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药品:定价与采购做法技术专题讨论会上的讲话

2010年7月16日,日内瓦

弗朗西斯•高锐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总干事

大家上午好!我和陈冯富珍一道,对你们一如既往地参与WTO以及WIPO和WHO的会议表示欢迎。

我相信,如何获取药品是公共健康政策、创新政策和贸易政策的核心问题。在这个问题上,WIPO非常重视世界贸易组织(WTO)、世界卫生组织(WHO)、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业已开展的三方合作。

几个世纪前,托马斯•莫尔(Thomas More)在《乌托邦》中写道:没有健康,生活中的一切都没有价值。因此,决策者高度关注如何获取保障或恢复健康的药品也就不足为奇了。

我们衷心感谢帕斯卡尔•拉米(Pascal Lamy)为加强我们三方合作所做出的努力。如果我没记错,在去年年初或2008年年底的时候,帕斯卡尔邀请富珍和我共同讨论三方合作事宜,以及如何从三个不同的视角,对本质上相同的问题进行梳理,从而在这个问题上形成更加明确、全面的看法。

帕斯卡尔和富珍都说到了本次讨论会以及三方深化合作旨在达到的目标,我对此予以认同。我们的目标就是为政策制定提供一个实证基础,或者更好的实证基础,使政策制定过程高度协调。我认为,我们三方机构都完全有能力为政策制定提供更好的知识支持。

我不打算讨论今天议题的细节问题。我把这方面的探讨留给在座的各位专家——欢迎并感谢你们的光临。我只就创新和知识产权问题发表一些总体的观点。

创新和知识产权,还有WIPO,在这一领域发挥着根本性作用。任何一种新药都来自创新,这是一个不言而喻的道理。因此,我们需要找到鼓励创新的途径,不单单是鼓励新发明或新药研发,而且还必须提供一个框架,协助新药顺利完成从早期研发到产品上市这一极为复杂的过程。

在这方面,保护知识产权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我们也知道,如果药物创新没有给病人带来好处,创新便失去了意义。这样便产生了利益平衡问题。我想,这个问题是知识产权的核心问题。无论是文化创新或药物创新,都需要在激励创新和扩大创新的社会效益之间达成平衡。换句话说,就是要在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达成平衡,不管生产者和消费者是个体还是国家都应如此。

如何平衡是件极其复杂的事情,其中牵涉到很多因素,包括定价和采购政策。通过简单的立法不能解决这个问题——这么说并不意味着法律法规不能起到作用。但是,我们看到了开展实用性合作的广阔领域,这对于实现激励创新与扩大创新的社会效益之间的平衡非常重要。

我想简要谈一下该领域中发挥作用的一些实际因素,尤其是和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相关的因素。

首先,我们需要有更好的知识工具或信息工具,以及知识基础设施。在此我想提及我们仍在不断升级的PATENTSCOPE®专利数据库;它目前已收录了将近四百万件专利申请。我们需要有能力为决策者创建简单易用的专利权信息平台,让他们了解相关知识、药品领域存在的专利权。PATENTSCOPE®使用便利,颇受好评。这个数据库在今年和将来不断改进,还将添加一些有趣的语言特色,因为当今世界将近三分之一的新技术是以汉语、日语和韩语生产的。为了真正呈现出全球知识产权的分布及其在获得药品上起到的作用,我们需要能提供越来越多语种的检索支持。

其次,创建实用的合作平台存在巨大的空间,尤其是在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之间。在过去十年中,我们看到很多此类平台发挥着重大作用。这样的平台可以帮助弥补市场失灵。当市场缺失时,就必须建立平台弥补这一缺失。比如,被市场忽略的用于治疗热带疾病的药品就是一个显著个案。过去在这方面所进行的种种尝试结出了累累硕果,但是我们还要进一步深化公私伙伴关系。合作平台对改善市场运作、提高技术市场透明度也非常重要。在这方面,WIPO有一些公私部门合作项目,我想会起到作用。平台本身可以提供获得药品的重要途径。这是我们今天将要研讨的核心问题。

在这里,我要再一次感谢帕斯卡尔•拉米发起此次专题研讨会,感谢他促成我们三方机构的深入合作。我感谢帕斯卡尔和富珍使得这次合作圆满成功。

谢谢!