度的保留令人严重怀疑萨尔瓦多对有关‘公约’目的和宗旨的承诺。
因此,瑞典政府反对萨尔瓦多共和国政府对《残疾人权利公约》做出的上述保留,并认为这些保留无效。这一反对将不妨碍‘公约’在萨尔瓦多和瑞典之间生效。公约在萨尔瓦多和瑞典之间整体生效,萨尔瓦多不得益于其保留。”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立陶宛

批准时作出的声明:
“……立陶宛共和国声明,‘公约’第二十五条第(一)款使用的‘性健康和生殖健康’不应当被解释为确立新的人权和产生陶宛共和国的相关国际承诺。这一概念的法律内容不包括支持、鼓励或促进残疾人终止妊娠、绝育和医疗过程,能够引起的对遗传特征的歧视。”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联合王国

2011年12月21日,大不列颠和北爱尔兰联合王国政府通知秘书长,它已决定撤回其在批准时对第十二条第四款作出的保留。声明案文行文如下:
“联合王国国务大臣依此可以指定一人代表目前无行为能力的个人行使有关社会保险索赔和付款的权利,这一安排目前不受‘公约’第十二条第四款要求的对保障定期复核的限制,而且联合王国保留适用那些安排的权利。因此,联合王国正在朝适当的审核制度工作。”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批准时作出的保留:
“工作和就业 – 主要是‘公约’第二十七条
联合王国接受‘公约’条款,以如下理解为前提,没有一种有关在就业和职业中平等对待的义务适用于准许进入任何皇家海军、陆军或空军或在其中服役。
教育 -- ‘公约’第二十四条第二款(一)和第二款(二)
联合王国保留残疾儿童在其当地社区之外,在提供有更合适的可获得的教育的其它地方受教育的权利。然而,残疾儿童的父母与其它父母有同等机会陈述他们喜爱的,希望其子女接受教育的学校。
迁徙自由
联合王国保留适用这种立法的权利,因为迄今它关系到那些根据联合王国有关进入和停留在联合王国的法律无权进入或停留在联合王国的人进入、停留和离开联合王国,因为它可能经常认为是必要的。
在法律面前平等承认 -- ‘公约’第十二条第四款
“联合王国国务大臣依此可以指定一人代表目前无行为能力的个人行使有关社会保险索赔和付款的权利,这一安排目前不受‘公约’第十二条第四款要求的对保障定期复核的限制,而且联合王国保留适用那些安排的权利。因此,联合王国正在面向适当的审核制度工作。”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批准时作出的声明:
“教育 -- ‘公约’第二十四条第二款(一)和(二)
联合王国政府承诺继续发展一种使残疾儿童父母逐步越来越多地进入主流学校和获得教职员工的包容性体制,它们有能力满足残疾儿童的需要。
联合王国的一般教育体制包括主流学校和专门学校,联合王国政府理解这类学校是‘公约’允许的。”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荷兰

反对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在加入时作出的保留:(2010年10月22日)
“墨西哥合众国审查了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就‘公约’做出的声明,得出的结论是声明实际上是一种保留。这一旨在排除‘公约’的某些条款的法律效力的保留与本文书的目的和宗旨不符。的确,声明是以一种可能阻碍实现‘公约’的规范条款的方式措辞的,包括第四条和第一条的那些条款,因而是违反本‘公约’第四十六条和《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第19条的。应当注意的是《维也纳公约》第27条规定了国际法原则,缔约国不得援引其国内法律条款作为不遵守条约的理由。因此,声称国内法律优先于对所有缔约国生效的条约条款是不能允许的。
这一反对不妨碍‘公约’在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和墨西哥合众国之间生效。”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签署时作出的声明:
“荷兰王国特此表示其批准《残疾人权利公约》的意向,服从于如下声明和这类进一步的声明和保留,因为这被认为对批准‘公约’可能是必要的。
第十条
荷兰王国承认未出生的人类生命值得保护。王国对第十条范围的解释的大意是这种保护,以及‘人类’一词是国家立法事务。
第十五条
荷兰声明它对第十五条中‘同意’一词的解释将与国际文书,例如《欧洲理事会人权与生物医学公约》和有关生物医学研究的《附加议定书》,以及依照这些文书的国家立法相一致。这意味着,就生物医学研究而言,‘同意’一词适用于两种不同情况:
1. 由能够同意的人予以同意,以及
2. 在不能予以其同意的人的情况下,由他们的代表或一个管理机构或法律规定的机构予以同意。
荷兰认为重要的是使不能予以其自由和知情同意的人们受到特别保护。除上述第2点中提及的允许外,上述国际文书中述及的其它保护性措施也被视为这一保护的一部分。
第二十三条
关于第二十三条第一款(二),荷兰声明儿童的最高利益应当至高无上。
第二十五条
人们的个人自主是‘公约’第三条第(一)款规定的一个重要原则。荷兰理解第二十五条第(五)款是考虑到这一自主原则。对这一条款解释的意思是好的照顾包括在医疗、食物和液体方面尊重人的愿望。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葡萄牙

反对马来西亚在批准时作出的保留:(2011年7月26日)
“葡萄牙共和国政府审查了马来西亚在批准2006年12月13日在纽约通过的《残疾人权利公约》时做出的保留。
葡萄牙共和国政府认为马来西亚对第十五条和十八条做出的保留是一种寻求排除适用这两个条款的保留,这两个条款关系到‘公约’的基本原则,从而单方面地限定了‘公约’的范围并导致破坏国际法的基础。
葡萄牙共和国政府认为现在的保留违背了‘公约’目的和宗旨,‘公约’寻求促进、保护和保证所有残疾人充分和平等享有所有人权和基本自由,并且促进对它们固有尊严的尊重。葡萄牙共和国政府忆及,根据《维也纳条约法公约》规定的习惯国际法,以及依照《残疾人权利公约》第四十六条,保留不得与‘公约’的目的和宗旨不符。
因此,葡萄牙共和国政府反对马来西亚政府对2006年12月13日在纽约通过的《残疾人权利公约》第十五条和十八条作出的上述保留。
然而,这一反对将不妨碍‘公约’在葡萄牙共和国和马来西亚之间生效。”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反对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加入时作出的声明:(2010年11月2日)
“葡萄牙共和国政府审查了伊朗伊斯兰共和国2009年10月23日在加入《残疾人权利公约》时做出的保留。
葡萄牙共和国政府认为保留使‘公约’的适用服从于国内法律,这有悖于‘公约’的目的和宗旨,以致它无视国际法的基本原则和形成‘公约’核心的原则。
根据国际法,保留不得与条约的目的和宗旨不符。
因此,葡萄牙共和国政府反对伊朗伊斯兰共和国2009年10月23日在加入《残疾人权利公约》时作出的保留。
这一反对不妨碍《残疾人权利公约》在葡萄牙共和国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之间生效。”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反对萨尔瓦多在批准时作出的声明:(2009年9月23日)
“葡萄牙共和国政府仔细审查了萨尔瓦多共和国政府签署2006年12月13日在纽约通过的《残疾人权利公约》时提出并在批准时确认的保留。
葡萄牙共和国政府认为这一保留使‘公约’的适用服从于在萨尔瓦多生效的宪法法律。这使萨尔瓦多认为自己在何等程度上受‘公约’义务的约束是不清楚的。
葡萄牙共和国政府认为这种保留应被视为与该文书的目的和宗旨不相符合,并且忆及,根据‘公约’第四十六条第一款,保留不得与‘公约’的目的和宗旨不符。
因此,葡萄牙共和国政府反对萨尔瓦多共和国政府对《残疾人权利公约》做出的保留。
这一反对不妨碍‘公约’在葡萄牙共和国和萨尔瓦多共和国之间生效。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反对泰国在批准时作出的声明:(2009年9月23日)
“葡萄牙共和国政府审查了泰王国在批准2006年12月13日在纽约通过的《残疾人权利公约》时就第十八条做出的解释性声明。
葡萄牙共和国政府认为这一解释性声明构成了使‘公约’第十八条的适用服从于与国家法律、法规和惯例相一致的一种保留。泰王国提出的保留使它认为其自身在何等程度上受‘公约’第十八条义务的约束是不清楚的,这令人质疑泰王国在‘公约’有关自由迁徙和国籍的相关权利的目的和宗旨方面的承诺。
葡萄牙共和国政府忆及,根据‘公约’第四十六条第一款,保留不得与‘公约’的目的和宗旨不符。
因此,葡萄牙共和国政府反对泰王国就《残疾人权利公约》第十八条做出的解释性声明。
这一反对不妨碍‘公约’在葡萄牙共和国和泰王国之间生效。”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西班牙

反对大韩民国在批准时做出的保留:(2009年12月3日)
“西班牙王国政府审查了大韩民国在批准《残疾人权利公约》时就有关这一国际条约第二十五条第(五)款做出的保留。
西班牙王国政府认为大韩民国做出的保留无法使人清楚地确定大韩民国接受了依据‘公约’第二十五条第(五)款的义务的程度,这令人质疑大韩民国对‘公约’有关不歧视、公平和合理地提供人寿保险方面的目的和宗旨的承诺。
西班牙王国政府忆及,根据‘公约’第四十六条第一款,与‘公约’的目的和宗旨不符的保留是不可接受的。
因此,西班牙反对大韩民国就《残疾人权利公约》第二十五条第(五)款做出的保留。
这一保留不妨碍‘公约’在西班牙王国和大韩民国之间生效。”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反对泰国在批准时作出的解释性声明:(2009年7月27日)
“西班牙王国政府审查了泰国在批准《残疾人权利公约》时就该国际文书第十八条做出的解释性声明。
西班牙王国政府认为这一解释性声明构成一种保留,使‘公约’第十八条的适用取决于与国家法律、法规和惯例的一致性。泰国做出的保留使它认为自身在何等程度上受‘公约’第十八条义务的约束不清楚,这令人质疑泰国对‘公约’有关自由迁徙和国籍的权利方面的目的和宗旨的承诺。
西班牙王国政府忆及,根据‘公约’第四十六条第一款,保留不得与‘公约’的目的和宗旨不符。因此,西班牙王国政府反对泰国有关《残疾人权利公约》第十八条的解释性声明。
这一反对不妨碍‘公约’在西班牙和泰国之间生效。”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

对签署的理解:
“我们签署这一‘公约’,在任何情况下不意味着承认以色列或以任何形式,在任何与‘公约’相关方面与以色列发生关系。
今天我们签署是基于包含在2006年12月5日伊拉克常驻联合国代表以当月的阿拉伯国家集团主席身份写给委员会主席的信中的理解,信中包含有阿拉伯集团对第十二条有关“法律能力”概念的解释之解释。”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马来西亚

批准时作出的声明:
“马来西亚承认该‘公约’第三条第(二)款,第三条第(五)款和第五条第(二)款规定的不歧视和机会均等原则对保证所有残疾人充分和平等享有人权和基本自由,以及促进对他们固有尊严的尊重是至关重要的,这些原则应当在残疾与其他人平等的基础上得到适用和解释。马来西亚声明,马来西亚联邦宪法关于不歧视和机会均等原则的适用和解释应不被视为违背该‘公约’第三条第(二)款,第三条第(五)款和第五条第(二)款。
马来西亚承认该‘公约’第三十条规定的残疾人参与文化生活、休闲和娱乐,并将这一承认解释为属国家立法事务。”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批准时作出的保留:
“马来西亚政府批准该公约以如下保留为前提,它不认为其自身受该‘公约’第十五和十八条的约束。”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

马耳他

签署时作出的解释性声明和保留:
“(a)依据‘公约’第二十五条,马耳他做如下解释性声明 – 马耳他对‘公约’第二十五条第(一)款 “性健康和生殖健康”语句的理解不构成承认任何新的国际法律义务,不产生任何堕胎权,而且不能被解释为构成对堕胎的支持、认可或促进。马耳他进一步理解使用这一语句的意图是专门强调一个观点,即所提供的保健服务都是在没有对残疾歧视的基础上提供的。
马耳他国家法律视通过堕胎终止妊娠为不合法。
(b)依据‘公约’第二十九条第(一)款(1)和(3),马耳他政府完全承诺保证残疾人有效和充分地参与政治和公共生活,包括他们在选举和公民表决中通过无记名投票行使选举权和被选举权,马耳他做如下保留:
关于第(一)款(1):
现阶段,马耳他保留继续使用其迄今现有的选举立法作为相关的投票程序、设施和材料的权利;
关于第(一)款(3):
马耳他保留继续使用其迄今现有的选举立法作为相关的投票程序中的辅助技术的权利。”
鸣谢:译文由WIPO提供。© 2014 WIP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